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北京的一個會議上,美國在華企業高管向華盛頓官員表達對向中共發動關稅戰的擔憂。但是在過去一年,許多在華公司逐漸意識到,特朗普發動的關稅戰可能是很有用的。

《金融時報》報道說,自從特朗普今年開始揮舞關稅利劍以來,美中貿易談判代表終於開始談論多年來被忽略的重要問題,比如北京的工業政策和強制性合資、強制性技術轉讓。

在長達十多年的時間裏,布殊和奧巴馬政府官員嘗試一個不同的策略,跟中共官員舉行了13屆「戰略經濟對話」。第一屆對話發生在2006年,分別由前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和前中共副總理王岐山帶隊。

然而與此同時,跨國公司們對它們在中國面臨的種種障礙日益沮喪,這些障礙包括從市場准入限制到不透明的監管環境。

就像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主席艾倫(Craig Allen)指出的那樣:「其中一些問題年復一年的重複。其中一些問題已經持續30年。」

一位美國企業高管認為,貿易代表萊蒂澤在特朗普政府影響力上升、而某些溫和派比如財政部長梅努欽影響力下降,是一個令人歡迎的局勢進展。

「我更喜歡萊蒂澤比梅努欽擁有更大權力。」這位高管說。「梅努欽是鮑爾森陣營的。謝天謝地,鮑爾森-王岐山稱兄道弟的日子終於結束了。」

美國在華企業反水 歡迎特朗普對中共強硬策略

路透社報道說,「互惠」已經成為美國在華企業高管的口頭禪。一些行業領袖說,他們歡迎特朗普政府一個更強硬的策略,以打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市場。

特朗普總統挑選的商務部長和貿易代表——羅斯和萊蒂澤,都支持對中國採取互惠原則:北京向美國企業提供的市場准入和利益應該跟華盛頓向中國企業提供的同等。

中國美國商會政策委員會主席羅斯(Lester Ross)告訴路透社:「我們的成員已經一定程度地向那個方向轉變,支持對華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安可顧問公司大中國區主席麥健陸(James McGregor)告訴路透社,互惠的想法在漸漸贏得支持,尤其是它可以打擊中共的「技術民族主義」。

傳奇基金經理人墨比爾斯(Mark Mobius)告訴CNBC,他完全支持特朗普總統,「過去的二、三十年,美國被佔便宜太久了,我們應該面對這個事實。」

「現在到了將事實說出來的時刻,我們要告訴中方,兩國之間必須有某種程度的互惠,存在這樣的貿易赤字是相當瘋狂的。」他說。

位於佛羅里達州的Dais Analytic首席執行官唐德雷帝(Tim Tangredi)告訴美聯社,他支持特朗普的行動,並稱美國對中共的關稅威脅,猶如2003年美國在伊拉克發動的「令人震驚且敬畏」的軍事行動。

四年前,Dais Analytic和一家中國公司合作,發展納米技術生產清潔水,卻被這家中國公司盜竊商業秘密。

唐德雷帝希望特朗普的行動能使中共重新思考其掠奪行為,並說:「我們必須採取行動,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