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健康貓」平台爆雷後,大陸444所高校師生數萬人的上百億元投入血本無歸。

廣州市公安局8月27日發佈通報,稱體育O2O(指線上營銷線上購買帶動線下經營和線下消費)平台健康貓所屬公司——廣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該公司法人代表楊驊力等9名犯罪嫌疑人被抓。

楊驊力曾歷任廣州市東方賓館等多家大中型企業高級管理人員,中國民主同盟會會員,中共六安市政協委員。2015年楊驊力創立大象健康科技,第一款產品即是健身貓App。

受害者王先生(江西某大學二年級在校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8月26日大批受害者圍堵公司,廣州警方迫於壓力才突然於8月27日凌晨宣佈立案,同時抓走公司高層等9人。

據了解,8月26日,上千名受害師生聚集在公司門口,要求警方立案,廣州警方調動400餘名警力進行鎮壓,現場雙方發生肢體衝突,十餘名維權者雙手被捆綁抓走,他們寫了保證書之後才獲釋。

王先生透露,平台是在5月份開始停止返款,公司方給出的理由是銀行的接口調試、公司系統升級等,在此期間,公司還積極鼓勵他們保持業績、數據,誘導他們不斷往平台裏加錢。

王先生自今年3月份經老師介紹加入平台,最初僅投入了1萬元,5月份為了保持業績,以及平台裏面的金融信用卡功能,遂利用信用卡借貸,以及父母的錢等投入了30餘萬元。

「把我們所有的錢、信用卡等能借到的各種錢全部吸乾之後,公司在7月23日封盤。之後他反咬我們一口,說我們惡意刷單套取公司補貼,說我們詐騙公司。」王先生氣憤地說。

「健康貓」APP本是由大象健康科技開發的一款體育健身類應用,理論上,用戶可以在平台上預約私教課程,然後進行線下教學。為了吸引人註冊,健康貓給開課的私教極高的補貼,一度高達課時費的15%,回款周期則為3天到10天不等。

這意味著比如說你一節課收1000元,那麼3天後,除了拿到1000元的課時費,還拿到平台補貼的15%,也就是150元。

「健康貓」又同時發展出不一般的「理財」功能:私教們在平台上開課,可以通過小號購買自己的課時,甚至用自己的銀行卡給自己打課時費,投得越多,獲得的課時補貼也就越多。

在平台的高額補貼獎勵之下,越來越多體育人士加入進來,其中包括了許多體育類高校的在校大學生,整個平台所謂私教用戶達25萬人。為了獲取更高的回報,許多人開始將自己的大筆積蓄,甚至從各種渠道借款、貸款投入到「健康貓」裏。

受害者們表示,實際上並沒有人去購買課程,沒有實際的教學活動,95%都是自己發佈課程,自己利用各種小號進行虛假購買,一味地進行刷單,通過補貼獲得回報。

王先生表示,他最開始加入平台,公司的CEO楊驊力親自教他們刷單,聲稱為了在美國上市需要數據,虧損不重要,公司的二把手後來也是一直親自參與刷單。

「一開始就是自己買自己的課程,公司教我們這麼做,然後十天一個周期給我們返回本金,再過十天補貼轉到我們銀行卡。不是說我們白白拿這個補貼,我們需要完成業績。」

「每個月要完成100積分,還有兩節私教課。100積分就是我邀請一個私教進來,或者是去商城購物,兩節私教課就是發佈兩個課程,自己把私教課買了就完成了。」王先生說。

健康貓在體育界人士裏可謂家喻戶曉,楊驊力經常到各大名校演講,華東師範大學、上海體育學院、成都體育學院、北京體育大學等各大院校全部淪為重災區,參與者不乏名教授、國家冠軍、奧運冠軍等。

王先生透露,他的老師已虧損上百萬元。

剛剛從山西某大學畢業,現在在北京上班的劉先生則說:「公司號稱在線註冊私教25萬人,但是實際人數有五萬人,受害金額達到幾百億。就比如說我們那個學校只有我們五六個人在做,金額已達到1000萬元,(投入)上千萬的有幾十人,上百萬的有幾百人。幾十萬是最多的,應該有幾萬人。總的被騙金額應該有數百億元。」

劉先生從2015年接觸健康貓,當時3天返還本金,回報率達到15%,讓他感覺非常不安,中途停止投資。今年畢業,面對著找工作的壓力,他再度投入到其中,本打算是當作一項事業想認真地大幹一番。結果通過信用卡、APP借貸等籌集的40餘萬元全部血本無歸。

他表示,受害者包括許多在校生,身負百萬巨額債務,無力償還,身陷絕境,由於校方打壓,也無法進行現場維權,還有很多人賣房賣車,一夜變貧。

據悉,事發至今,由於廣州警方未發佈全國協查,受害者到各級政府去上訪,包括北京體育總局、信訪局等部門,但一直被踢皮球,聲稱只有案件歸屬地才能解決,廣州警方卻不作為,案件毫無進展,讓受害者們感到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