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進入寒冬 阿里、騰訊、京東相繼大裁員

中國互聯網行業進入「寒冬」,繼阿里巴巴和騰訊之後,京東也開始大裁員,一些部門計劃裁撤30%。

3月28日,「京東裁員」的消息衝上微博熱搜。京東不把裁員叫裁員,而叫「畢業」,每個被辭退的員工都會收到一封電子「畢業須知」,上寫著「畢業快樂!恭喜您從京東順利畢業!」

有民眾哀嘆:「這麼裁員,更沒人去生孩子了。裁掉的都是年富力強的青壯年,生活都發愁了,誰還能去生孩子?」

大陸界面新聞報導,網傳的一份文檔顯示,京東今次裁員涉及的部門很廣,京喜、京東國際、京東零售、京東物流、京東科技等都設置了裁員比例,大多在10%∼30之間,其中京喜廣東戰區裁員比例更是高達100%。

許多員工在過去一週內被約談,要求於3月31日離職。部分應屆生員工也被約談,實習生也準備離職。

一名京東員工對界面新聞說,此次裁員來得十分突然,「2月中旬的時候很多部門還在招人」。

業績欠佳被認為是京東裁員的主要原因,京東2021年四季度淨虧損52億元,運營虧損3.9億元人民幣。而在2020年同期,京東經營利潤為5.9億元。

除京東之外,騰訊、阿里巴巴日前也傳出裁員消息。3月13日「阿里裁員」「騰訊裁員」話題雙雙登上微博熱搜榜。

路透社3月16日引述消息人士稱,阿里巴巴和騰訊準備裁減數萬人,以度過「寒冬」。

消息人士透露,阿里巴巴可能會裁掉15%以上員工,約為3.9萬人。

此外,騰訊也計劃裁員,一位消息人士說,騰訊的映像流媒體和搜索等業務的部門今年將裁員10%∼15%。

騰訊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在2021年底的一次內部會議上對員工說,公司應該為「冬天」做好準備,發出了公司要「過緊日子」的信號。

進入2022年,大陸互聯網公司開始了裁員潮,短短兩個多月,微博、小米、滴滴、知乎、拼多多等網際網絡龍頭企業,相繼傳出裁員的消息。

上海突然宣布封區 醫生隔柵欄為女子拆線引熱議

上海疫情失控,當局3月27日晚突然宣布,28日5時起,上海閔行區以黃浦江為界分兩批進行「封控」,也是就是換一種說的的封區。對住宅社區採取封閉式管理,所有人員「足不出戶」。當局無人性的嚴控措施釀出眾多奇葩鬧劇。

近日,上海因嚴厲封控鬧出不少鬧劇,一名女子因社區被封無法前往醫院完成雙眼皮手術後的拆線。最後,醫生在其社區門口隔著柵欄幫她拆線。此事曝光後,引發民眾對中共極端防疫的措施的憤怒。

大陸傳媒報導,3月26日,這名女子眼看就要過了拆線的日子,女子心急如焚。給女子做手術的周醫生表示,如果不及時拆線,可能會導致線長進肉裡,只能自己過去在社區門口隔著柵欄幫女子拆線。

另據澎湃新聞報導,3月19日有民眾發文爆料,上海蘭溪路一間公廁,因一名老婦掃出紅碼,「上廁所的人都被封在裡面了」。

對此,上海普陀區回應稱,該事件是一起烏龍,主因是老婦的行程碼沒有更新,當時呈現的是黃碼,相關部門已經放行場所內所有人員。

此外,3月中旬,上海市靜安區法院也突然封閉,正在開庭的原告、被告、證人、律師和法官,被迫在同一棟建築內過夜。

野蠻的封控措施引發民眾對當局的憤怒,有民眾說:「之前因為無人性的封控措施,疾患不能就醫,已經造成悲劇了……這樣的新聞上了熱搜,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

