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共慶祝「十一」的焰火升起時,當中共軍人蹬著皮靴邁著正步走過天安門時,中國人千萬不要忘了當局打造的絢麗和威武背後,是由七十多年來無數中國人的鮮血和屈辱鋪就的,中共僅篡政期間就殺了多少人。

且不說中共自其成立之日起至1949年建政前的「紅色血腥」,僅其建政70年來,就完全可以用嗜血成性、濫殺無辜、殺人如麻一以貫之,實在是罄竹難書。

研究表明,中共不僅屠戮了眾多無辜的中國人,而且一半以上的中國人受過其迫害。迄今為止,約有6千萬到8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一方面,中共在國內、黨內通過發動的各種運動,殺人殺得興高采烈、花樣翻新;另一方面,還通過輸出革命的方式參與屠殺海外華人和它國民眾。

按比例殺人的「鎮反運動」

所謂「鎮反運動」就是「鎮壓反革命運動」。中共建政初期,為了消滅對中共政權構成威脅的土匪、特務,國民黨殘留份子、惡霸、反動會道門和黨團份子等,中共中央於1950年3月發出了《關於嚴厲鎮壓反革命份子活動的指示》。

1950年12月,劉少奇下達指示稱:「匪特份子,包括首要份子在內,既已向我自新投誠,不再進行反革命活動,即使過去負有血債,亦不應殺。」但是毛將這個批示改為:「如果血債重大,群眾要求處以死刑,並估計情況在處死之後比較不處死更為有利時,亦可以處以死刑。」毛還為一些地方下達了殺人指標。他說:「上海是一個600萬人口的大城市,按照上海已捕兩萬餘人,僅殺兩百餘人的情況,我認為1951年內至少應當殺掉罪大的匪首、慣匪、惡霸、特務及會門頭子3,000人左右。而在上半年至少應殺掉1,500人左右。」

在毛的建議下,中共中央開會討論殺人比例問題,「決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此數的一半,看情形再做決定」。當時的中國人口是5億5千萬,千分之一的一半就是27萬5千人。

「鎮反運動」按比例殺人,到底殺了多少人?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在1954年的一份報告中說:鎮反運動中,全國共逮捕了262萬人,其中殺了71.2萬人,佔全國人口的千分之1.31;判刑勞改129萬人;管制120萬人;教育釋放38萬人。北京大學教授、中共黨史研究專家楊奎鬆認為,「如果注意到1951年4月下旬毛澤東及時剎車並委婉批評一些地方太過強調多殺,以至有些地方明顯地出現了瞞報的情況,故實際上全國範圍實際的處決人數很可能要大大超過71.2萬這個數字。」

二百多萬地主死於土改運動

為了鞏固政權,中共在政治經濟等各個方面實行了「消滅」和改造政策,並稱之為「社會主義改造運動」。這場「改造運動」在農村就是進行土地改革,目的是消滅地主,奪取地主富農的財產,並建立中共對農民的控制。

1950年2月24日,中共政務院通過了「關於新解放區土地改革及徵收公糧的指示」。同年6月28日,中共通過了「土地改革法」開始了土地改革。毛還表示,不能和平地搞恩賜,要組織農民通過鬥爭奪回土地,要與地主階級進行面對面的鬥爭。

在中共高層的指令下,中共的幹部們分成若干工作小組深入到全國各地農村。他們來到農村後,鼓動無田的農民,特別是農村中的流氓農民鬥爭有田的農民。此外,還在農村劃分階級、成份,全國至少2千萬人被帶上「地、富、反、壞」的帽子,使他們成為在中國社會沒有公民權利的「賤民」。而且,每一地區有一些聲望的地主,都被定為「霸」,還分為惡霸、善霸、不霸。被定為「霸」的地主都要被處死。

那麼,究竟有多少地主被殺、被鎮壓呢?1990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美國歷史學家費正清編撰的《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中稱:中共掌權初期,鎮壓地主富農,100萬到200萬。

而根據旅美當代歷史學者辛灝年的研究,在中共中央「將土改中的打擊面規定在新解區農民總戶數的百分之八、農民總人口百分之十」的指示精神下,中國大陸農村至少有3千萬農民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即遭遇了形形色色的批判、鬥爭和非刑折磨,至少有200萬以上的地主遭遇了鎮壓並被剝奪了所有的財產,他們不僅失去了土地,而且許多是家破人亡。特別是當鎮壓反革命的運動「接踵而至」時,中共以村對地主大開殺戒而建立新秩序的願望遂迅速得以實現。比如土改後,甘肅省僅因幾個農民打了一個鄉幹部,就全部被判定為反革命份子,其中4人被處以死刑,3人被判重刑。

更可怕的是,在土改中殺地主幾乎就是按比例,按名額來完成任務,完全不問青紅皂白。據有關專家保守估計,當年的土改殺死了200萬「地主份子」。一位美國學者甚至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

韓戰近百萬中國人喪命

解密文件顯示,中共一直吹噓的「抗美援朝」實際上是一場支持北韓邪惡政權的侵略戰爭。1951年1月30日,聯合國大會第一委員會以44票贊成、7票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了譴責中國為侵略者的提案。當年5月18日,聯合國還通過了提案,要求成員國對中國實行禁運。

