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五輪貿易談判的現場照片流出,有上百名中共官員參加,人數是美方的兩倍。除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意外現身外,中共商務部部長鐘山以及副商務部長王受文也在場。外界傳言,中共對此次會談不敢敷衍。

上述三人都出席了12月1日中美首腦在阿根廷G20期間的工作晚宴。當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特朗普達成90天暫時停火協議,雙方同意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網絡盜竊、服務和農業等結構改革進行下一輪談判。

多位分析人士表示,因本輪工作組會議屬於雙方副部級對話,中方貿易談判最高代表劉鶴的象徵性出席表明,北京急切想要與華盛頓達成協議,或許暗示本輪工作組磋商會有進展,並為接下來的更高級別會談做鋪墊。

《華爾街日報》此前報道說,如果這次北京談判取得進展,劉鶴將率團在接下來的一周赴華盛頓進行下一步談判,或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及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進行會談。

如果雙方未能在明年3月1日前達成協議,美國將對中國商品加徵新關稅,包括將目前的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10%懲罰性關稅提高到25%。

香港《南華早報》報道說,從網上流出的第二張現場圖片,現場有上百名中國官員,中方代表團的人數是美方的兩倍。跟去年在北京和華盛頓舉行的前四輪貿易談判相比,2019年新一輪貿易談判有更多官員參與。

根據彭博社周一(1月7日)的報道,本輪談判分組進行,涉及非關稅措施、知識產權、農業和工業採購等領域。據悉,雙方本次會談內容是「落實兩國元首阿根廷會晤重要共識」。

之前大陸社交媒體有傳聞說,中方這次不敢重複過去的應付模式,已從各個相關部門抽派人士,並要求所有細節落實到實處。

「隨著中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尤其是受貿易戰影響,中方有更多的激勵措施;美國的一些要求也符合北京自身對經濟改革的需要,」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紅告訴《南華早報》。

「既然美國已經明確表示他們不想要空洞的承諾,那麼預計這次將會有更詳細的討論。」他說。

智囊中國和全球化中心研究員何偉文表示,中方早前已承諾過購買更多美國能源和農產品之後,現在它更願意在為達到美國要求、付出更多努力。

「美方肯定會提出強制技術轉讓和競爭中立等問題,」他說,「中方也會願意討論知識產權保護、強制技術轉讓以及補貼。」

何偉文表示,北京可能會嘗試在世界貿易組織框架內討論這些問題,而不是「301報告或美國國內法」。

美國代表團成員

美國代表團共有六名主要成員,由副貿易代表格里什率團。 

美國副貿易代表格里什

格里什(Jeffrey Gerrish)是律師出身,擁有二十年的國際貿易訴訟和政策經驗,自2018年3月開始擔任副貿易代表,負責亞洲、歐洲、中東及工業競爭政策等事務。他對中共的看法與萊特希澤一致,採取強硬立場。

USTR首席農業談判代表陶德

來自堪薩斯州農村家庭的陶德(Gregg Doud)曾參加2018年6月的第三輪中美貿易談判。自2018年3月開始擔任USTR的首席農業談判代表後,陶德曾多次就中共的不公貿易行為發表講話,稱北京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控制中國經濟」,批評中共長期以來沒有遵行世貿組織規範以及不履行向WTO提出農業支持通知的義務,同時指出中國農產品的「巨大庫存」壓低了全球農產品價格。

農業部(USDA)副部長麥金尼

麥金尼(Ted McKinney)曾參加2018年6月的第三輪中美貿易談判,上任後誓言要致力於走訪外國,建立信任,為美國農民打開海外市場,消除外國政府的貿易壁壘。

2018年5月,麥金尼曾率領一個農業代表團訪問中國華南地區,尋求建立新的貿易關係。

商務部副部長卡普蘭

卡普蘭(Gilbert Kaplan)曾是知識產權侵權案件的律師,預料在本次談判中將負責中美貿易戰核心問題——中共強制美國企業轉讓技術。

卡普蘭同時專精反傾銷及反補貼控訴案件,在2007年為美國企業首次指控中共補貼並贏得訴訟。因此,在應對中國傾銷及補貼的議題上,他是最適合的談判代表之一。

能源部助理部長溫伯格

溫伯格(Steven Winberg)倡議清潔煤技術,主張在美國和中國之間進行長期的能源合作,包括技術信息交流。

特朗普政府選擇溫伯格隨團參加這次談判,有可能是試圖說服中共取消去年9月對美國液化天然氣(LNG)實施的10%報復性關稅,落實中國進口美國的石化產品。

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

去年8月在華府的中美貿易談判,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是美方主談人,中方則是中共商務部次長王受文。該次談判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