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多個月以來,裁員、欠債、降溫都是中國科技產業的常態。即使像阿里巴巴、百度、京東、騰訊這樣的大公司,也都對內裁減了職位。

曾經經營過一家初創科技公司的上海科技產品業者劉林對BBC(英國廣播公司)表示,「冬天要來了。」 

劉林說,中國號稱佔世界三分之一的「獨角獸公司」——指估值達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但在經濟和科技產業都在降溫的情勢下,正在籌備一場「策略性的重組」。

反思這一變故,上海一家初創企業加速器——中國加速的董事總經理賓威廉(William Bao Bean)認為,「令一切完全瘋掉的因素是錢太多」。

當初當局為了推動經濟增長,有大量的資金推力來自政府部門和國庫。但這種推力現在已經放緩了。

賓威廉說:「過去,你可能是兩個人碰一下,談笑間就得到300萬(投資)。現在你要得到300萬,可能是兩個碰一下,笑一下,再開六個星期的會。」

共享單車的競爭對手摩拜(Mobike)和ofo小黃車曾經為了爭奪市場份額,在一場殘酷的對決中燒光了投資者的錢。ofo小黃車欠下了10億人民幣的未償還債務。2018年,摩拜單車則損失了46億人民幣。

為了應付危機,中國的科技公司不得不開始勒緊褲頭。

在上海研究中國科技行業的澳洲人邁克爾・諾里斯對BBC表示,一些公司可能開始撤掉辦公室裏的咖啡機,以及不再允許員工在9點後打車回家。

隨之,酒吧和餐廳的生意也開始沉下來。科技公司對員工的要求也更苛刻,於是就有了對越來越普遍的「996工作制」的抱怨。

另一個原因是中國市場飽和程度在加大,要找到客戶,成本變得更高。

劉林抱怨說:要取得一個新客戶,成本可能是300元人民幣,但是那個用戶會花的錢可能只有200元。初創企業已經再負擔不起這個了。

於是初創企業不得不與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合作。賓威廉說,在過去一年左右,「超過一半的獨角獸公司」都和騰訊或者阿里巴巴搭上了線。

不過,報道認為,中國科技泡沫萎縮也有它的好處。賓威廉表示,對於投資者來說,「經濟下行其實比火熱時期更好,因為好的公司有機會發光」。

而對「996」工作模式越來越多的反抗也給了初創企業以契機,去提供不同的要求。

此外,中國科技和互聯網公司出了名地喜歡在跨界行業裏跳來跳去。澳洲人諾里斯相信,經濟放緩可能還會迫使企業更專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