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發表評論說,在中共陷入非洲債務危機的時候,美國應該繼續維持其在非洲的關鍵關係和利益。

文章說,中共在非洲的經濟影響力正因過度擴張而面臨崩潰。在過去二十年裏,中共在非洲參與了數十億美元的項目和投資,主要集中在資源開採和基礎設施建設上。然而,中共獲得這種影響力是有代價的。中共的經濟刺激計劃可能已經超出其能力範圍,從而危及了其國內外的金融穩定。

2018年7月,英國《金融時報》指出,自2013年以來,中共國有企業在66個一帶一路倡議國家裏的1674個基礎設施投資項目中,有234個項目都在從勞動力到融資等方面陷入了困境。

此外,亞洲逐漸認識到中共經濟影響力所帶來的害處,對非洲也是參照。例如,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在2017年被中共沒收。通過債務,中共最終佔領了這個港口,但卻遭到國際上的警惕和超過10億美元的損失。結果,在那之後,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均宣佈退出了中共在亞洲的一些項目。

非洲國家對中共的債務總額也在不斷上升,如果在整個非洲發生多個類似漢班托塔港貸款違約和沒收抵押的情況後會怎樣? 這無疑將對中共在非洲的利益造成經濟和政治上的破壞,但這的確是有可能發生的。

中共在非洲大撒錢

1999年,中共制定了「走出去」戰略,鼓勵中共企業到海外投資。自2000年以來,中共在非洲的經濟增長呈指數增長:中共從非洲的進口激增了二十倍,非洲現在得到了中共一半的援助,兩者之間的貿易額超過了2000億美元。

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份,中共已經為45億美元的埃塞俄比亞-吉布提鐵路、6億美元的吉布提多拉雷多用途港和32億美元的蒙巴薩-內羅畢鐵路等項目提供了大部份資金。雖然很難把中共在整個非洲大陸進行的數千個項目和投資拼湊計算到一起,但美國企業研究所估計,自2005年以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國的私人和公共中共貸款已超過2980億美元。

中共不僅成為了較發達非洲國家的最終貸款人,取代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或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貸款和條款更為嚴格的貸款機構,還成為了更多得不到貸款的落後國家的第一貸款人。

中共投資非洲出現警告信號

但是,隨著中共對非洲大陸的經濟戰略繼續展開,最近的事態發展證明了人們的擔憂是有道理的。首先,在中共與非洲領導人及個別精英之間的關係不斷發展之外,還有廣大非洲民眾的焦慮和疏遠感日益增長。

儘管中共官方反覆宣傳「China-Africa 的合作受到了非洲國家和人民的真誠歡迎」,但在過去幾個月,肯尼亞和贊比亞爆發了反中共抗議活動。非洲民眾開始指責中共的存在和經濟擴張。

《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一位美國作家將中共在非洲的影響力描述為「野蠻的新殖民主義者」,並得出結論,非洲只有兩個掠奪者:激進的伊斯蘭主義者和中共。掠奪性貸款、土地掠奪和失業都因此大量出現。

其次,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和中美貿易戰持續不斷的背景下,中共的金融投資變得風險更大、可持續性更差。儘管中共政府做出了樂觀的預測,但中共的財政狀況正變得捉襟見肘。

一些評論稱,2008年,中共為了避免經濟衰退,在國內項目上花費了超過5860億美元,並在2015年注入了高達1萬億美元的資金,以支撐不斷下跌的國內股市,但中共官員對其內部財務狀況守口如瓶,秘而不宣,幾乎沒有公開信息,或(信息)被掩埋在精心策劃的政府報告之中。與此同時,中共卻向非洲各國提供了數千個項目和數十億美元的私人和公共貸款。

這些融資項目通常都遵循著秘密而嚴格的債務補償準則,常常與高額利潤擔保或其它形式的抵押品相掛鉤。當斯里蘭卡在2017年違約時,它被迫交出了在漢班托特的港口,創造了一個新的掠奪性術語——一位印度分析人士所說的「債務陷阱外交」。

從事私招股權投資活動的埃及公司Qalaa Holdings董事長艾哈邁德‧海卡爾(Ahmed Heikal)在接受 CNBC 採訪時表示:「我認為中共政府沒有意識到這種做法最終可能會導致何種未來。你可以這樣做一次、兩次、三次,但如果這已經開始成為一波為被迫償還債務而交出抵押資產的浪潮,我認為這可能會引發嚴重的反彈。」

第三,由於大舉融資,中共目前在多個國家的債務中擁有相當大份額。例如:中共持有吉布提17.2億美元國債的88% 。事實上,連接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亞的鐵路花費了吉布提高達5億美元的中共貸款。另外,贊比亞欠中共的債務達總債務的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

更令人擔憂的是,非洲債務的幽靈提出了一個重要問題: 中共自己在國內或國際上欠下的債務數額尚不清楚,卻同時在整個非洲大陸作出巨額投資的承諾,中共似乎忘記了其財政極限。中共在2017年向非洲聯盟許諾了1億美元的捐款,在2018年宣佈了640億美元作為更廣泛一攬子計劃的一部份。但這些投資或相關債務是否能被償還都是未知數。

中共出口信用保險公司(China Export and Credit Insurance Corporation,簡稱 Sinosure)的王文說,該公司在合資企業上損失了十多億美元。中共官員對該問題保持沉默。

隨著中共的內債和外債到期,任何非洲債務國的拖欠或違約等小動作,都可能會演變成一場席捲整個非洲大陸的違約洪水,最終使中共自己的財政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