無獨有偶,3月26日下午,「頭髮剪到中途,社區被封」的話題衝上百度熱搜。

據「齊魯晚報」報導,事發於23日,山東臨沂理髮師鞏先生說,當時正在為顧客剪髮,頭髮剛剪了一半,顧客接到社區封控的通知急忙趕回家,「自己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後帶著工具跑到社區,隔著柵欄幫顧客把頭髮理完。」

類似鬧劇在大陸傳媒的報導中還有很多,比如:上班族被封在公司裡,有小學生被封在教室裡,也有店員和顧客被封在商場過夜等。

對於中共為何堅持這種毫無人性的風控措施?外界對此很難理解。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表示,這樣的事情在中共幾十年的政治鬥爭中,其實是司空見慣的,中共之所以這樣做,是有其目的的。

章天亮:這種野蠻防疫,(中共)其實有兩個目的。一個目的是可以測試基層人員多麼泯滅人性地去執行中共這種瘋狂的政策。

章天亮:如果做不到泯滅人性,你根本沒辦法去執行中共的這種政策

章天亮:第二條就是測試百姓的容忍度,搞這樣極端的方法,就能把那些不能忍的百姓『挑選』出來,然後把他們鎮壓了。

章天亮表示,中共政權毫無人性,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想中共的行事模式,正常人是理解不到中共的血腥與冷酷。

豁出命再為鐵鏈女發聲 導演王聖强被找上門

儘管強行壓下了「鐵鍊女」事件,但近期仍有不少知名人士為「鐵鍊女」發生,但是他們遭到來自中共恐怖威脅。

中國網「名家訪談」欄目製片人、導演王聖強近日在微博上發信說,「如果我的微博停止更新,就是被江蘇省抓走了。它們已經找到老家我姐家去了。這就是咱們的法治社會。它們會給我定個甚麼罪呢?——講真話罪?」

王聖強出身徐州豐縣,曾揭露「鎖鏈女就是李瑩」,為鐵鏈女發聲,引發外界關注。3月27日,他連續在微博發帖,披露警方四處打聽他的住處,最終在深夜找上門。

早前,王聖強在微博留言,指自己遭禁言被打壓,並坦言自己「不怕死」,「惹惱了我,我豁出這條命!我信佛,我對生死不在乎,我把生死當做換衣服」。

他還在微博質疑江蘇調查組不敢公布名單,「你們藏的很深。我也相信你們都有孩子,假如你們自己的孩子,12歲就被別人拐賣了,你忍心讓她在這一生都見不到父母嗎?你自己體會一下那是一種甚麼樣的日子。咱們都是人,不是畜生!」https://weibo.com/3267776353/LlBd4tVk3

王聖強說,「將心比心。假如我是這個調查組的成員,我烏紗帽都不要了,我只想做個人——連人都不是了,要那官帽有個屁用,只會禍害人!」

隨後,他被家人告知,「打聽我的住址呢,都找到老家我姐家去了。是要抓我嗎?講真話有罪!」「抓壞人要有這速度就好了!原來我們國家打擊的是說真話的人。」

當天,他還在微博上被氣到爆出髒話:「再禁言我,我就從央視大褲衩上跳下去,跳的時候,大喊一聲豐縣鐵鏈女就是李瑩,我相信全世界都會知道,我又沒犯法,禁言你媽個X!」但這個帖文已被刪除。

28日,王聖強發微博說,現在當局想找他,但懼怕他錄音,找他的同學帶話,傳達了江蘇省政府的威脅,王聖強在微博寫道:「找中間人給我通話。第一讓我刪帖,不刪江蘇省會弄我,省裡的意思。再省裡的意思,我沒犯法,我就在微博上說說話,弄我幹啥?《憲法》不是說公民有言論自由嗎?江蘇省從中國版圖上劃出去了?獨立了?」

