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和秋七,羽林裴公獻戎捷於京師。上御花萼樓,大置酒;酒酣,詔將軍舞劍,為天下壯觀,遂賦之,其詞曰:

將軍以幽燕勁卒,耀武窮發。俘海夷,虜山羯,左執律,右秉鉞。振旅闐闐,獻功於魏闕。上享之,則鐘以悍簴,鼓以靈鼉。千伎度舞,萬人高歌。秦雲動色,渭水躍波。有肉如山,有酒如河。君臣樂飲而一醉,夷夏薰薰而載和。帝謂將軍,拔劍起舞,以張皇師旅,以烜赫戎虜,節八音而行八風,奮兩階之干羽。

公於是乎貝胄朱綅而作色,虎裘錦裼而攘臂。抗棱威,飄銳氣。陸離乎武備,婆娑乎文事。合《桑林》之容以盡其意,照蓮花之彩以宣其利。翕然鷹揚,翼爾龍驤。鋒隨指顧,鍔應徊翔。取諸身而聳躍,上其手以激昂。縱橫耀穎,左右交光。觀乎此劍之躍也,乍雄飛,俄虎吼,搖轆轤,射牛斗。空中悍慓,不下將久。歘風落崦雨來,累愜心而應手。

爾其陵厲[56]清浮[57],絢練[58]敻絕[59]。青天兮可倚[60],白雲兮可決[61]。睹二龍之追飛[62],見七星之明滅[63]。雜朱干[64]之逸勢[65],應金奏[66]之繁節[67]。至乃天輪[68]宛轉[69],貫索[70]回環;光衝融[71]乎其外,氣渾合[72]乎其間。若湧雲濤,如飛雪山。萬夫為之雨汗[73],八佾[74]為之慚顏。及乎度曲[75]將終,發機[76]尤捷;或連翩[77]而七縱[78],或瞬息而三接[79]。風生兮蒨旆[80]襜襜[81],雷走兮彤庭[82]煜煜[83]。陰明變見[84],靈怪離獵[85];將鬼神之無所遁逃,豈蠻夷之不足震懾[86]?

明代武學專家程宗猷所著,古代武藝書《耕餘剩技》的部份插圖(公有領域)
明代武學專家程宗猷所著,古代武藝書《耕餘剩技》的部份插圖(公有領域)

嗟夫!蘭子之迭躍[87],其技未雄[88];仲由之自衛[89],其舞未工[90]。豈若將軍為百夫之特[91],寶劍有千金之飾,奮紫髯[921之白刃[93],發帝庭[94]之光色。所以象大君[95]之功,亦以宣忠臣之力。

或歌曰:洸洸[96]武臣,耀雄劍兮清邊塵[97],威戎夷兮率來賓[98]。焉用輕裙[99]之妓女,長袖之才人[100]?天子穆然[101],詔伶官[102]斥鄭衛[103]。選色者[104]使覘[105]乎軍容[106],教舞者俾[107]觀乎兵勢[108]。《激楚》、《結風》[109],發揚蹈厲[110]。僉[111]謂將軍之劍舞,古未之制[112]。

