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調查團隊反特朗普、親希拉莉的政治偏見近期不斷被披露。最新民調顯示,特別檢察官穆勒所領導的調查正面臨著一場「公眾信任危機」,很多選民,包括不是特朗普支持者的選民認為,穆勒的調查偏離了正確的軌道。

據《國會山報》報道,最新公佈的CAPS/Harris調查顯示,54%的人認為通俄門特別檢查官穆勒與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關係密切,而且存在利益衝突,無法讓他在領導通俄門調查中沒有偏袒。只有34%的民眾認可穆勒的工作。

報道稱,穆勒以前也曾做過FBI局長,之後科米接任了穆勒的職務。兩人的關係從2000年代早期就已經開始,被外界描述是「手足兄弟」。

本來穆勒調查團的職責是為美國民眾帶來有關通俄門的更客觀、不帶有黨派的調查結果,但民調的結果表明,民眾對這一點表示懷疑。該調查機構聯合主任、曾擔任過前總統克林頓民意測評師的佩恩(Mark Penn),在《國會山報》撰文說:「顯然,這些數字說明,穆勒和FBI正在面臨一場公眾信任危機。」

佩恩還指出,最新民調更重要的發現是,很多原本不支持特朗普的選民,現在也認為穆勒領導的調查已經偏離了軌道。

民調還顯示,61%的美國民眾表示,應該調查去年惡意攻擊特朗普的黑檔案。65%的民眾表示,需要調查希拉莉做美國國務卿時期與俄羅斯簽署的「鈾一」協議。該協議的簽署與克林頓基金會獲得1.4億美元的未公開捐款有關。63%的民眾認為,FBI一直拒絕向國會提供有關希拉莉和特朗普調查的信息。佩恩稱,FBI新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前幾天說,FBI狀況良好,但實際上不是這樣的。

下次民調「公眾信任危機」恐將惡化

近期美國媒體曝光了穆勒調查團中的兩名得力幹將——FBI特工斯佐克(Peter Strzok)和FBI律師佩吉(Lisa Page),互傳反特朗普、親希拉莉的短信。佩吉是斯佐克的情人,兩人在去年大選前互相發送的短信在2017年12月12日被媒體曝光。

從斯佐克和佩吉的短信中,可以明顯看出,他們曾在選前與FBI副局長麥凱比(Andrew McCabe)一起討論讓特朗普敗選的策略,並制定了一個「保險計劃」(insurance policy),來應對特朗普萬一勝選這一可能情況。

斯佐克還被爆參與了2016年的希拉莉電郵門調查,並在調查中起著重要角色。《華盛頓郵報》稱,斯佐克是FBI反間諜部門的副主管,在去年調查希拉莉任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服務器處理機密信息的問題中,斯佐克曾是調查團隊的關鍵幹將。

《華盛頓郵報》還披露,在通俄門的調查中,斯佐克也同樣是團隊的關鍵調查人員。

國會議員近期發出強烈譴責稱,穆勒讓反對特朗普、親希拉莉的人來負責調查通俄門,存在明顯的政治偏見。

CAPS/Harris的這項調查是在這些醜聞被曝光之前(11月8日至11日)進行的。佩恩認為,穆勒團隊的醜聞將會影響下個月的民調結果。他說,無法想像針對FBI和穆勒的民調結果「將會有多糟糕」。

黑檔案被濫用 企圖陷害特朗普

佩恩指出,雖然去年的黑檔案對特朗普帶有明顯的偏見和錯誤內容,但FBI的一些帶有惡意的調查員卻以該文件為起點,啟動通俄門調查。前FBI局長科米在向特朗普總統提交這份文件時,並沒有告訴他這份文件是由民主黨出資。「因為,不管怎樣,他們就是要企圖陷害特朗普。」這就是斯佐克在被曝光的短信中所提到的「保險計劃」。

現在,每個新曝光的事實以及相關官員們無法向國會作出合理解釋都說明,肯定還有更多的證據會相繼出來。佩恩說,大多數美國民眾也發現,儘管發現希拉莉的助手明顯撒謊,但整個調查對特朗普的助手要遠比對希拉莉的助手更加嚴厲。

國會強烈質疑穆勒團隊公正性

國會議員近日再次強烈要求司法部任命第二個特別檢察官,議員們質疑穆勒團隊對通俄門調查的公正性。該團隊越來越多的成員被曝光親希拉莉,對調查帶有政治偏見。國會眾議院議員佐敦(Jim Jordan)說:「如果你將穆勒團隊中每一位反特朗普的調查員都踢出去,我認為,不會剩下任何人。」

佩恩指出,現在必須要有人站出來,有勇氣去把所有這一切清理乾淨,把事實全部弄清楚,重啟整個調查,從原先的希拉莉案開始。司法部長塞申斯要麼著手管理這件事情,要麼辭職。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和FBI現任局長雷在現實面前必須醒悟,並行動起來。

佩恩指出,民調的結果反映,目前的做法是根本站不住腳的。如果不加以糾正,目前的信心危機可能會發展為全面的憲政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