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BBC日前報道說,因為中國商人的大量湧入,給非洲肯尼亞東非最大的二手服裝市場吉康巴市場帶來了擔憂,令當地的企業主感覺生計受到威脅。評論表示,中共對非洲一帶一路的擴張比當年西方帝國主義殖民者更為猖狂。

BBC6月25日引述肯尼亞《商業日報》報道說,自中國的一些商人湧入肯尼亞首都內羅畢最大的露天二手市場吉康巴後,這個市場的服裝進口量暴增。2018年,這裏的貿易商進口了17.716萬噸衣服,價值達約170億肯尼亞先令(約1.66億美元)。

吉康巴市場也是東非最大的二手服裝市場。根據肯尼亞國家統計局的信息,該數據2014年為10.6974萬噸,2016年為13.5868萬噸。

肯尼亞首都內羅畢最大的露天二手市場吉康巴。(Getty Images)
肯尼亞首都內羅畢最大的露天二手市場吉康巴。(Getty Images)

報道說,一些在肯尼亞市場做生意的中國人在沒有工作許可的情況下與當地商人合作,為其提供各類商品,並直接零售給顧客,這引發了肯尼亞小企業主們的不滿。

而在早幾年,無論是企業主、商人及顧客,他們都是按照正常商業運作的時候,大家都從中受益。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說,「本來肯尼亞政府是有明確的規定,這些行業是不允許外國人做的。中國商人把惡性競爭的很多手段用在這裏,當地商人感到很難競爭,威脅到他們的生計。」

《肯尼亞投資促進法》對外國投資者做出規定,必須在當地推廣新技能,並在投資活動中使用當地資源。

報道還說,肯尼亞內政部長已宣佈將在吉康巴從事這種貿易活動的7名無工作許可的中國公民驅逐出境。但人們發現,沒有確鑿證據證明這些中國商人已被驅逐出境。

原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對《大紀元》表示,在非洲地區很少有國家有足夠的國力,可以對抗來自中共經濟或政治力量的滲透和入侵,再加上這些國家本身也是獨裁國家,內部也欠缺足以制衡不法和貪腐,或買辦行為比較健全的國內法治環境,「這就讓中國的企業,背靠中共的資本在非洲做起生意來肆無忌憚、旁若無人,也就是把在中國做生意的那一套在非洲地區變本加厲逐利。」

BBC去年11月底的報道說,肯尼亞檢察部門起訴了三名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的高級員工,指他們涉嫌在火車售票系統動手腳偷錢,涉及金額為每天1萬美元,另外,他們還涉嫌向調查人員行賄來影響這項刑事調查。

數據顯示,目前有超過1萬名中國人在肯尼亞工作、學習、生活。

中共對非洲國家的殖民

中共的一帶一路在肯尼亞承建港口、鐵路等,使中共成為肯尼亞最大的債權國。肯尼亞交通部公開數據,指中國資助的鐵路項目正面對入不敷支的問題,營運首年達到1億美元虧損。

資料顯示,這條連接肯尼亞第二大城市蒙巴薩以及首都內羅畢的鐵路項目耗資32億美元,是向中國進出口銀行借貸興建的,預計償還債務時間需要15年,而據估計,中共目前持有肯尼亞70%的債務。

謝田表示,中共的一帶一路本來就是想把中國過剩的產能、勞動力、製造業和產品輸入到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現在受到世界各國的抵制。

「我認為一帶一路很可能會夭折,因為它的初始動機不是真正的幫助別人,而是給中國產品拓展外銷市場,轉移國內的失業到其它國家,並且合同合約很多都是非常苛刻,這實際上是比當年西方帝國主義殖民者要壞不知多少倍的經濟侵略。」謝田說。

2017年12月,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拖欠中共的繁重債務,正式將其處於戰略位置的漢班托塔港口的經營權、自主權、營業拱手交給中共。

曾建元說,中共對非洲重大的基礎建設和公共工程並不是無償提供援助,往往是讓非洲用他們的礦山或港口等等資源來作為抵押和擔保,「而許多非洲國家是沒有償債能力的,就讓中共帝國主義的經濟在非洲不斷的肆掠開來。」

許多肯尼亞人也很擔心並認為,一方面這些項目無法自負盈虧,將令債務問題惡化;另一方面,肯尼亞政府無法保證企業聘用肯尼亞員工,而最重要的問題是,最終償還債務的是納稅人。

另外,數據顯示,肯尼亞去年向中國進口了價值36億美元的商品,出口的商品僅1.11億美元。謝田認為,這意味著肯尼亞必須從其它方式賺到這些外匯來支付來自中國的購買,「這對肯尼亞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損失、一種傷害,這種事情肯定是不能持久的。」

曾建元說,過去在冷戰時期,對於中共非常支持的非洲友邦,在今天中共所謂的經濟崛起後,到非洲當地進行經濟貿易的合作,它不應當是以一種過去中共所批判的帝國主義,去瓜分第三世界的市場及自然資源的方式來到非洲,「也就是說,中共在跟非洲進行經濟合作的時候,應當從雙方互補互利共榮的角度來幫助非洲,這樣才有辦法讓雙邊的關係永續經營。」

中共援建非洲的目的或引非洲人民的反抗

去年中非論壇峰會,中共宣佈未來三年再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援助,其中有150億美元是無償援助、免息貸款和優惠貸款。中共還強調中非合作「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

外界對此次論壇的觀察認為,毫無疑問,基建在非洲仍作為中共的重點投資項目,同時還擴大了對非洲製造業和教育上的投資,例如,2005年,中共在肯利亞成立了非洲首所孔子學院後,截止今年6月,中共在非洲44個國家設立了59所孔子學院。

謝田表示,中共對非洲所謂的援建有3個目的:第一,透過文化施加它邪惡共產主義的影響,第二,通過各個具體項目的承建,實施對非洲經濟及資源的控制,第三,透過金錢外交收買非洲國家,在國際論壇上爭取非洲國家對它的支持。

「中共對非洲的經營從50年代就開始了,中共的援建項目都是別有用心、非常壞的。」謝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