徐州爆出「鐵鏈女」案後,大陸網民持續要求當局徹查真相。王聖強曾於2月14日發微博表示,「鐵鏈女」事件是他老家的事,並稱當地人「都知道是李瑩,但是,有人不能讓她是李瑩」。

王聖強還披露,「鐵鏈女」的牙被用鉗子掰掉,「爺三用一個女人」。

王聖強說,「被拐賣到豐縣,名字誰給改的?戶口誰給辦的?結婚證誰給辦的?政府官員不參與能辦這事?一扯能扯出一窩來,所以堅決不能是李瑩!」

不過,最終王聖強發微博表示:「老家政府領導來電話了,不讓我說這事。微博我也不刪了,也不更新了。到此為止吧。畢竟,我真是豐縣人。」然而,就在當晚,王聖強還是把相關內容全部刪除了,並稱政府已動用多名「豐縣老家」的親戚勸說他。

黑匣子烏龍劇被聚焦 事故真相水落石出或不易

東航墜機客機的兩個黑匣子已經找到,目前均在等待解碼。最新消息說,當局發現了與事故相關的新錄像。

3月27日下午,東航事故新聞發布會稱,截至當天中午12點,現場共搜尋到飛機殘骸及碎片累計33777件,並通過尋找目擊證人,在事發地以北8公里左右找到事故相關的新錄像。

但新聞發布會未披露新錄像的具體細節。

而大陸傳媒此前報導稱,當地多位村民目睹飛機墜地瞬間。村民稱:「掉下去的時候很快,不超過10秒。」「嘣的一聲巨響,就像車爆胎。」等等。

目前,事故客機的兩個黑匣子均被找到。官方稱,數據解讀需要10到15天才能得出初步結論,事故的最終結論可能需要更長時間,甚至一年以上。

大紀元26日報導,擁有最高級別的飛行員證書(航空公司運輸飛行員執照ATPL)的Sky分析說,「黑盒子的記錄牽涉著很龐大的利益,包括波音、東航、保險公司和中國整體航行安全。」所以黑盒子的原始數據能否完整保全並讀取,是比較關鍵的問題。

Sky表示,空難涉及的問題非常廣泛,包括之後的理賠與保險額度變更。

Sky說,空難真相只能等調查結果,但以中共當局處理問題的方式,真相要水落石出並不容易。

另外,時事評論員周曉輝在大紀元撰文分析指,找到了第二個黑匣子時,「中國民航報」的報導方式,以及很快遭到官方一度否認,非常詭異,對於中共是否如實查明和公布真相不抱希望。

周曉輝說,按照常理,找到如此可以還原墜機真相的重要證物,應該是一件非常值得詳細報導的事件。然而,「中國民航報」的報導推出的標題為「第二個黑匣子已找到!」,內容卻只有「真的!」兩個字。報導的蹊蹺之處不僅在於內容的短小,還在於該報導署名居然有七名記者:劉韶濱、趙丹、汪洋、張豐蘩、馮智群、郝蒙、李雷紅;此外,還有編輯張薇、校對孫文瑾、審核程凌也在該新聞中挂名。消息隨即被鳳凰網等多家傳媒轉載。

周曉輝指出,「這無疑是很反常的,內容如此之短,署名如此之多,似乎在傳遞著某種悲壯的信息:我們十個人可以作證,第二個黑匣子的確確找到了,但因為我們無法言說的原因,這個真相將被掩蓋,而我們冒著被處分的風險,也要將事實說出來。可以說,這背後展現的是他們的良知和勇氣。」

周曉輝認為,可能的原因是其內部或許早已知道某些不能言說的真相,而還原真相的飛行數據記錄器這麼快被找到,對於還沒想好如何掩蓋真相的當局而言,是件頭疼的事,尤其是美國方面已經派出調查員參与調查。

查清墜機事件的原因,既有助於防止事故的發生,也是對死者以及家屬的尊重,希望盡快能看到墜機事故原因的客觀調查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