[56]陵厲:超越、凌駕於其上。

《文選.陳琳.為曹洪與魏文帝書》:「及整蘭筋,揮勁翮,陵厲清浮,顧盼千里。」

[57]清浮:天空。

[58]絢練:疾速。

[59]夐絕:寥遠,高遠意思。

梁‧陶弘景 《吳太極左仙公葛公之碑》:「九垓夐絕,七度虛懸,分空置境,聚氣搆天。」

[60]青天兮可倚:形容寶劍極長甚至可倚靠著天空。

宋玉《大言賦》:「長劍耿耿倚天外。」

[61]白雲兮可決:形容寶劍之利可以斷雲。

《莊子.說劍》:「上決浮雲,下絕地紀,此劍一用,匡諸侯,天下服矣。」

[62]二龍之追飛:形容寶劍如兩條龍相互飛躍追逐。

[63]七星之明滅:劍光如北斗七星明亮閃爍。

[64]朱干:紅色大盾。

[65]逸勢:超絕的氣勢。

[66]金奏:擊鐘、奏樂。

[67]繁節:急促的節拍。

[68]天輪:天之輪。《渾天儀注》曰:「天轉如車轂之運。」

[69]宛轉:曲折盤旋。

[70]貫索:星宿名,屬天市垣,共九星。

[71]衝融:充溢彌漫貌。韓愈《游青龍寺贈崔大補闕》:「魂翻眼倒忘處所,赤氣沖融無間斷。」

[72]渾合:渾然合成。劉大櫆 《一掌園記》:「夫山淵之平,田海之遷,大地之渾合,曾不能以自主,而況於一園之興廢與!」

[73]雨汗:汗流如雨。

[74]八佾:古代天子專用的樂舞,縱橫各八人,共六十四人。

[75]度曲:按曲譜歌唱,此指專供舞劍的音樂。

[76]發機:本為弩弓的撥動機關,此指劍舞中發招出勢時的微小動作、徵兆。

[77]連翩:接繼不斷。

[78]七縱:多數跳起動作。

[79]三接:數度交錯動作。其中三,意思為其數之頻繁。

唐‧符載《保安鎮圖記》:「紅旗拉風,長戟如倚,晨暮三接,朱殷谿瀆。」

[80]蒨旆:紅色旗子。

[81]襜襜:搖動貌。

[82]彤庭:指皇宮中庭。

[83]煜煜:光明照耀的樣子。蘇軾《武昌銅劍歌》:「蛇行空中如枉矢, 電光煜煜燒蛇尾。」

[84]變見:變化顯現。

[85]離躐:逃跑。躐,踏。

[86]震懾:震驚恐懼而屈服。

[87]蘭子:戰國時期的江湖藝人,曾在宋元君面前表演高超技藝而得到賞賜。迭躍:連續跳起。

《列子.說符》:「宋有蘭子者,以技干宋元。宋元召而使見。其技以雙枝,長倍其身,屬其脛,並趨並馳,弄七劍迭而躍之,五劍常在空中。元君大驚,立賜金帛。」

[88]未雄:稱不上雄壯。

[89]仲由之自衛:仲由用於防衛的劍舞。仲由,字子路,孔子弟子。

《孔子家語》:「子路戎服見於孔子,拔劍而舞之曰:『古之君子,以劍自衛乎?』孔子曰:『古之君子,忠以為質,仁以為衛,不出環堵之室,而知千里之外。有不善則以忠化之,侵暴則以仁固之,何持劍乎?』子路曰:『由乃今聞此言,請攝齊以受教。』」

[90]未工:未能稱善。工,完善。

[91]百夫之特:才能傑出超過百人,一人當百之力。

《詩.鄘風》「髧彼兩髦,實維我特。」《傳》特,匹也。

[92]紫髯:紫色的鬍鬚,三國時期吳大帝孫權為紫髯,以舉賢任能知名。

《三國志・孫策傳》:「請張昭等謂曰:『中國方亂,夫以吳、越之衆,三江之固,足以觀成敗。公等善相吾弟!』呼權佩以印綬,謂曰:『舉江東之衆,決機於兩陳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舉賢任能,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不知卿。』」

[93]白刃:雪亮的劍刃。

[94]帝庭:宮廷;朝廷。

[95]大君:天子,沈佺期《和戶部岑尚書參跡樞揆》詩:「大君制六合,良佐參萬機。」

[96]洸:威武貌。

[97]邊塵:邊境的戰事。

[98]率來賓:都來做賓,臣服之意。率:都。

[99]輕裾:輕薄的衣裙。裾:衣服的前後襟。

[100]長袖才人:善言辭、有手腕的外交人員。

《韓非子.五蠹》:「鄙諺曰:「長袖善舞,多錢善賈。」

[101]穆然:嚴肅恭敬貌。

[102]伶官:樂官。

[103]鄭衛:鄭衛之音。春秋戰國時鄭、衛兩國的地方音樂,是為俗樂,容易令人放蕩,儒家斥之為淫聲。《禮記.樂記》:「鄭衛之音,亂世之音也。」《漢書.卷二二.禮樂志》:「惟世俗奢泰文巧,而鄭衛之音興。」

[104]色者:宮中貌美好修飾者。

[105]覘:觀看。

[106]軍容:軍隊的儀容、威嚴氣象。

《文選.左思.魏都賦》:「其軍容弗犯,信其果毅。」

[107]俾:使。

[108]兵勢:用兵佈陣。

[109]激楚、結風:均古歌名,曲調高亢淒清。李白《白紵辭》之三:「激楚結風醉忘歸,高堂月落燭已微。」

[110]發揚蹈厲:原指周初《武》樂的舞蹈動作,後形容舞蹈動作精神奮發,意氣昂揚。《禮記‧樂記》:「發揚蹈厲,太公之志也。」

[111]僉:皆,眾。

[112]制:這裏指舞蹈動作。

紅色大盾氣勢超絕的配合著急速的節拍舞動,劍勢如天輪在空中曲折盤旋,繞著貫索星宿後返回;劍光充溢瀰漫於其外,劍氣渾然充沛其中。如同濤浪般的雲海湧現,又像大雪飛落山巔。至此在場數以萬計的賓客們不禁汗如雨下,天子的八佾樂舞隊也喟歎不如。樂曲即將結束了,將軍的出勢更為迅捷難辨,有時連續不斷地飛躍,有時數個動作交錯於瞬間。風吹得紅旗翻動,雷電一路擊去,皇庭耀眼光明,陰暗與光明的瞬間改變,低靈精怪物驚恐逃逸。就連鬼神都無處藏躲,四方蠻夷怎能不震伏畏懼?

唉!蘭子高超的跳躍,稱不上雄壯紮實。子路出於防衛劍舞,算不上境界完美,哪及得上將軍為百人中的精英,寶劍有千金的價值。奮起紫髯公(孫權)的劍刃,發揚帝王的氣勢光輝。所以將軍的劍舞既展現了君王的功業,也表達了忠臣的赤忱之心。

有人歌唱讚頌:將軍是如此雄壯威武啊,那雄壯光輝的寶劍清除了邊境的兵塵,威震了戎夷紛紛都來歸順。哪還用得著穿著薄紗的女樂,或手腕高妙的外交人員。皇帝肅穆了,詔來樂官,廢除宮中令人浮靡的音樂,讓貌美的宮女去觀看軍人的威儀,讓舞者去觀摩軍隊的行伍,宮中音樂變得高亢清揚,舞者動作精神煥發,眾人都說將軍的劍舞,真是從古未見的形制啊!

(未完,下周三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