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詩.白翎雀歌/張昱

烏桓城下白翎雀,

雄鳴雌隨求飲啄(1)。

有時決起天上飛,

告訴生來羽毛弱(2)。

西河伶人火倪赤,

能以絲聲代禽臆(3)。

象牙指撥十三絃,

宛轉繁音哀且急(4)。

女真處子舞進觴,

團衫鞶帶分兩傍(5)。

玉纎羅袖柘枝體,

要與雀聲相頡頏(6)。

朝彈暮彈《白翎雀》,

貴人聽之以為樂。

變化春光指顧間,

萬蕊千花動絃索(7)。

只今蕭條河水邊,宫

庭毁盡沙依然(1)。

傷哉不聞《白翎雀》,

但見落日生寒煙(9)。

元‧樂舞壁畫(公有領域)
元‧樂舞壁畫(公有領域)

1.飲啄:比喻自由自在地生活。唐代元結《喻瀼溪鄉舊遊》:「終當來其濱,飲啄全此生。」

2.生來:自小而來。弱:少、年紀小的意思。

3.西河:黃河上游南北流向的地區,內蒙古一帶。火倪赤:藝人名。絲聲代禽臆:比喻能以絲弦聲響代替禽鳥之音。

4.十三絃:唐、宋時期教坊用的箏均為十三根弦,因此借代為箏,這裏指以箏彈奏的曲子。宛轉:形容聲音抑揚動聽。

5.女真處子:邊疆民族的女孩。舞進觴:跳著舞敬酒。團衫:女真族婦女的上衣。鞶帶:皮製的大帶,綁束著衣物,通常為官員的服飾,這裏應指舞蹈少女的衣帶。

6.柘枝體:跳著柘枝舞的體態。唐代章孝標《柘枝》:「柘枝初出鼓聲招,花鈿羅衫聳細腰。」頡頏:鳥飛上下貌,引申為不相上下、相抗衡之意思。《詩‧邶風‧燕燕》:「燕燕於飛,頡之頏之。」

7.指顧:時間的短暫、迅速。絃索:指絃樂器。這段是指聽著《白翎雀》樂曲好似看到春光,百花綻放、萬紫千紅的意境。

8.宮庭毀盡:指元朝國都被攻陷後的場景。

9.寒煙:寒冷的煙霧。元代黃庚《江村》:「極目江天一望賒,寒煙漠漠月西斜。」

元‧擊鼓舞俑(公有領域)
元‧擊鼓舞俑(公有領域)

在漠北烏桓城下的白翎雀啊,牠們自由自在地生活,無憂無慮。有時緩緩地翩翩飛起,那神態好像告訴人們:我天生就長得嬌小。

在西河有位名叫火倪赤的藝人,他能以絲弦聲響代替禽鳥之音。他彈奏著《白翎雀》舞曲,那聲音婉轉、悲哀急促、美妙而動聽。

女真族的少女們,她們穿著族服,綁著衣帶,在兩旁列著隊、跳著舞敬酒,揮動著玉手,羅袖翻飛,她們輕盈的舞姿與這優美的樂聲抗衡比美,彷彿柘枝舞的神韻。

樂人早晚彈著《白翎雀》舞曲娛樂著貴族們。聽著這舞曲,好像看到了明媚的春光,那百花綻放、萬紫千紅的意境。

然而如今世事滄桑,元朝國都被攻陷,宮殿樓閣已成廢墟,我再也聽不到那《白翎雀》舞曲了,只能在河水邊看著夕陽西下,看著水邊升起那幾許寒煙,心中滿是無限的惆悵。

作者張昱,元末明初詩人。字光弼,號一笑居士,曾在元朝任樞密府判官。他少年時師事名詩人虞集,得其真傳,與文人周伯溫、楊維楨友好。明朝建立初年受太祖朱元璋徵召,但他不願仕官,告老還鄉,自號可閑老人,終日倘佯於西湖山水間,以詩酒自娛,著有《可閑老人集》傳世。

文中的「白翎雀」,即百靈鳥(Derek Keats/Wikimedia Commons)
文中的「白翎雀」,即百靈鳥(Derek Keats/Wikimedia Commons)

這首詩描述的主體之一「白翎雀」即「白海青鳥」,也稱作「百靈鳥」。蒙古人認為它象徵著新生及希望,它背後也有著許多故事:

傳說,有一日元世祖忽必烈在打獵途中,遇見一位哭泣的婦人,之後在松樹林中聽到了白翎雀的叫聲。那聲音哀戚婉轉,很像那個婦人的哭聲。忽必烈有感而發,就命宮廷音樂家碩德閭將他的感受創作成《白翎雀》曲,這首曲子在蒙古族中廣為流傳,是個集蒙古族舞蹈之大成的作品,日後忽必烈將其定為國樂。

元世祖忽必烈(公有領域)
元世祖忽必烈(公有領域)

明代陶宗儀《輟耕錄》記載:「白翎雀者,國朝教坊大曲也。雀生於烏桓,朔漠之地。雌雄和鳴,自得其樂。世皇命伶人碩德閭製曲。其調始甚雍容和緩,終其急躁繁促,無有餘不盡之意。」

這首《白翎雀》樂曲傳到女真族後,被改編成了樂舞。張昱的這首《白翎雀歌》精彩地描述了女真族少女們跳這首舞的生動場景,詩中一開始先描述烏桓城下的白翎雀無憂無慮自在的生活,令人心生嚮往。之後有位能以樂器模仿白翎雀叫聲的西河藝人火倪赤出場了,他擅長彈箏,能以宛轉繁複、哀聲急促的音樂表現白翎雀鳴叫的意境。

在這場景下,女真舞蹈家們高興地邊跳著舞邊敬酒。她們穿著民族衣物,繫著鞶帶,玉手翻動,衣袖翻飛,與《白翎雀》舞曲悠揚的樂聲抗衡比美,有如唐宋著名舞蹈《柘枝舞》那樣剛中有柔,美不勝收。

元‧劉貫道畫《元世祖出獵圖》軸(公有領域)
元‧劉貫道畫《元世祖出獵圖》軸(公有領域)

然而世事滄桑,場景變換,元朝的國都被明軍攻陷後,蒙古君臣們退回漠北,那春光無限的《白翎雀》舞曲就再也聽不到了。作者只能在故城的河水邊,看著夕陽西下,寒煙升起,思念著故國風光。結尾淒美的氣象讓人意猶未盡,吟來餘韻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