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爆雷引發的「多米諾骨牌」效應還在持續。近日有業內人士披露,P2P的興起與爆雷,背後的推手是中共政府,其目的除了利用P2P轉嫁金融危機外,還要消滅中國的中產階級。

據網貸之家的數據,截至2018年8月底,P2P網貸行業累計平台數量達到6,406家(含停業及問題平台),累計停業及問題平台達到4,811家,佔比74%。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增加,據媒體報道,目前涉案金額最高可達萬億(人民幣,下同),受害者有上千萬人。

P2P網絡信貸起源於英國,隨後發展到美國、德國等國家,但是唯獨在中國大陸「蓬勃」發展。大陸資深金融界人士劉燕林(化名)告訴記者,他對P2P的運作非常熟悉,之所以,P2P其它國家沒有發展,是因為它存在金融缺陷。

他介紹說,正規的持牌機構,會將逾期還款的企業記錄到國家信用檔案中,利用國家的信用力量來控制它,讓它必須還款,否則就破產。

P2P是民間的平台,它不可能像正規金融機構一樣獲得企業的敏感數據,比如企業的信用狀況、財物狀況、還款能力等。有些企業可能正因為信用不好,得不到正規金融機構的貸款,只能到P2P去尋求貸款支持。對於這些高風險客戶,再缺少事前、事中、事後的風險控制,風險就會被無限地放大。因此在正常國家P2P就不會做大。

轉嫁危機的步驟

根據劉燕林自己的統計,從2007年起步到2012年,5年間中國的P2P平台只有160餘家。從2013年開始,P2P平台數量暴增,直到2018年,全國P2P平台數量激增至一萬餘家。納入統計範圍內的就有6,000多家。這是政府有意扶植的結果。

「我有一個好朋友,他2007年為了50萬人民幣的融資,親自到我公司三趟,希望我投他錢,我後來沒有投他,因為我是做傳統金融行業的,我知道這個行業它不合邏輯。」

他說:「直到2013年,他突然做得很好。當地的金融辦、創新組織、創新基金等一直邀請他們講課,並且給了他們很多方面的優惠,包括註冊等等。所以一下子就做起來了。」

他表示,2013年,大陸金融危機一觸即發,銀行出現大量呆帳、壞帳。中共這時需要一個「接盤俠」,轉嫁風險。他介紹政府扶植P2P的方法:

1. 銀行以去槓桿為名,收緊縮減對中小企業和個人的貸款;

2. 被縮減或者停止貸款的客戶被引導到P2P平台上來借款,包括不良資產包也甩賣給P2P平台;

3. 利用喉舌、半官方機構鼓吹金融創新,為P2P平台的設立提供一切便利條件;

4. 大量中產階級和城市退休老人被政策和廣告吸引,被P2P高額利息所誘惑,紛紛投資購買所謂的理財產品,實是銀行甩出的次級甚至垃圾資產;

5. 作為P2P資金流轉通道中最重要的一環——銀行資金存管的監管職能形同虛設,甚至特意為P2P平台開設二級虛擬帳戶,便於P2P搭建資金池來施行借新還舊的龐氏騙局。銀行此舉是為了配合P2P平台快速的大量甩賣自身的不良垃圾資產;

6. 經過一輪接一輪的洗白,原先作為呆帳核銷的,或者打包出售的垃圾資產,順利地以優質資產的面目,被毫無風險識別能力的投資者全額購買。其中,還有趁火打劫,售賣虛假項目,直接進行集資詐騙的;

7. 銀行不良資產出清,風險轉嫁到民間老百姓手中。風險緩釋任務基本完成後,從2016年8月開始,國家開始準備收緊互聯網金融政策,逐步刺破泡沫,互聯網金融全面整頓開始。

為何此時中共要刺破這個「泡沫」?劉燕林說,中共發現這個轉嫁危機的工具——P2P本身也有風險,「拆東牆補西牆已經沒有可拆了,這個時候只能爆盤,在爆盤之前,為了甩雷,它會主動加劇這樣的事情發生。」

6月14日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第10屆陸家嘴論壇上發言說,高收益意味著高風險,「收益率超過6%要打問號,超過8%就很危險,超過10%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隨後全國P2P應聲倒下。

劉燕林說,中共這時會找替罪羊,「說是金融機構幹的事,或者說是地方組織幹的,跟當局沒有關係,當局是主持正義的,正在懲處這些不法之徒。但實際上,所有人都是受害人,老百姓是受害人,機構也是受害人,只有一個不是受害人,就是幕後黑手他不是受害人。這是一個很大的陰謀。」

消滅中產階級

劉燕林認為,除了轉嫁金融危機之外,中共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消滅中產階級。因為中產階級是有獨立思想和獨立經濟能力的人群,這個人群對獨裁者是一個非常致命的威脅。

「中共的獨裁是依靠愚民政策,老百姓如果是比較愚蠢的,沒有能力的,只能像奴隸一樣依靠它,肯定是比較好統治,可以維護它政權統治的穩定性。」

他表示,不只是P2P,接下來私招股權、股市、房地產,中共會用各種方式,一茬又一茬地讓他們回到赤貧。「到了赤貧的行列你就很溫順了,我每天賞你一口飯吃,每周賞你一頓肉吃,你如果得罪我,我就把你的口糧剋扣掉。」

他說:「第一次土改消滅了所謂的有產階級,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消滅了知識份子,第三次金融風暴,消滅了中產階級,這都是有計劃,一步一步來的。」

國人是待宰的羔羊

接下來私募基金馬上就會出問題,劉燕林舉例說,上海阜興集團或許是國內至今規模最大的私募基金跑路事件,涉資三百多億、近萬名中產以上的客戶群。

「私募基金的管理也是相當鬆的。舉例來講,只要這個私募基金在中國基金業協會備案之後,就可以任意地發行產品。發行的產品是經過國家備案的,然後就可以不受規模限制地去向所有的投資者募集資金。」

他說:「中國大部份的投資者是缺乏風險識別能力的,他們認為國家認可的,在國家備案的產品,就是安全的產品,他們就會投資,投資完後就是血本無歸,因為投資的方向他們根本就不清楚。」

他解釋說,金融行業講穿透式監管,比如說,如果要投資100萬,那麼就要知道所投資產的風險在哪裏、最終收益是多少?

「但在中國,目前這些東西都是不知道的,只是一個『信任』就把錢投給他。他把錢挪用,或者投到自己的產業裏面去,普通投資者是完全不知道的。他們可以用龐氏騙局延續下去。」

劉燕林說:「通貨膨脹是中共搜刮民脂民膏最有效的方式,老百姓把現金放在銀行裏面會貶值,投資去理財平台可能會被騙。權貴早就把資產放出海外。」「老百姓是待宰的羔羊,他們沒有出路。中共讓你有口飯,老百姓就以為是中共給他飯吃,其實他們不知道,他們本該過上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