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一(8月6日),王先生在北京的家中被警察拘捕,說他幫助組織了P2P金融難民8月6日到北京銀保監會前的集會。

當夜,所有趕到北京進行「維權」的P2P借貸平台上虧損的人們,包括一些從山東和山西遠道而來的上訪者,都遭到了警方的突襲。外媒報道,現在中共在全國範圍內堵截P2P訪民。

中共全國性攔截P2P金融訪民

路透社8月12日引用一位P2P受害人的話說,許多想進京抗議的P2P投資者被當地官員攔截,他們還被迫提供指紋和血液樣本。一些上海的P2P投資者表示,甚至在抗議活動之前,有些人就被從去北京的火車上攔截下來。

即使在8月6日P2P金融難民在北京銀保監會示威活動被有效扼殺後,數百名安保人員在銀保監會辦公室附近巡邏,突顯了中共當局對任何形式的社會不穩定的敏感性。

兩位P2P投資者表示,進行抗議活動的人被抓上公共汽車,送進北京郊區的久敬莊訪民接待中心,等待遣返。

「一旦警察檢查了你的身份證並看到了你的上訪材料,他們就知道你來尋求保護權利的,就直接就把你送上了公共汽車。」王先生說,「沒有渠道可以解決任何問題。他們所關心的只是如何鎮壓(上訪)。」

P2P後中共官商勾結的鬼影幢幢

P2P是從散戶投資者那裏籌集資金並將資金貸給小公司和個人借款人,承諾高回報的平台,2011年在中國蓬勃發展,幾乎不受監管。在2015年達到頂峰時,大約有3,500家這樣的企業。

根據深圳前程互聯網金融研究所p2p001.com的數據,中國P2P產業的規模遠遠大於世界其它地區的總和,貸款額為1.49萬億元人民幣(2,179.6億美元)。

《自由亞洲》報道說,不少出問題的P2P平台幕後都有官方背景,因此不少人稱,這是一場官商合謀的全國性大騙局,目的只是要騙取基層民眾的積蓄。

經濟學者何清漣刊文說,今年到期的22萬億債務出現違約潮,中共壓力很大。2018年中共的拆彈重點本來定在地方債務,但中美貿易打亂了部署之後,中共便盯上了披著上市系、國資系等外衣的造富神話──P2P平台。

有知情人士在網上發帖揭底互聯網金融的真相說,「國有銀行的天量壞帳,已經超出了普通人想像,已經嚴重威脅到了金融穩定,成為一顆懸在執政黨頭上的定時炸彈!為了排雷,黨想出了一條毒計,那就是以盤活民間資本的名義搞的互聯網金融!」

帖子還說,國有銀行把爛帳打包後賣給資管公司,然後國家默許P2P平台,對這些不良資產進行包裝後融資,當然還夾雜著黑心老闆的自融,然後賣給不知情的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