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24日決定推遲對中國商品加關稅,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截至美東時間26日下午,尚未公告推遲令。25日,特朗普說中美談判能否達協議,「拭目以待」。

歸納分析近日美方官員的公開發言、特朗普推文及媒體報道,中美談判或有三大待決議題,中方若能在近期內做出讓步,才有可能促成特習會。

美方要求北京調降乙醇關稅

美國農業部部長桑尼‧珀杜(Sonny Perdue)周二告訴媒體記者,美國談判團隊已向中方提出調降乙醇(ethanol)關稅的要求,不過,目前北京尚未作出回應。

「中美正在進行對話,中方已聽到我們的要求,但現階段還無法確定對方的意願。」珀杜說。

對美國生物燃料(Biofuel)出口商、乙醇生產業者,以及粟米農夫來說,北京如果同意美方要求調降乙醇關稅將是一大福音。此外,目前不清楚中方是否相對地要求美國調降對某些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

根據再生燃料協會(Renewable Fuels Association,簡稱RFA)的統計,2016年,中國是美國乙醇的第三大市場,約佔總出口量的20%,並且創造了近20億美元的收入。RFA表示,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後,2018年,中國大陸市場僅佔美國乙醇出口的4%。

北京在2010年將乙醇關稅稅率從30%降至5%,後於2017年調回30%。2018年3月,美國對鋼、鋁材分別加徵25%及10%的國安關稅後,中共於4月對128項美國產品加徵15%到25%的報復性關稅,其中美國乙醇關稅被加徵15%,因此美國出口到中國的乙醇關稅被提高到45%。

去年7月,在美國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懲罰性關稅後,中共再度採取報復措施,對等值美國商品加徵相同的關稅。美國出口到中國的乙醇關稅,自此被提高到70%。

珀杜說,美方希望北京將乙醇關稅調降到15%以下。這個數值將低於目前中國對進口乙醇課徵的30%關稅,依照世貿組織(WTO)的規定,中國如果同意美方要求將乙醇關稅由30%降到15%以下,必須適用自其它國家進口的乙醇,這可能是中方無法接受的原因之一。

中共預定在明年開始推動E10計劃,規定汽油應含有10%的乙醇。IHS Markit表示,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中國每年需要採購1,500萬噸乙醇,約為目前消費量的7倍,目前中國乙醇年產量僅約300萬噸。

美不會因中國加購農產品而軟化立場:非關稅貿易壁壘要消除

珀杜25日在華府告訴媒體記者,雖然北京承諾在短期內購買1,000萬噸美國大豆,但是特朗普政府不會因此放鬆對中方的施壓,會持續強力要求北京進行結構改革及保護知識產權。

「中方必須處理強制技術轉讓等結構性核心問題」,珀杜說,「我們不會因為中方承諾購買農產品而被『收買』,容許中方非關稅貿易壁壘的持續存在。」

中美談判或有三大待決議題

上周,中美進行了去年特習會以來的第四輪會談,原定四天的會議,在周末延長兩天。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及財長史蒂芬‧梅努欽(Steven Mnuchin)與習特使劉鶴從上周四(21日)到周日(24日)進行了四天的部長級會談。

高級官員會談的最後一天(24日)上午,特朗普發文說23日的談判「非常富有成效」,當天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話報道說,談判取得廣泛進展,24日的談判重點為「關稅、大宗商品,以及最關鍵的執法機制」。

消息人士所稱之關稅及大宗商品,或許即是珀杜所說的乙醇等大宗商品的關稅調降問題。另外,執法機制一直是美方強力要求的議題,也是中美談判最棘手的議題之一。中共過去一而再地違背承諾,華府不希望重蹈覆轍。

多名消息人士此前透露,北京原則上同意採取某種形式的執法機制,但是不贊成美方要求的單方面行動,即在美國認為中方未履行承諾時,逕自決定對中國商品加關稅。

另外,珀杜所說的非關稅貿易壁壘,恐非空穴來風。非關稅貿易壁壘涵蓋甚廣,關稅措施以外的貿易措施都可被稱為非關稅措施,補貼為其中之一。

本次中美談判的結構改革核心議題之一為中共對國有企業的補貼,而補貼也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核心要素,被中共視為其推動經濟發展的重要產業政策,屬於「不該改、不能改」的範圍。

上周三(20日),熟悉會談進展的兩位消息人士向路透社透露,中美談判官員正在針對六項結構性問題起草諒解備忘錄(Memoranda of Understanding,簡稱MOU):強制技術轉讓與網絡盜竊、知識產權、服務、貨幣、農業,以及非關稅貿易壁壘。(註:在特朗普的要求下,MOU已改稱為貿易協議。)

特朗普在24日下午發推文說,美國與中國就重要的結構性問題所進行的貿易談判,取得了實質進展,包括知識產權保護、技術轉讓、農業、服務、貨幣等許多問題。

前後對照路透社20日的報道及特朗普24日的推文,可以歸納「非關稅貿易壁壘」的談判尚無實質進展,這也與珀杜25日所言相呼應。

總結上周中美談判、珀杜發言、特朗普推文,以及消息人士透露的信息,中美談判目前還有的待決議題,至少包括大宗商品(如乙醇)的關稅調降、執法機制,以及非關稅貿易壁壘等。

特朗普稱中方談判團隊或再來華府談判,中方可能需做更多的讓步,美方才會安排特習會,由兩位首腦做最後拍板及簽署協議。否則,如特朗普在數次場合的提醒:「現在說可能會達協議,並不意味著它一定會發生。」

具有商場談判經驗的特朗普深知,在簽署協議之前,任何談判都會有變數,相信這也是任何談判者的共同認知。

特朗普:能否達協議拭目以待

上周日(24日)下午,特朗普發推文說,談判有「實質進展」,他決定推遲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如果有更好的進展」,還計劃在佛州海湖莊園舉行特習會,「達成最終協議」。

當天晚上在全美州長晚宴上,特朗普說:「如果一切順利,將在下周或兩周內宣佈非常重大的消息。」

隔天,在啟程前往越南前,特朗普在白宮與全美州長共進早餐時表示,中方談判團隊可能會再來華府(談判),預期會有個「簽署協議、更棒的特習會」。

在空軍一號專機上,特朗普發了兩則與中美貿易談判有關的推文,說:「如果與中國達成交易,我們偉大的美國農夫將會得到更好的待遇,而且是前所未有的。」

「與中國的交易(或更多)推進到更高階段,兩國關係非常堅固,我因此同意推遲增加關稅,讓我們拭目以待?」特朗普在另一則推文寫道。

根據去年12月特習會達成的暫時停火90天共識,中美如果未能在3月1日午夜達成協議,美國將提高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由10%增加到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