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將軍劍舞賦‧喬潭

元和秋七[1],羽林裴公[2]獻戎捷於京師。上御花萼樓[3],大置酒;酒酣,詔將軍舞劍,為天下壯觀,遂賦之,其詞曰:

將軍以幽燕[4]勁卒,耀武窮發[5]。俘海夷[6],虜山羯[7],左執律[8],右秉鉞。[9]振旅[10]闐闐,獻功於魏闕[11]。上享[12]之,則鐘以悍簴[13],鼓以靈鼉[14]。千伎度舞[15],萬人高歌。秦雲[16]動色[17],渭水躍波[18]。有肉如山,有酒如河[19]。君臣樂飲而一醉,夷夏[20]薰薰[21]而載和[22]。帝謂將軍,拔劍起舞,以張皇[23]師旅,以烜赫[24]戎虜,節八音[25]而行八風[26],奮兩階[27]之干羽[28]。

《明人五王醉歸圖》,唐玄宗少時與四位兄弟感情和睦,經常相從宴飲,此幅畫描敘五位皇子夜宴歡飲的情景,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明人五王醉歸圖》,唐玄宗少時與四位兄弟感情和睦,經常相從宴飲,此幅畫描敘五位皇子夜宴歡飲的情景,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公於是乎貝胄朱綅而作色,虎裘錦裼而攘臂。抗棱威,飄銳氣。陸離乎武備,婆娑乎文事。合《桑林》之容以盡其意,照蓮花之彩以宣其利。翕然鷹揚,翼爾龍驤。鋒隨指顧,鍔應徊翔。取諸身而聳躍,上其手以激昂。縱橫耀穎,左右交光。觀乎此劍之躍也,乍雄飛,俄虎吼,搖轆轤,射牛斗。空中悍慓,不下將久。歘風落崦雨來,累愜心而應手。

爾其陵厲清浮,絢練敻絕。青天兮可倚,白雲兮可決。睹二龍之追飛,見七星之明滅。雜朱干之逸勢,應金奏之繁節。至乃天輪宛轉,貫索回環;光衝融乎其外,氣渾合乎其間。若湧雲濤,如飛雪山。萬夫為之雨汗,八佾為之慚顏。及乎度曲將終,發機尤捷;或連翩而七縱,或瞬息而三接。風生兮蒨旆襜襜,雷走兮彤庭煜煜。陰明變見,靈怪離獵;將鬼神之無所遁逃,豈蠻夷之不足震懾?

嗟夫!蘭子之迭躍,其技未雄;仲由之自衛,其舞未工。豈若將軍為百夫之特,寶劍有千金之飾,奮紫髯之白刃,發帝庭之光色。所以象大君之功,亦以宣忠臣之力。

或歌曰:洸洸武臣,耀雄劍兮清邊塵,威戎夷兮率來賓。焉用輕裙之妓女,長袖之才人?天子穆然,詔伶官斥鄭衛。選色者使覘乎軍容,教舞者俾觀乎兵勢。《激楚》、《結風》,發揚蹈厲。僉謂將軍之劍舞,古未之制。

[1]元和秋七:元和年是唐憲宗年號,對應為西元八零六年~八二零年之間,而裴旻為唐代睿宗到玄宗時期間人物。作者喬潭為天寶十三年(西元七五四年)的進士,考量年代實際情況不太可能在元和年間作賦獻給裴將軍,可能是史料記載有誤。另一方面《文苑英華》、《唐文粹》、《全唐文》都對元和年有不同紀錄。

據《新唐書》記載裴旻在唐睿宗年間曾經北伐,《舊唐書》也記載玄宗在天寶元年(西元七四二年)九月於花萼樓擺宴席見外族,所以裴將軍舞劍事應發生於唐玄宗天寶年間。

《舊唐書.玄宗紀上》:天寶元年九月辛卯,上御花萼樓,出宮女宴毗伽可汗妻可登及男女等,賞賜不可勝紀。

[2]羽林裴公:即裴旻,傳說為李白的劍術老師,官至左金吾大將軍,曾被唐文宗稱為三絕之一,後人尊其為「劍聖」。

[3]花萼樓:唐玄宗開元年間建造,在長安興慶宮內。用以表兄愛弟,弟敬兄,兄弟親愛相扶之情。唐代文人高蓋有作《花萼樓賦》:「開元中歲,天子築宮於長安東郛,有以眷夫代邸之義。舊者中宮起樓,臨瞰於外,乃以花萼相輝為名,蓋所以敦友悌之義也。」

