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媒體刊文說,中共多年來在非洲大舉投資興建公路等基礎建設,試圖將其經濟模式與政治模式輸往這個開發中的大陸。但有證據顯示,中共興建的工程效能不佳,成本甚至比業界標準更高,已使非洲多國承受沉重的債務負擔。

《金融時報》於8月26日發表丹麥國際事務研究所(Danish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資深研究員佩蒂(Luke Patey)的文章說,在將近十年前,中共超越美國成為非洲的最大貿易夥伴。以去年而言,中非雙邊貿易額達1,700億美元,這是美非貿易額的4倍。

早在「一帶一路」項目之前,中共便已經在蘇丹興建水力發電廠,在尼日利亞(尼日利亞)和埃塞俄比(埃塞俄比亞)鋪設鐵路,也在吉布提(吉布地)這個具有戰略位置的小國家建立第一個海外的軍事基地。

文章表示,中共對非洲的企圖心不止於此。該政權試圖成為非洲的經濟和政治模範,並希望其在基礎建設和製造業方面的投資能刺激非洲的工業化和發展。

然而,有證據顯示,中共由基礎建設驅動的經濟模式一向都很沒效率,這是應該避免而不是仿傚的模式。

文章指出,超過一半的中共基礎建設項目績效欠佳,危及經濟增長,而且對國內經濟留下巨額的債務負擔。

同樣的風險,現在也在非洲顯露出來。以肯尼亞去年完工、連接首都奈洛比和港口城市蒙巴薩(Mombasa)的一條鐵路為例,這條由中共融資和興建的鐵路被估價過高,達32億美元。肯尼亞政府支付中共的價錢是業界標準的3倍。

像這樣的基礎建設進一步使非洲大大小小的國家深陷債務問題,而且未能帶來就業機會和收入。事實上,大多數中國製造商都待在國內,即使在海外投資,也經常選擇南亞和東南亞,而不是非洲。

佩蒂認為,中共多年來在非洲的大舉擴張,已經危害了該洲的未來發展,而其模式也使該洲各國感到失望。

他主張說,非洲應該重新評估其與中共的關係,開闢自己的發展道路,而不是在中共的夢想中忍痛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