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友弟恭」原本用來形容哥哥友愛弟弟,弟弟恭敬哥哥的和洽關係。可是現今社會,人們為了金錢利益,經常反目成仇,親變疏,疏變離,離變恨,以致對簿公堂,爭奪一些基本上不會影響生存過活,多餘過剩的東西。親情更經不起利益自尊的考驗。有家產的,就想你少我多。有比較的,就要你劣我優。永遠都想把自己變成利益獲得的操控者,妄想一世處於別人之上,一生掌控各種優勢。多少帝王將相、凡夫俗子,為了「古今名利一雞肋,欲嚐美味惹禍根」,以致無端作惡工作,日後難以贖罪解厄。

朋友早前肝酵素過高進出醫院,回到家後,3位哥哥特別「有心」探訪,幾兄弟獨處一室時,原來探訪者想過問病人的家產安排。3位有心人更非常懂得友愛弟弟,不問胞弟的健康醫療,卻操心別人的家產流向,更面皮不薄提議弟弟立遺囑,可以留25%比那個女人,其餘資產各由他們3位處理25%。而出於他們口中所謂的「那個女人」,卻是病人名門正娶、同甘共苦的妻子,是他們的弟婦,一位女兒的母親,一位孫兒的外婆。自己胞弟的妻女孫兒皆在堂,憑甚麼可以謀奪別人的資產?真的以為弟弟病懵,可以任由他們擺佈嗎?

朋友見完這3位「有心」的哥哥,便對太太說:「不必理他們,都是些廢話。一個人病了,有時看世界會更加清晰。看得開,放得下,反而心平氣靜。」朋友一個星期後,在醫院腳部無辜感染食肉菌,病菌快速擴散,若要保命便要由盆骨起割除雙腳,夫妻商討後,情願接受天意安排,也不想多捱未可知的一刀。

朋友離逝後,他的太太對我說:「一個病人,兄弟不關心病情不要緊,不探訪也無所謂,況且那時只是肝酵數偏高,放假休養,怎會有親人存這種機心去叫人立遺囑,分弟弟身家?人性醜惡,真想一巴一巴打醒他們。可惜朋友可以選擇,親人出生卻早已安排,有點無奈可悲。」當時心想,這班好哥哥終於夢想成真,弟弟真的已離去,但用了這麼多機關心計,金錢可以到手嗎?親弟失去了,身家又呃唔到,卻偏在自身造成罪孽。「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在他們的餘生來世,果報會如何?

《太上感應篇》說:「夫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或心喜於惡,惡雖未為,而凶神已隨之。其有曾行惡事,後自改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久久必獲吉興,所謂轉禍為福也。」現在世人,「諸善不作,眾惡奉行」,完全不懼怕因果,不認知凶神跟隨,以致惡事越做越多。想轉禍為福,久獲吉興,相信都幾難!同胞兄弟尚且如此,其他政經名利人偶,還可有所祈求嗎?人生有尺,做人有度。令人傷感的部份,是好人好事能給你美好記憶的,往往只能成為記憶,而壞人惡事給你噁心感覺,天天無奈卻耳聞眼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