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曦1917年8月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師範,與毛澤東結識,192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其第一批黨員之一,深受毛澤東的器重。

1932年,夏曦任湘鄂西蘇區中央局書記,兼任肅反委員會書記,從1932年4月到1934年7月中共發出停止「肅反」的指示,湘鄂西蘇區和紅3軍中總計進行了4次大規模的「肅反」。以抓改組派、託派、AB團、第三黨、取消派為名,殺害了大批紅軍將士,賀龍曾說,夏曦的「肅反殺人,到了發瘋的地步」。

1932年4月,夏曦開始以「肅反」為名實施第一次大清洗,在洪湖殺了幾個月,被捕殺的各級紅軍幹部和地方幹部達千餘人,其中師以上幹部27人。其中,僅在洪湖地區被屠殺的基層幹部和群眾就有一萬多人。只有幾個女人活著,是因為先殺男的,後殺女的。國軍來了,女的來不及殺才活下來。

當撤離洪湖蘇區時,夏曦下令政治保衛局將「肅反」中逮捕的所謂「犯人」一半槍決,一半裝入麻袋繫上大石頭拋入洪湖活活淹死。當時嚇得漁民不敢下湖捕魚,因為常撈上死屍,湖水甚至變了顏色。49年後,洪湖裏還經常挖出白骨。

1932年8月,夏曦又指揮開始第二次「肅反」,又殺掉一大批人,這一次被屠殺的普通戰士和一般群眾已無法統計,其中僅團營連幹部就有241人。

1933年3月,夏曦結合根據地內的「清黨」,又開始第三次「肅反」,這次殺掉洪湖紅軍的著名創始人段德昌,還有王炳南、柳直荀。1933年6月,夏曦第三次「肅反」尚未結束,又開始第四次「肅反」,結果,殺掉含宋盤銘等團以上幹部在內的3千多人。

夏曦在前後只有兩年多一點的時間,竟然共殺掉紅軍和根據地幹部,戰士和群眾達數萬人。夏曦自己身邊4個警衛員,被他親手殺了3個。紅三軍的連長和指導員提拔一批就被捕殺一批,一連殺了好幾批。沒有士兵願意提幹當班長排長,那是冤枉送命的最佳捷徑。

經過4次「肅反」後,曾經兩萬多人的紅3軍,人數下降到3,000餘人左右。僅相當於兩個團。這些數字都只統計了軍隊被殺者,不包括地方上的冤魂。湘鄂西根據地由原來的5萬多人馬減員為4,000人。

夏曦還在紅三軍和湘鄂西蘇維埃中進行「清黨」,清到最後,只剩下「三個半黨員」,三個黨員是關向應、賀龍和夏曦自己,半個黨員是盧冬生(因盧只是中央派的交通員,只能算半個黨員)(李銳的資料是只剩下「五個黨員」)。

1936年2月28日,在畢節渡河時夏曦失足落水;因殺人過多,身邊的紅軍對其恨之入骨,對其落水視若無睹、袖手旁觀,夏曦因而失救溺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