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國官員定於1月7日和8日在北京進行為期兩天的貿易談判,這將是中美雙方的第五輪貿易談判,現在球在中方,焦點將集中在中方如何回應美方的關切。

自兩國首腦2018年12月1日在阿根廷的G20會議期間會晤後,雙方達成的90天的暫時停火期已過去三分之一。無論是經濟、還是道義上,美國都處於貿易戰的上風。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4日)在白宮玫瑰花園告訴媒體,在中國經濟疲弱的情況,使得美國在與北京的貿易談判中「處於非常有利的地位」。

「我告訴你們,中國現在經濟表現不佳,而我們做得很好。」特朗普說,「我想我們會與中國達成協議,我真的認為他們想要達成協議,我想他們也必須這樣做。」

美國代表團共有六名主要成員,包括率團的副貿易代表格里什(Jeffrey Gerrish),以及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首席農業談判代表陶德(Gregg Doud)、農業部(USDA)主管貿易和海外農業事務的次長麥金尼(Ted McKinney)、商務部主管國際貿易事務的次長卡普蘭(Gilbert Kaplan)、能源部助理部長溫伯格(Steven Winberg),以及財政部主管國際事務的次長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

根據美方代表團成員名單,預計中方代表團是中共農業部、商務部、財政部、中共央行以及能源局的副部長級別官員。

中國經濟放緩 美國在貿易戰中佔優

美亞關係政策學者加文(Ted Gover)在霍士網站撰文指出,特朗普政府在長期貿易戰中的優勢包括:美國強勁的經濟、共和黨和紅州選民的政治支持,而中共的劣勢是中國經濟減速以及中國經濟對國際貿易的嚴重依賴。

已有證據表明,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希望迅速解決貿易戰,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和美國經濟的影響不成正比,中國經濟比美國收到更猛烈的衝擊;若長期爭端下去,勢必對中國經濟構成更大的威脅,可能進一步減緩已經停滯不前的中國經濟、甚至威脅中國政治。

「因為共產黨寄望為中國人民提供穩定的經濟,來換取壟斷國家的執政權力。從政治角度來看,習近平希望避免違反這一社會契約。」加文說。「經濟停滯對習近平及其信譽都不利。」

加文認為,中共當局希望與美方達成協議,並且也願意在2019年就減少雙邊貿易逆差和關稅水平作出合理的讓步,從這一點上看,形勢對特朗普有利。

中共是真要改還是拖字訣 看法兩極 

華盛頓要求中共放棄其長達數十年的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盜竊和對其高科技戰略的國家支持政策,外界對這一棘手議題持兩種不同看法。

加文認為,無論從後勤還是政治角度,習近平在2019年同意或落實特朗普要求中共對其經濟體系作出重大變化都很困難。他說,可能在2019年的大部份時間都不會重視這一議題,但可能會在明年或更以後的一系列的峰會上進行討論。

也有對華鷹派學者表示,中共領導人是終身制,特朗普不會終身是總統;中共的部份戰略是拖字訣、希冀熬到特朗普離任,力圖在特朗普任期內做出最低限度的承諾,同時熬到2020年或2024年等待一個對中共更寬容的美國政府上台。

但若特朗普政府鐵了心要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而中共騎虎難下、可能引發雙方的全面貿易戰,甚至帶來嚴重的全球經濟衰退。

曾成功預測2008年金融危機的經濟學家希林(Gary Shilling)則持更樂觀態度。他在12月告訴美國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網站,特朗普與習近平可能能解決這個問題,因為中國也不願意認輸。

「中國(中共)將進口更多的美國商品,放鬆所需的技術轉讓,或減少這方面的盜竊;他們不會完全改變他們的觀點,但我認為在壓力下,他們可能會讓步,而我們最終會贏得貿易戰。」希林說。

焦點在習要如何回應美方關切

無論如何,2019年中美貿易戰的球已在北京的場地範圍,它必須回應華盛頓的關切。

一些分析人士預測,習近平可能會提出關稅改革建議,作為化解危機的方法,承諾北京和所有WTO成員國一起漸進推進零關稅,並在此過程中把自己打造成全球自由貿易的主要倡導者。

但是特朗普政府也一定會用可核實的、並有截止日期的高效方式監督中方的承諾執行情況。

希林(Gary Shilling)近日接受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採訪時表示,他相信美國將贏得這場貿易戰。因為在全球貿易戰的情況下,供應充足時、買方會佔上風,而美國就是買方。

此外,在跟中國達成協議之前,特朗普政府已經成功跟加拿大、墨西哥達成北美自貿區協議,這已經證實特朗普政府是可以信賴和講和的。

希林認為,特朗普對華貿易戰是在實踐他的美國優先政策,但從長遠看,中美貿易衝突是一個改變全球出口到美國以及美國要不要購買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全球化的美國企業需要尋找新的增長渠道。

希林同時也指出了中國經濟存在的問題,除了增長放緩,還有巨大的債務問題、以及遏制和處理影子銀行等金融借貸問題。他表示,中國經濟目前還不會走向明顯的崩潰。

從歷史中看貿易戰 只不過是再現

希林有從更長的歷史緯度談中美貿易戰。「如果你看看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其它地方幾乎都處在灰燼中,隨後很快進入冷戰,當時美國對其它國家基本上都是或明或暗地說,『讓日本和歐洲自由出口到美國』。」他說。

這樣的政策使得世界其它國家在戰後快速恢復活力,同時也有力緩解了美國派兵駐守各國的壓力與成本。

希林表示,隨著那個時代的結束,全球化又帶來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場景,不過結果是一樣的,中國通過出口商品到歐洲和北美,帶動中國經濟的增長。「所以現在的情況是,中國(中共)基本上就是在玩過去的遊戲。」他說。

但中共沒有遵守遊戲規則。希林指,中共做了一些相當見不得人的事情,美國讓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但中國(中共)基本上沒有兌現它當初的承諾,它沒有開發自己的技術,沒有開放讓外國投資,反而竊取國外技術,並要求想在中國營運的外國公司轉讓技術。

中共的行為給美國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問題。「每個國家都可以出口到美國,然後美國出現失業問題,普通美國人(非高管、普通生產員工)十年來沒有漲工資、購買力也沒有上來,他們的實際收入都沒有增長。」他說。

「不過如今整個情況已經改變,我認為這真的是特朗普當選後帶來的變化,如特朗普喜歡說的——稍等片刻,我們佔了上風,我們要繼續前進。」希林補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