[4]幽燕:今河北省北部及遼寧省一帶。唐代以前屬幽州、戰國時期屬燕國。

[5]窮發:荒遠無草木的地方,不毛之地。

[6]海夷:古代邊境少數民族和外國人。

劉禹錫《馬大夫見示浙西王侍御贈答詩因命同作》:「象筵照室會詞客,銅鼓臨軒舞海夷。」

[7]山羯:古匈奴族別部。

[8]律:軍法。鉞:古兵器,狀如大斧。執律秉鉞引申為出師勝利有功

《周禮.夏官.大司馬》:「若師有功,則左執律,右秉鉞,以先愷樂獻於社。」

[9]振旅:整頓部隊。

[10]闐闐:聲勢浩大。

《詩經.小雅.采芑》:伐鼓淵淵,振旅闐闐。

[11]魏闕:古代宮門外的闕門,為懸佈法令處,此代指朝廷。

《莊子.讓王》: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闕之下。

[12]享:犒勞。

[13]悍,一作捍。簴:鐘、磬等架子兩旁所立的柱子。

[14]靈鼉:即鼉龍。一種與鱷魚相似的動物,皮可鞔鼓,因借指鼓。

[15]度舞:有節奏的跳舞。千、萬比喻極多。

[16]秦雲:陝西、秦嶺一帶山河。

[17]動色:景色變化之意。

[18]躍波:水波激蕩。

[19]有肉如山,有酒如河:形容宴會的盛大。

[20]夷:泛指邊地民族。夏:華夏,中原。

[21]薰薰:和樂融洽。

[22]載和:和平的樣子。

[23]張皇:光輝炫耀,盛大顯赫的樣子。

[24]烜赫:聲威震撼。

[25]八音:泛指音樂。《周禮.春官.大師》:「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絲、木、匏、竹。」

[26]八風:八方之風。《左傳.隱公五年》:「夫舞所節八音而行八風。」

[27]兩階:古宮廷有東、西階梯。主人走東階,客人走西階。

唐王維《兵部起請露布文》:「武功則我有七德,文教則舞於兩階。」

[28]干羽:干,盾。羽,鳥羽。皆為舞者所執舞具。武舞執干,文舞執羽。泛稱廟堂舞蹈。

《尚書.大禹謨》:「帝乃誕敷文德,舞干羽於兩階。」

孔傳:「干,楯;羽,翳也。皆舞者所執。修闡文教,舞文舞於賓主階間,抑武事。」

(fotolia)
(fotolia)

在元和秋七時期,左金吾大將軍裴旻作戰勝利歸來。他回到京師後向朝廷獻上戰果,皇帝在花萼樓設下酒席大宴群臣,在宴會上大家喝得盡興時,皇上詔令裴旻舞劍,那場景真是普天之下難得一見的壯觀雄偉,所以我就作了這首賦歌頌,它的內容如此說著:

裴旻將軍率領著幽州地區的強勁部隊,在蠻荒之地耀武揚威。他平伏了邊境的外族、俘虜了匈奴惡寇,左手持著軍法,右手執著斧鉞,他的部隊聲勢是如此的浩大,揚威異域後獻功於朝廷。皇帝設宴慰勉將軍,讓樂隊擊鐘鳴鼓,宴席間千人跳舞,萬人高歌。使得秦嶺的風雲變色,渭水也波濤翻騰。堆積如山的肉,豐盈如河的酒。君臣們快樂地飲酒,中原與外族都樂融融。皇帝命將軍:「拔劍起舞吧,來光耀天子的大軍,讓聲威震懾邊疆諸國。隨那音律節奏,執盾牌和羽飾舞動,將我大唐的教化傳播四方。」

(未完,下周三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