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家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已下定決心,要贏得這場中美貿易戰。雖然他喜歡說話和發推文,但該出手時,就會迅速出手。

中美貿易談判於5月10日結束,雙方未達成協議、無果而終。就在幾小時前,特朗普政府將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關稅上調。

「關稅將使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加強大,而不是更弱,」總統特朗普周五一大早的推文說。 「與此同時,中國(中共)不應該在最後一分鐘想要與美國重新談判。」

而一周前,北京在接近達成貿易談判協議時,突然撕毀承諾、想要重談,最終導致特朗普貿易團隊做出建議總統加稅決定。

雙方互留外交斡旋空間

國家安全專家瑞貝卡‧格蘭特(Rebecca Grant)在霍士電視台網站撰文分析說,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周都留下了外交斡旋空間。

比如:美國加徵的關稅不會對已經過境的貨物產生影響,直到5月下旬才會影響到貨物。此外,中國不能立即為5,39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找到替代市場,這讓中方只能繼續呆在談判桌上。

「總統謹慎地推遲對餘下從中國進口的3,250億美元產品徵收關稅。這是他的風格,也是一個重要的亮點。」格蘭特指出。「特朗普不想要長期關稅。他想要達成協議,市場知道這一點。」

「當然,特朗普也喜歡說話和發推文。但是,到了該出手的時候,他會用美國的實力,包括軍事和經濟工具來證明,其有條不紊、甚至是謹慎的態度在過去已經得到證實。」

格蘭特提醒說,不要誤判特朗普的決心。「最重要的一個因素是特朗普早已決定——不輸掉這場貿易戰。」

從具體動作上看,特朗普在過去一年中逐步地、對中國小批量地推出關稅。在關鍵的貿易問題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關稅和非關稅壁壘以及協議執行,美方從未顯露退縮的跡象,更多次亮出底線——對不好的協議敢於走開。

中美貿易爭端 美國只想要的是公平和對等

格蘭特表示,對特朗普來說,這場貿易爭端早就開始了。「他早就認識到美國在2001年至2017年期間沒有採取足夠的措施讓中國(中共)遵守貿易規則,從而失去了第一場戰役。」

當中國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對中國商品沒有出口關稅,中美貿易逆差約為1,180億美元(通貨膨脹調整後)。到2017年,貨物貿易逆差變成4,190億美元。

在過去的20年裏,美國遭遇中國的出口井噴,但中共卻沒有給美國公司公平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

格蘭特表示,美國公司是在中國做了很多生意,但同時也受北京設置的各種障礙和銷售限制的困擾。同時,她也批評說,當時的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都對此視而不見。

2015年,中國超過加拿大成為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加拿大擁有3,700萬人口,每年購買2,98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而中國擁有13.8億人口,每年從美國購買的金額不到加拿大的一半——僅1,200億美元。

「這些數字表明,中國(中共)對美國的貿易行為是非常錯誤的。中方總說雙贏,而美國只想要的是公平和對等。」格蘭特寫道。

世界希望中共舉止端正

「世界希望中國(中共)舉止端正。他們(中國人)發明了煙花和火藥,還有700年前,馬可波羅帶回的意粉。」格蘭特表示。

她說:「然後經歷戰爭和共產主義的侵害。當美國在20世紀崛起時,中國陷入泥潭。」

直到到20世紀90年代,中國慢慢回到世界市場。伴隨著世界對中國敞開市場,中共卻在龐大的國內市場對外國企業設置各種障礙,結果導致巨大的對外貿易不平衡。其中,中美貿易逆差是最大的一部份,約中國對外貿易順差的一半。

「當日本和歐盟從20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增加對美出口時,他們遵守規則並允許美國企業以公平的條款在其國家經營。他們是盟友,而不是小偷。」她寫道。

「正如特朗普曾經說過,有時通過輸掉一場戰役,你會找到贏得整場戰爭的新方法。你通常需要的是足夠的時間和一點運氣。」

格蘭特表示,實際上,特朗普跟你我一樣不喜歡關稅,他「希望中美貿易增長,但必須等到中國(中共)改掉20年來的不良行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