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貿易戰、經濟放緩等衝擊下,曾經火爆一時的中國科網股,如今前景堪憂。去年年底至今,包括美團點評、京東、滴滴等數十家知名網企均傳出裁員的消息,其中大陸科網企業巨頭騰訊,裁減管理層一成人員的消息甚囂塵上,被指是史上最大一輪管理層裁撤行動。

大陸網媒「36氪」引述消息人士指,騰訊在去年年底開始裁走約一成即20名中層員工。騰訊有約200名中層員工。據了解,這是騰訊第三次組織架構調整的後續動作之一。去年12月內部員工大會後,騰訊開始裁撤一部份中層管理人員,主要包括總經理、副總經理、助理總經理等級別,個別副總裁也在被裁之列。而這些被裁的員工主要是老臣子。消息聲稱公司要「內部年輕化」。

彭博報道也稱,騰訊控股向大約10%管理層人員發出警告,在增長降溫及競爭加劇之際,公司正準備整頓人力資源。

截至截稿為止,騰訊未有回應裁員傳言。不過,有關騰訊裁員的消息,早在去年中就甚囂塵上。傳媒引述騰訊總裁劉熾平在騰訊20周年會議上曾表示,未來一年內,有10%不再勝任的管理幹部要退下。

傳騰訊裁一成中層員工

騰訊在香港有股王之稱,也是亞洲最大市值公司,公司將在本周四宣佈業績。外界預期在大陸經濟下行壓力加劇,加上當局審批網絡遊戲及手機遊戲業務下,券商界對騰訊去年第四季的業績看法偏向保守。

騰訊從去年以來,負面消息不斷。包括中共當局曾暫停審批新網遊及手遊許可,黨媒狂批騰訊網絡遊戲、大股東Nasper 17年首度減持等,均令其股價連續暴跌。另外,騰訊黨員人數由去年的7,000多名膨脹至現時的過萬名,黨委權力日益擴大,更引起投資者憂慮。

騰訊股價去年1月29日創出475.72港元史上高位,在10月30日創下252.2港元的低點。短短幾個月,股價一度大跌47%,市值損失已經遠遠超過2,500億美元(約兌19,624億港元),是所有上市公司中最糟糕的一個。

就在騰訊公佈業績前兩天,中共工信部周二(16日),針對手機APP(應用程式)收集個人資料問題,要求騰訊、百度、華為、小米等大陸主要應用商店全面下架「社保掌上通」APP。

香港聯交所資料顯示,北水去年累計減持335.5億元騰訊。延續去年的走資潮,今年初至今,騰訊累計錄得3.1億元淨流出,昨收報370港元,沽空9.51億元,佔港股總沽空金額的7.53%,位居第二。

學者:科網股不值得投資

自去年12月以來,大陸數十家網絡企業包括知乎、美團和摩拜等相繼傳出裁員消息,引發科技網企裁員潮的恐慌。儘管大多數公司皆強調屬公司常規的人員調整,但有專家卻認為,此次裁員潮應歸類為經濟放緩的「擠泡沫」現象。

據媒體報道,除知乎最先傳出裁撤20%員工的消息外,美團、摩拜、鬥魚、趣店和錘子科技等公司也相繼入列。儘管他們對外解釋,多是內部優化或調整,但有業界人士稱,其實就是變相裁員。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徐家健認為,騰訊等科網企業爆發裁員潮,主要是中美貿易戰下,大陸整體經濟大環境變差的衝擊影響所致。事實上,不只是製造業,這些高科技網企也陸續傳出風險。

香港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也稱,不看好科網股的前景。因為大陸科網股沒有長期的技術支持,主要是靠短期項目獲利,很多科網股都是炒作上市後即被套現,基金普遍減持,不願意長期持有,就說明科網股系「炒作的意味太濃」。他認為此次裁員潮是汰弱留強。

「同股不同權」被批毀公平美團、小米小股東未受惠

在此波科網股裁員潮中,多隻在港上市的大陸科網企業都表現差劣。踏入3月份公佈業績高峰期,上市僅半年、香港第二隻「同股不同權」新經濟股美團點評(3690)上周放榜,去年虧損高達1,154億元人民幣。創下香港史上虧損最高紀錄,嚇窒不少投資者。

