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和秋七,羽林裴公獻戎捷於京師。上御花萼樓,大置酒;酒酣,詔將軍舞劍,為天下壯觀,遂賦之,其詞曰:

將軍以幽燕勁卒,耀武窮發。俘海夷,虜山羯,左執律,右秉鉞。振旅闐闐,獻功於魏闕。上享之,則鐘以悍簴,鼓以靈鼉。千伎度舞,萬人高歌。秦雲動色,渭水躍波。有肉如山,有酒如河。君臣樂飲而一醉,夷夏薰薰而載和。帝謂將軍,拔劍起舞,以張皇師旅,以烜赫戎虜,節八音而行八風,奮兩階之干羽。

公於是乎貝胄[29]朱綅[30]而作色,虎裘[31]錦裼[32]而攘臂[33]。抗棱威[34],飄銳氣。陸離[35]乎武備,婆娑[36]乎文事[37]。合《桑林》之容[38]以盡其意,照蓮花之彩以宣其利。翕然[39]鷹揚[40],翼爾龍驤[41]。鋒隨指顧[42],鍔應徊翔[43]。取諸身而聳躍[44],上其手以激昂[45]。縱橫耀穎[46],左右交光[47]。觀乎此劍之躍也,乍[48]雄飛,俄[49]虎吼,搖轆轤[50],射牛斗[51]。空中悍慓[52],不下將久。歘風[53]落崦雨[54]來,累愜心[55]而應手。

爾其陵厲清浮,絢練敻絕。青天兮可倚,白雲兮可決。睹二龍之追飛,見七星之明滅。雜朱干之逸勢,應金奏之繁節。至乃天輪宛轉,貫索回環;光衝融乎其外,氣渾合乎其間。若湧雲濤,如飛雪山。萬夫為之雨汗,八佾為之慚顏。及乎度曲將終,發機尤捷;或連翩而七縱,或瞬息而三接。風生兮蒨旆襜襜,雷走兮彤庭煜煜。陰明變見,靈怪離獵;將鬼神之無所遁逃,豈蠻夷之不足震懾?

嗟夫!蘭子之迭躍,其技未雄;仲由之自衛,其舞未工。豈若將軍為百夫之特,寶劍有千金之飾,奮紫髯之白刃,發帝庭之光色。所以象大君之功,亦以宣忠臣之力。

或歌曰:洸洸武臣,耀雄劍兮清邊塵,威戎夷兮率來賓。焉用輕裙之妓女,長袖之才人?天子穆然,詔伶官斥鄭衛。選色者使覘乎軍容,教舞者俾觀乎兵勢。《激楚》、《結風》,發揚蹈厲。僉謂將軍之劍舞,古未之制。

[29]貝胄:文貝裝飾的頭盔。

[30]朱綅:紅線,用於編綴固定貝殼。

《詩經.魯頌.閟宮》:「公徒三萬,貝胄朱綅。」

[31]虎裘:虎皮大衣。《禮記.玉藻》:「君衣狐白裘,錦衣以裼之。君之右虎裘,厥左狼裘。」古時國君穿狐白裘,外披錦衣,象其尊貴。其左、右衛士身穿虎皮、狼皮大衣,象其威猛。

[32]錦裼:外披一件以朱錦為領緣的罩衣。錫:裘上加的外衣,罩衣。

《禮記.玉藻》:「裘之裼也,見美也。」孔穎達疏:「裘之裼者,謂裘上加裼衣,裼衣上雖加他服,猶開露裼衣,見裼衣之美,以為敬也。」

[33]攘臂:捋衣出臂。

[34]抗:高揚。棱威:威勢,神靈之威。

[35]陸離:參差,美好貌。

[36]婆娑:輕揚盤旋的舞姿。《詩經.陳風.東門之枌》: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37]文事:禮樂制度等文德教化之事。《史記.孔子世家》:孔子攝相事,曰:「臣聞有文事者必有武備,有武事者必有文備。」

[38]桑林之容:舞姿如同上古聖王的「桑林」之舞。桑林:商朝的樂舞,古於桑林舉行國家祭典,祭典中使用的樂舞亦沿用其祭名。相傳商朝曾逢大旱,商湯為民祈雨,以己為犧牲禱於桑林,大雨乃至。故桑林為聖王之樂舞。容:舞姿。

成湯桑林禱雨(公有領域)
成湯桑林禱雨(公有領域)

《呂氏春秋‧順民》:「昔者商湯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湯乃以身禱於桑林曰:『余一人有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余一人。無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傷民之命。』於是剪其髮,磨其手,以身為犧牲,用祈福於上帝。民乃甚悅,雨乃大至。」

[39]翕然:鳥飛前收翅貌,此指收劍欲張之勢。

《說文解字》注:「翕,起也。釋詁、毛傳皆云。翕、合也。許云起也者、但言合則不見起。言起而合在其中矣。翕从合者、鳥將起必斂翼也。」

[40]鷹揚:如老鷹展翅奮飛。

[41]翼爾:伸展貌。龍驤:如飛龍騰躍、昂舉。驤:頭高昂。

[42]指顧:手指目視。

[43]鍔:劍刃。回翔:鳥盤旋飛行,此指劍迴旋轉折。

[44]聳躍:跳躍的意思。

[45]激昂:奮發昂揚。傅毅〈舞賦〉:「明詩表指,嘳息激昂。」

[46]耀穎:顯揚出眾的才華,這裏形容劍舞的動作出眾(或指劍光閃耀的樣子)。

[47]交光:劍的光影在空中交錯飛舞的態勢。

[48]乍:剛。

[49]俄:頃刻。

[50]轆轤:劍柄用玉作成轆轤形的寶劍。轆轤,利用滑輪原理製成的井上汲水用具。

[51]牛斗:星宿名。此句意思應為其劍光直射牛斗星。

[52]悍慓:矯捷勇猛貌。

[53]歘風:迅急的風。

[54]崦雨:大雨。崦:崦嵫山,傳說日落之處。《屈原.離騷》:「吾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勿迫。」明 吳靜婉〈別思〉:「西崦雨未收,東崦風又作。留住綠蓑衣,莫與篙師著。」

[55]愜心:心胸暢快、心意滿足。

於是將軍頭戴用紅線綴縫文貝的頭盔,端正面容,穿上虎皮大衣,外披朱錦為緣的罩衫,伸出手臂,他的威勢高大若神靈,凌厲之氣向周圍發散。既顯參差美好的武備,又展示了豐盛曼妙的文教。他的身姿如桑林之舞,盡顯護民之德,寶劍綻放如蓮花祥和的光燄而無堅不摧。

忽然收劍騰起,如老鷹展翅,接著伸展飛躍,似飛龍昂首,劍鋒隨著手指目視而至,劍刃迴轉若鳥之盤旋,有時持劍聳身而躍,有時出手擊刺激昂,劍勢縱橫銳利,劍光交錯閃爍。我看著這劍飛躍的樣子:忽而雄健飛起,忽而如虎嘯盤踞。將軍搖動劍柄,劍光直射天邊的牛斗星,光芒在空中矯捷奮進,許久都不下落。像疾風捲落暴雨,如此酣暢而自如。劍光超越了天空,迅急飛向那遙遠的蒼穹。青天都可以倚靠,白雲都能夠斬斷。彷彿看見兩條龍相互飛翔追逐,目睹北斗七星明滅閃爍。

(未完,下周三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