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皇曆新年前夕的閩西長汀縣蘇區,中共召開紀念大會,紀念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領導人李蔔克內西和盧森堡。蘇維埃軍政部主任李任予操著濃重的廣東口音講了一通,聽得半懂不懂的士兵聽到了「社會民主黨」、「第二國際」之類的名詞。

李主任的報告結束了,台下的幾千官兵,按照慣例,鼓起了掌。出於激情,第100團團部的青年幹事吳拙哉,站起來,伸出右臂高聲領呼口號:「堅決擁護第二國際!」、「社會民主黨萬歲!」。

跟著吳拙哉呼喊口號的只有幾十個人,因為這是兩句平時不曾聽過的口號。對於大多官兵們來說,這事就像風吹雲散般過去了。

但一位團部保衛幹事,向團政委林梅汀反映此事卻未得到重視,直接找到了閩西蘇維埃政府肅反委員會主席林一株。

林一株聽完保衛幹事的講述後,立即臨時召集肅委緊急會議,與會者的心情特緊張。近幾個月,特委一直為閩西到底有沒有社會民主黨所困惑,感到這場肅反運動無從下手,而現在「社會民主黨」份子突然冒出來了,會議在幾近一邊倒的情形下作出了立即在第100團肅反的決定。

林一株說:「我們正要抓『社會民主黨』份子,現在他們自動跳出來了,還等甚麼呢,我們要……勇敢地撲滅這些反革命!」。

而後肅委主席宣佈了被定為社會民主黨重要份子的名單,共有34個,以及部份「社會民主黨」份子的罪行和職務。

「原100團政委林梅汀,系社會民主黨特委宣傳部長;

原100團長黃洪,系社會民主黨特委組織部長;

原100團參謀長江桂華,系社會民主黨特委常委;

原100團團部青年幹事吳拙哉,系撲民黨特委宣傳部宣傳科長……」

並立即將林梅汀、吳拙哉等17名「主犯」,執行槍決!

可悲的是,這些人直到死時,還不知道「社會民主黨」究竟是何方怪物,而他們恰恰被誣為「社會民主黨首領」!一陣槍聲響過,軀體長眠在行人罕至的荒嶺上。

處決林梅汀等17人的當晚,林一株還指揮特行隊進行了兩次重大行動。首先在紅12軍的3個團當中,抓捕了40多個「社會民主黨」成員,全是排以上連營幹部,職務最高者為102團政委盧肇西。接著,特行隊逮捕了永定縣委書記曾牧春、縣委組織部長謝憲球等15人。

1931年4月4日,中共中央,從上海發來了《中央給閩粵贛特委信——目前的形勢和任務》,根據特委肅清「社會民主黨」的報告,作出了具體的指示:「閩西的社會民主黨、江西的AB團及其他地方的改組派等,都是敵人積極地打入到黨內和紅軍中來從事破壞活動。從蔣介石到傅柏翠都有整個的聯繫和計畫的,必須予以最嚴厲的手段來鎮壓!」。

鄧發、林一株等人閱過此信,精神格外振奮。在這之前,他們對於處決林梅汀等 17名「社會民主黨」份子、出兵討伐傅柏翠,心裏有些不安。現在,得到中央的首肯,說明他們是幹得對的!林一株尤其激動,在其後的傳達中央指示的會議上,林一株喊出了「抓盡一切社會民主黨份子,殺盡一切社會民主黨頭於」的口號。

會議結束的當晚,林一株指揮抽調來的一個營,將與盧肇西一道被捕的紅12軍的 40多個排以上幹部,每人用長繩捆住一隻手,押至一處僻靜的山坡時,宣佈對這些人處以死刑。為要節省子彈,沒有開槍,一律用馬刀砍,用梭鏢刺,然後挖大坑集體掩埋。臨近午夜子時,林一株親自指揮一個排,一鼓作氣地處決了曾牧春、謝憲球等15 名「社會民主黨」份子。

根據中央4月4日的指示信,肅委會夜以繼日地在行動,不停地抓人殺人。各縣的肅委會也不甘落後,掀起了清肅「社會民主黨」的高潮。

之所以大量的黨員、幹部被打成「社會民主黨」份子,主要是根據口供來抓,抓來就審,嚴刑逼供,然後按口供再抓,越抓人越多。只要有人被認為肅反行動不力,或表現出思想上的猶豫,就會被戴上「社會民主黨份子」的帽子,抓起來予以刑訊。這使得幹部人人自危,被迫表現出積極投入鬥爭的姿態,以求自保。一時間,肅「社會民主黨」成了黨政軍機關、民眾團體一切工作的重心。

特委還作出決定:「對於已經歸捕的『社會民主黨』份子,應多方設法審訊,以破獲其整個組織,同時要很快地處決!」,「如有迫不及待要先處決的,可以先執行,再補報到本政府追認。」

搞笑的是,也許中共覺得再殺下去沒有人為它賣命了,7月中旬,中共閩粵贛特委的人事有所變更。中央於8月下旬發給閩西的指示信,使閩西蘇區情況突變。9月28日,正在睡覺的林一株突然被捕,同晚,被逮捕還有原肅委會副主席羅壽南、閩西蘇維埃政府文化部長張丹川、勞動監察部長熊炳華等8人。

9月29日上午,最新消息如同一聲驚雷,將人們震得目瞪口呆,閩西「蘇維埃政府」發出第97號通告,宜佈林一株為閩西「社會民主黨」的特委書記,張丹川、熊炳華等人均系特委成員。

在林一株被捕的第3天,被插上了「社會民主黨」萬惡份子的字牌,和羅壽春、張丹川等8人押到野外處決。

因為喊錯口號招來對根本就不存在的「社會民主黨」的濫抓濫殺的肅反狂潮中,就有超過6,350餘名中共黨政軍幹部死於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