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一位東南亞的朋友,早前他參與當地的地方選舉,但最後選舉落敗,未能成為議員。朋友相識一場,了解其人其行、德行品性,根本不符合一個正當人物的要求,只可惜一切不便明言,無從勸說。最後他選不到,除了是地方之幸,也是他個人好運。假若成為政治或公眾人物,自身沒有一定的修為或德行,往往坐上位置後,禍事便會接踵而來,甚至超乎自己的想像。不少人成為公眾人物後,背後的明暗陰私,一件件給人揭破,也許當權時還可以借助權位勉強打壓掩飾,但事實歸事實,善惡法理既分明,總是難掩悠悠眾口,甚至因果報應。背後被人竊竊私語、恥笑謾駡,早晚詛咒,甚至身負刑責,對得起個人現世的利益,卻對不起自己、家人及兒女,人生如此,何必?

可悲亦可能是事實,這個世界,很多地方的政治環境,根本上不可能容納君子!「仕不計善惡,遷無論奸小。悅上者榮,悅下者蹇。」意思是做官的無須計較人品好壞,因仕途升遷和此人是否為奸惡小人無關。可以令上司高興的人能夠富貴顯達,而只能令下級滿意的人卻只會仕途坎坷。上級要求的做官標準,和人民要求的為官風範,事實上可以絕對不同。對上級有利,能得到他們的歡心,便可不分善惡得到提拔。只要上司擁有絶對升遷的權力,在下的人便只能乖乖聽話。看到官員重覆及「噚氣」地引用上級的說話,不難理解人在江湖的可悲,及放棄獨立思維的可歎!

愛恩斯坦說:「每個人都是天才,但是如果你以爬樹的本領判斷魚的能力,那牠終其一生都會以為自己是個笨蛋。」這幾句說話,大概勸勉世人才幹各異,都可以在自身的專長獨當一面,成為天才。可惜渴求權位的下屬,把每個上級都捧作是全能天才,甚至當作神去「身心」跪拜,不去全盤認識個人的強弱優點,而盲目附和,不懂爬樹游水卻吹捧成馬騮水魚,使他們終其一生都會以為自己是個天才上帝!事實上,一般人沒有幾多個是天才,更普遍欠缺通才,大家都只是在各自的小領域混口飯裝作是專才,至於官場崇拜上級,大攪偶像崇拜捧成天才,背後亦只是名利作祟,為個人利益苦心經營,買賣一樁!

有位有錢朋友說:「幸好我不是好有錢,否則我作的孽可能會更大!」我問為何?「人有錢有權,就會任性妄為,揮霍放任,對人頤指氣使更一般難免。甚至以為自己就是上帝,可以無所不能。下屬員工對自己只有yes 沒有no ,自我感覺良好便會誤會自己真的是英明神武,發展下去,怎會不作孽犯錯?」我說:「自己無錢,未享受過這種境界。」朋友說:「名利一切,正如毒品,享用完便難於自拔,否則一班小人怎會盲目吹捧上級,甘心膜拜?你以為他們是笨蛋嗎?都是些精於計算個人利益的天才,但上了癮,為了得到甜品,便會甘心膜拜。」

「另外人與人之間,其實只要保持正常合理的尊重,無須特別盲目尊崇。上司與下屬,亦只是普通同事共同合作的伙伴,各自擁有各自的天才。職級高低,也只是不同崗位的各自發揮,何必任何事都鬼食泥重覆噚氣引用上級的指引和說話?人如果放棄個人意志,獨立判斷思考的能力,還可以説什麼專才?終其一生,也只是受人操控的笨蛋。當然,主動做笨蛋可能得到豐厚的現世回報,但下一世,將會如何?」我笑說:「今生未完,誰想下世?你想得太多啦,大家搵食都要先拜見當今職場上帝,生殺大權在別人手上,做好呢份工,都要先有份工。現實無奈,不是想做小人,但世界容得下君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