美國和中國將在周三、周四(1月30-31日)舉行新一輪關鍵性貿易磋商,力爭在截止日前結束貿易戰。外界預測雙方可能達成的協議情況可能存在三種可能——最好、最差以及不好不壞。

雙方在去年12月初達成暫時停火協議,並同意在3月1日前就中國經濟模式的「結構性」改革達成協議。如果失敗,美方將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提升關稅稅率(從10%提高到25%)。

中方貿易談判負責人、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將於周三(30日)在華盛頓與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進行為期兩天的面談。估計磋商結果涵蓋方方面面,包括中國購買的美國大豆數量以及中共向國有企業提供補貼等事宜。

克林頓政府的商務官員威廉.雷恩施(William Reinsch)認為,預計本周雙方不會宣佈最終協議,但雙方的談判代表都有機會會向各自的總統(或主席)提出一系列建議。雷恩施現任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顧問。

會談開始前,各界預測雙方可能達成的協議情況以及最好、最差的幾種可能。

第一種情景:不好不壞

即使萊特希澤和劉鶴本周達成協議,他們也需要時間向兩位首腦作簡報成果,然後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才能作出決定。

不要指望劉鶴或萊特希澤會透露太多,因為這兩位很少對媒體採訪說些甚麼。這將意味著模糊的官方聲明會成為確定雙方取得多大進展的最佳方式。

繼北京的第五輪貿易談判後,雙方各自發表聲明。美國認為在購買美國產品等問題上取得了進展,但補充說,任何協議都需要包括「持續核查和有效執法」。中方則簡單稱,會談「廣泛、深入和詳細」。

目前,雙方交易的大綱很清楚。中方可能會同意購買更多美國商品,同時承諾停止竊取知識產權,同意雙方制定的一個可行的執法機制來監督執行協議。

如果官員表示,他們計劃接下來舉行另一輪談判,那將表明雙方仍然認為在3月1日之前可能達成協議,只是現在不同意整套解決方案。如果雙方同意再次會晤,另一種可能的結果將是延長關稅休戰期。

第二種情景:最好的預期

最好的預期是中方提出一項超出預期的經濟改革提議,並能說服萊特希澤。萊特希澤是一位對華鷹派,他曾表示,跟中共的貿易問題將持續多年,解決這些問題需要時間。他更比較說,解決對華貿易問題遠比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還要複雜。因為中共在國家驅動經濟的模式上發展產業,並非出於經濟原因,而是政治利益驅動。

外界認為,特朗普或白宮只要願意達成表面協議、就足以讓市場反彈,擺脫數月對全球貿易戰的焦慮。

彭博社報道說,問題是中國需要給出一個改變遊戲規則的提議,表明他們放鬆國家控制經濟是認真的。

「美國希望中國的公司治理進行廣泛改變,」前美國財政部官員大衛.羅文格(David Loevinger)說,「這很難做到。」他現在擔任TCW集團公司董事總經理。

第三種情景:最差的估計

最差的估計是談判結束時沒有任何形式的聲明,以及總統特朗普的推文透露的談判進展情況。

比如:中美雙方去年5月發表聯合聲明,中方同意增加農產品和能源出口,並承認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性。但幾天後,特朗普拒絕了這個提案。

很大程度上這取決於特朗普政府中的鷹派——包括萊特希澤、白宮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和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對中方提案的反應。

「經過去年一年,權力平衡已轉向對華鷹派,」羅文格說。「現在還不清楚美國會對甚麼表示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