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政界有一個說法:在星期二舉行的中期選舉結束後的第二天,即星期三的凌晨12:01,總統大選就正式開鑼。因為相比各種民調,選舉結果是對民意的最準確解讀。本次中期大選的結果,讓共和黨2020年總統初選變得毫無懸念,因為特朗普地位已經無法動搖,而民主黨則面臨分裂的兩難局面。

民主黨2020年總統候選人初選將是一個「擁擠」的競賽,除了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被視為一個可能的領跑者之外,有意在2020年挑戰大位的佛蒙特州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麻州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都在星期二輕鬆連任參議員。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10月份的統計,目前已經至少有16個潛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包括在德州參議員競選中表現不俗的歐洛克(Beto O'Rourke),以及傳媒大亨、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

失眾院或有利特朗普2020

儘管在星期二的選舉中,共和黨失去了眾院的主導權,但這應該被視為正常的政治「鐘擺」效應。有分析認為,總統在第一個任期的中期選舉中遭遇失利,隨後順利獲得連任的例子不勝枚舉,特別是二戰後,在第一任期的中期選舉中失去眾院的四位總統全部順利連任。

美媒《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分析,中期選舉贏得眾院給民主黨帶來不少挑戰。首先,他們可能會選擇左轉並可能試圖對特朗普展開彈劾,這將讓獨立選民不滿。但如果不左轉,則可能讓黨內的激進派失去耐心。

另外,民主黨控制眾院,也意味著特朗普和共和黨不再應該為任何未來可能發生的問題承擔「唯一責任」,這將是一個很好的政治掩護。

帶領共和黨越過終點

美國之音報道,民調顯示,民主黨人最關心的議題是醫療保健和經濟,而共和黨人則主要集中在移民問題上。不過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的專家胡達克(John Hudak)認為,特朗普是今年兩黨的中心議題。他說:「總統希望中期選舉是對他的公投,主要是因為他認為,他自己的知名度很高,能帶領共和黨人越過終點線。」

從星期二的中期選舉結果看,民主黨期望在參院突破或者減少損失的願望破滅,其中特朗普最後幾天的大力助選應該功不可沒,他聚焦移民議題的做法,看起來在「紅州」(支持共和黨的州份)起到激發共和黨選民的作用,但沒有讓非共和黨選民產生明顯的反彈。同樣,在眾院選舉中,一些事先被民主黨認為可以拿下的選區,最後在激烈的競爭中被共和黨保住,同樣會被視為特朗普發揮了正面作用。

特朗普在選前的競選集會中頻繁向支持者喊話,「某種程度而言,我在選票上。」他也表示,這場選舉是對自己政策的「公投」,目前看這次公投的結果絕非負面。

他早前也不忘批評左派傳媒,表示許多報道將這場選舉視為對他的信任公投,他不知道是否如此,但這就是傳媒操作的方式,如果共和黨選情不佳,傳媒會寫成世界末日。而如果共和黨選得好,傳媒也不會歸功於他。◇

Andy Barr 勝選肯塔基州眾議員 

他在受到高度關注的、最先結束投票的肯塔基州第六選區成功勝選連任國會議員,成為民主黨「藍色浪潮」不存在的先兆。

Ron DeSantis 勝選佛羅里達州州長 

他成功在關鍵的搖擺州佛州擊敗民主黨推出的左派候選人Andrew Gillum,成為當晚民主黨「左派」遭遇失敗的證據。

Joe Manchin 勝選西維珍尼亞州參議員 

儘管其它「紅州」的民主黨參議員紛紛被擊敗,作為唯一支持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卡瓦納的民主黨參議員,他成功在西維珍尼亞州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