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6月初都別有一番感受!生活在集體社會,免不了加入各種社交群組,方便聯絡通訊。而電話訊息顯示的聲音或圖像,更不斷催促要瀏覽群組的種種訊息,但這些資訊或分享,究竟有多少是個人喜歡?自己就經常看到一些不想看到的東西,特別是一些思想轉換,昨非今是的態度轉變。29年前,很多人都一起冒雨同行,唱過血染的風采,感慨良多,同情受難人民。隨著青春消逝,利益增長,失憶症便日趨嚴重,是非歷史更變得顛倒模糊。

看著群組內個別人士的嶄新見解,認受認同的越來越多,免不了要懷疑過往的認知是否真的出錯,人人都好似煞有介事現在才真正了解事件的真相,敢於以「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而事實上大家昨天的我,早已不是今天的我!放眼當今現世,特別看到一些「社會賢達」過往曾登報對事件「痛心疾首」,現在既得利益便「三緘其口」,有些更「幸災樂禍」甚至「額手稱慶」。難怪世事對錯並無真正的標準,標準只在利益傾斜的角度上。所以別怪他人精神分裂,我們的內心,可能確實存在各種的我,時勢機遇需要甚麼,便放出個別的我,哪怕是禽獸的我,能適應甚麼就變甚麼!

29年過去,現時專上學院的學生一般在當年都並未出世,難免對過去事件全無牽連。但任何專上學院的學生對社會的重大事件,是否應心存認識或熱誠參與?現在所謂的學聯,基本上都沒有甚麼牽聯,更談不上更高層次的理想。都只是些id 本我,ego自我,並沒有superego 超我。是本地學生不濟,還是外來學生更多,影響力更大?幸好學生會不參與,還有個別學生參加,總算對學界保留了一點火光。而對於這樣的歷史事件,竟然以一些幼稚理由而退出,還講甚麼學聯?倒不如回校園玩失戀!

所有的社會事件,如果想了解是非真偽,就等如拼湊砌圖,一塊一塊的將事件小心組合,便可慢慢把真相併出。倒不是大家不懂這道理,但誰有時間心思去認識理解?現實利益是即時實在,放棄某些便得到一些,何況這些過去已遙不可及,虛無飄渺,不放也棄。以聰明人的思考角度,當然懂得選擇,反正大家都不在場,發生甚麼,便拿著有利的拼圖去解說,誰管拼圖最終砌出甚麼?而「利用」這個詞頗為傳神,有利便可用,也許某天那事件有另一種利用價值,各種定性指標又因而調整,到時大家又可以「痛心疾首」,以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循環如此,想想都有點痛心疾首,精神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