在美國的領導下,聯合國軍將打過「三八線」的中共軍隊打了回去。史太林死後,內外交困的中共同意簽署停戰協定。韓戰爆發50周年之際,時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在國會的授權下,發表了紀念文告,其中說道:「美軍和我們的盟邦苦戰數月,有攻有守,有得有失,但始終拒絕向敵人屈服。……最後於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簽署停戰協定。北韓退回三十八度線以北,大韓民國保住自由、民主。這是歷史上第一次由各國組成的世界性組織出兵對抗侵略,並獲得成功,當然這還得感謝將近兩百萬美國人的英勇。」

而在支持這場侵略戰爭中,究竟有多少中共軍人戰死、凍死、病死在北韓戰場,迄今仍不是十分清楚。2010年10月2日,新華社瞭望新聞周刊在《十八萬抗美援朝烈士尋蹤近七成犧牲時不到三十歲》中透露了中共「志願軍」的死亡人數(包括病死)先後更正的3個數字:開始說是15.66萬人,後來在多方質疑舉證下改稱是17.17萬人,後又被迫承認有18.3萬人。

另據近年曝光的一套《抗美援朝衛生工作經驗總結》中透露,入朝「志願軍」總減員達97萬8,122人。如果這一數字準確,那麼入朝的135萬「志願軍」只有37.2萬人返回。

而蘇聯官方解密文件顯示,中共「志願軍」陣亡人數為100萬。70年代中期,美國統計的數字是:「志願軍」陣亡90萬8,447人,失蹤4,471人。

為了支持侵略者,近百萬中共軍人喪命北韓,他們中一部份是國民黨投降中共的部隊,而毛澤東將這些「心腹之患」送到北韓戰場當炮灰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清洗軍隊,清洗受到國民黨影響的部隊。毛和中共何時將人命當回事?

工商業改造 多少資本家跳樓?

中共建政後,在農村進行土地改革消滅地主和鎮反的同時,在城市中也開始了打著「五反」名義的消滅城鄉民族資產階級的工商改造運動。1952年5月26日,中共提出了針對資本家的「五反運動」,即「反對行賄、反對偷稅漏稅,反對盜騙國家財產,反對偷工減料,反對盜竊經濟情報」。2月上旬,五反在各大城市展開,很快掀起了改造資產階級的高潮,其中以上海為第一目標,因為上海作為商業中心,有著眾多的資本家。

資本家或白天黑夜被叫去「交代問題」,或被帶到私設公堂審問,強迫「交代罪行」。在腥風血雨中,資本家、業主、商販被迫上交了他們的資產,其中也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輕生的,有吞毒藥自殺的,也有跳樓自盡的,如大名鼎鼎的冠生園老闆冼冠生。據說,當時上海馬路上無人敢走,因為擔心突然自空中飛下一人,將自己壓死。為甚麼不選擇其它的死法呢?原來如果去跳黃浦江,中共見不到屍體,就會說其去了香港,而繼續逼迫家屬,所以只能跳樓而死,讓中共看見屍體死了心。

靠著這種逼迫方法,在幾年內,中共在全國全面取消了資產階級和私有制,將商業收歸中共所有。可以說,「五反」實際上就是搶資本家的錢,甚至是謀財害命。

在「五反」運動中,上海到底有多少資本家成為「空降兵」恐怕至今仍是個謎。根據1996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4個部門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數據,在「三反五反」中,有超過32萬3,100人被逮捕,280餘人自殺或失蹤。在真實的數字無法披露之前,這個大概只能僅供參考吧。

肅反運動的後果

1955年至1957年中共發動的「肅清反革命運動」,肇始於「肅清胡風反革命集團」的鬥爭,其主要目的是肅清中共黨政機關、革命團體、民主黨派內部隱藏的反革命份子、台灣特務。

1955年7月1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開展鬥爭肅清暗藏的反革命份子的指示》,隨後肅清暗藏反革命集團的鬥爭在全國範圍內展開。根據毛劃定的好人和壞人比例,各單位在肅反運動中,就以「大約有百分之五左右的暗藏的反革命份子和壞份子」的規模進行「肅反」。

「肅反運動」結束後,公安部部長羅瑞卿在工作報告中稱:全國規模的內部「肅反」在一千八百多萬職員中開展,共查出10萬餘名反革命份子和其他壞份子,其中混入黨內的有五千多名,縣級以上領導幹部260名,混入共青團的三千多名。根據解密檔案:全國有一百四十多萬知識份子和幹部在這場運動中遭受打擊,其中逮捕21.4萬人,槍決2.2萬人,非正常死亡5.3萬人。

反右二百萬知識份子消失

因恐懼匈牙利知識份子的反抗在中國出現,1957年,中共開展了「整風反右運動」。「整風」是共產黨的整風,「反右」是給黨內、黨外人士確定「右派」身份,並進行打擊。毛採取了「引蛇出洞」的方法,誘使黨外人士給中共提意見。在天真的知識份子真誠地批評中共後,毛露出了魔鬼的真面目。

根據1958年5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宣佈的數字,「反右運動」中被定性為右派份子的317.8萬人;定性為右派集團22,071個;定性為反黨集團4,127個。文革後,中共中央根據1978年55號檔對右派進行「平反」,共摘掉右派帽子55萬2,973人;予以「改正」55萬2,877人;不予「改正」96人。錯劃率為99.998%。至1986年,全國約剩右派5,000餘名。消息人士稱,至90年代中期,全國只剩下不到1,000名「右派」。其中中央級「右派」只剩5人。

資料還顯示,1957年,全國317萬「右派」知識份子遭受迫害,到1978年,全國55萬人摘掉右派帽子。這意味著,在「反右運動」過程中,全國有262萬知識份子神秘消失。他們死在了哪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