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中緊張升級的過程中,許多人期待「救火隊長」王岐山會出面救火。但是他始終保持低調。一個很大的原因是:他看不懂特朗普。

《金融時報》報道說,面對如今劍拔弩張的美中局勢和特朗普堅決對抗中共的姿態,王岐山顯得十分困惑,以至於他試圖通過荷里活影片來了解美國社會現狀和民眾心態。今年春天,王岐山告訴海外來客,在看了影片《三塊廣告牌》之後,他部份理解了為何特朗普贏得眾多支持者。

在特朗普宣佈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前夕,王岐山會晤了兩個美國代表團,他們當中有前美國內閣官員魯賓(Robert Rubin)和著名華爾街金融家。這兩場會晤的主題都是——美中關係和化解自從1930年以來世界上最嚴重貿易戰的可能方式。

《金融時報》報道說,王岐山本周會晤華爾街精英暗示,他仍然難以把握美國總統。他匆匆忙忙安排跟華爾街老朋友的會晤尤其顯示出絕望,因為華爾街精英們已經被證明沒有能力阻止特朗普推進貿易戰。但是王岐山似乎不知道該向誰求助,只好轉向電影。

特朗普為何跟中共對抗到底?

特朗普為何要跟中共對抗到底?特朗普周四(9月20日)的一番話可能給出一些答案。

「是時候對中國(中共)採取立場了。」特朗普告訴霍士,「我們沒有選擇。已經太長時間。它們在傷害我們。」

特朗普政府官員說,對華關稅對於逼迫中共改變國家主導的、不利於私人公司的經濟體系是必要的。過去幾年,華盛頓一直努力勸說北京減少政府在關鍵行業角色、去除對外國公司特殊要求。

「我們有兩個系統,在中共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之後,它們本來應該匯合成兩個市場經濟體。但是結果我們得到的是一個更大的中國非市場經濟體。這個經濟體跟美國的結構不同,威脅美國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一名美國高級官員闡述總統的想法說。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也支持特朗普的關稅行動。「中國(中共)是我們真正的貿易敵人,它們盜竊知識產權,它們拒絕讓我們的公司公平競爭,威脅到數百萬未來美國的就業。」

在白宮去年末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當中,特朗普說:「幾十年來,美國(對華)政策根植於一個信念,即支持中國崛起,支持它融入戰後國際秩序將讓中國實現自由化。(然而)跟我們的希望相反,中共以其它國家的主權為代價擴張了它的實力。」

特朗普在1月份的國情咨文裏說:「在全世界,我們面臨著流氓政權、恐怖主義集團和像中、俄這樣的競爭對手,它們挑戰我們的利益、我們的經濟和我們的價值觀。」

中共鎮壓人民的行為也打碎了西方原來的幻想——一個更繁榮的中國將最終成為一個更加自由的中國。中共無情地使用國家權力加強監控,打壓公民社會、法律學者。

美國榮鼎集團合夥人羅森(Daniel Rosen)過去贊成跟中國接觸,現在說特朗普政府在對華政策上的轉變是「從美國利益出發的根本性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