在放榜前夕,公司旗下的摩拜單車,確認結束部份亞洲地區業務。摩拜單車去年底,曾傳出總裁辭職及裁員消息,從現有的1,000人團隊中大裁300人。

美團點評將於今天(20日)結束半年股票禁售期,外界預計投資者將大筆套現,預料其股價將進一步受壓。

小米高層相繼請辭

另一隻小米集團(1810),是香港首隻同股不同權股票。雖然昨日放榜,去年轉虧為盈,賺135億元人民幣。但股票從去年7月上市僅十個月,股價節節下滑,較招股價跌近三成之外,港台管理層也掀離職潮,連特首林鄭月娥的兒子林節思近月亦悄悄離職。此外,同為香港人的小米聯合創辦人黃江吉,以及小米台灣總經理李佳封也先後宣佈辭職。

林節思2016年4月起加盟小米做營運經理,據悉與大陸文化格格不入,入職兩年多以來也未受重用,故心生退意。就林節思離職,小米及特首辦皆拒絕評論。

小米、美團都是實行同股不同權。事實上,有關同股不同權一直在金融界有很大的爭議,擔憂主要股東的權力更大,對小股東更不利。

但港交所和林鄭曾多次表態支持「同股不同權」機制,最終令港交所成功在去年4月底起改制,為迎合大陸新經濟企業來港上市。但至今只有兩家成功上市。有媒體曾質疑林鄭「為大仔在小米打開了上位方便之門」,不過有關報道被林鄭否認。

亞洲公司治理協會(ACGA)及中信里昂證券去年底發佈2018年《公司治理觀察》報告,指出由港交所引入的「同股不同權」(WVR)架構破壞市場公平原則,或對投資者造成不公平情況,對亞洲監管體系產生負面影響。

科網企業跟黨走  如今命運多舛

值得留意的是,這些陷入困境的大陸科網巨頭,過去曾多次積極推進黨建,在政治上討好中共,被認為是中共座上客,和政府關係良好,如今卻命運多舛。

「美團點評能取得一些發展,最感謝的就是黨和國家。」美團點評曾在中共十九大前宣佈成立黨委,創辦人王興在致辭時為中共大唱讚歌,又說要用優異成績迎接十九大「勝利召開」。

小米早在2015年成立黨委,由聯合創辦人、副總裁劉德擔任黨委書記,小米董事長雷軍曾到場致詞。中共官媒《環球時報》曾發表評論文章力撐小米「姓黨」,指小米的舉動「應得到社會的掌聲」。

三大互聯網巨頭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早在八年前已成立黨委,其中騰訊去年的黨員人數較前年大增一半,已過萬人。現任阿里巴巴黨委書記是邵曉鋒,曾在中共公安部門工作。 

香港媒體報道稱,至今至少有123間香港的國企、央企已更改公司章程,將黨委寫入黨章,包括八隻藍籌股。有股壇長毛之稱的David Webb曾評論稱,共產黨的目的是鞏固黨的權力,但在章程中給任何人或組織特權,都是壞主意。

時事評論員桑普接受本報採訪時曾評論道,這些所謂的大陸民企都是黨企,由黨來控制和操縱這些企業,而中共加強黨的領導的原因,在於中共現在缺錢,需要進一步拿這些科網巨頭開刀,名正言順控制上市公司,「原來還有一些話語權,現在則是由黨做決策。」

不過,這些黨企如今不僅業績下滑,而且如華為、騰訊、小米等均被視為中共間諜企業,被歐美等國限制或禁止到當地投資,華為等更面臨被起訴的命運,聲稱要過「苦日子」。率先表態將推動黨委寫入公司章程的大陸共享單車「小黃車」ofo,也頻傳陷入財困,在香港業務終瀕臨崩潰。

桑普強調:「跟黨走反而走厄運,黨操控了企業決策權,這些企業只是黨的白手套,用完即棄,這對所謂的民企是一個大警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