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助理局長卡爾斯特羅姆(James Kallstrom)表示,所謂「通俄門」是嫁禍給特朗普的陰謀。一年前,時任FBI局長科米在調查希拉莉的「郵件門」時,奧巴馬總統及由他任命的前司法部長林奇,多次妨礙了司法公正。

8日,科米在國會接受聽證後,卡爾斯特羅姆接受了霍士新聞的採訪。

記者問,在特朗普和科米中,他相信誰說的話?

卡爾斯特羅姆說:「首先科米的證詞顯示,特朗普總統沒有受到調查。所謂特朗普與俄羅斯串通,這完全是胡說八道。至於我相信他們中的哪個人,我不相信科米,因為他是整個事件的起因。他和民主黨在做政治秀。」

卡爾斯特羅姆說:「他(科米)去年收到前司法部長林奇的電話,要求他在對前國務卿希拉莉的調查中,不要用『調查』一詞,用其它的詞,並且要求他不要讓大陪審團參與調查,他在聽到這些要求後,當天就該認真地考慮,應該辭職了。因為,對於重大案件的調查,你不能迴避用『調查』一詞,而叫其它的甚麼;你也不能有意安排,繞開大陪審團,因為這會非常影響調查中的取證工作。在不具備必要條件的情況下,這項調查是無法完成的。」

卡爾斯特羅姆接著說:「但當民主黨的音樂響起,科米選擇了與魔共舞。在經過數月調查後,希拉莉被證實在郵件門事件中至少犯下10項聯邦重罪。即使在缺乏大陪審團的情況下,科米在讀過那些調查卷宗後,也得出了上述結論。」

記者問,林奇對科米講的話是不是阻礙了司法程序?

卡爾斯特羅姆的回答是肯定的。他說:「這本身就是在阻礙司法程序。實際上,當奧巴馬總統多次在公開場合說,沒有證據顯示應該對希拉莉做調查,並且他多次這樣講時,這本身就是在阻礙司法程序。當FBI決定,對希拉莉在班加西美國領事館被炸事件中做偽證等等犯罪行為,不進行起訴時,這些都存在腐敗問題。」

記者問,不久前,FBI前局長穆勒(Robert Mueller)被司法部任命為調查「通俄門」的特別檢察官,這是一項好決定嗎?(穆勒自2001年至2013年任FBI局長)。

卡爾斯特羅姆表示,他並不十分了解穆勒,但他認為這不是個明智的決定,因為他是科米25年的好友,讓他參與調查,存在明顯的利益衝突。如果他在科米的檔案中發現科米作為FBI局長時所有的活動時,他會怎麼處理?「我不理解,為甚麼要讓穆勒擔任特別檢察官,介入此案。」

卡爾斯特羅姆曾在FBI任職27年,也曾是一名海軍軍官和越戰老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