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P2P網貸平台接連出事,投資者維權處處遭打壓,有苦無處訴,紛紛找《大紀元》訴心中之苦。本報記者採訪他們時,許多受害者最後泣不成聲。對於普通最底層的民眾,無論多與少,損失的錢都是辛苦的血汗錢,血本無歸對他們的人生是一次重大打擊。

中國P2P網貸平台今年爆發大規模違約潮,自6月初至今越演越烈。據估計,P2P崩塌造成的中國金融難民或達千萬人,這些民眾如今血本無歸,投訴求助無門。

殘手補衣苦攢4萬一下沒了

今年39歲的彭女士家境貧寒,家中兄弟姐妹5人,她排行老二,16歲時(1996年)為了貼補家用,從湖南衡東縣老家遠赴廣東深圳一家音響設備配件廠當起了童工。

但16歲這年,工作時右手被機器壓斷,五手指被截肢,成為終身殘疾。因屬工傷,她最終獲得廠方的3萬餘元賠償。她的第一筆存款4年後成為患喉癌父親的治療費。

「那個時候我還是一個小女孩,我都不想活了,我就安慰自己,別人比我更慘的都有,我也要堅強地活下去,下定決心去學裁剪,那時父母根本不支持我,沒有一個人認可的,因為我的手指都沒有了,不可能拿針線,我為了生活,自己能養活自己,憑著這樣的信念,一直堅強地活下來。」彭女士說。

她憑著自己的努力、刻苦終於學會了裁剪,這期間的酸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後來進入番禺一家服裝工廠打工,獲得老闆的賞識。

2012年,她結束打工生涯,到廣州的路邊或商場裏擺攤給人縫補、修剪衣服,讓自己的生活更自由、充實些。

2016年12月,她的顧客向她推薦「人人愛家」平台,她開始將每月的收入像到銀行存款一樣投入其中,至今一共投入4萬7,000元。

「現在的錢都是我一分一毫慢慢攢下來的,我自己都沒買想要的衣服,我所穿的衣服都是別人送的。我的錢都是攢著給小孩讀書,希望不要像我一樣,那麼苦。」她流著淚說。

她30歲結婚,丈夫也在廣州打零工,收入有限,一兒一女目前託管在湖南老家,每學期費用1萬元,家裏還有重病住院的殘疾公公。

對她來說,唯一幸運的是老公並未因此事責怪他,「我老公知道這事,但是他沒有責怪我,他跟我說過不要把錢放在那裏,我就說那個錢放在那個裏面像存錢一樣,賺一點點零花錢給小孩買零食吃。我只是這樣子想的。」

她現在因身無分文,也無法進京維權,一再向記者表示,希望把自己的經歷報道出來,希望別人不要像她這樣無知地被騙。

滬女瞞家人將錢全投P2P

「我實在是生活不下去了,40多歲,頭髮全白了。因這件事,茶飯不思,躺在床上幾天,就是這苦果,我恨不得從樓上跳下來,一了百了算了。」投資了五、六家P2P平台的劉女士,在經歷所有平台崩盤後絕望地向記者哭訴。

劉女士的老公於去年2月16日突然腦中風住院,目前半癱瘓在床上,家中還有一位80多歲的婆婆,她辭去原來的工作一直在家裏照顧丈夫與婆婆。

今年1月,她通過老公的朋友介紹開始投資P2P,分別投入了五、六家平台,最多的是「人人愛家」,總計金額達40餘萬元。

但她所投入的錢一是丈夫因病單位給的賠償款10萬元,另外30萬元是身在國外的姐姐為患前列腺癌的父親準備的治療費及將來的喪葬費,她瞞著家人將這些錢全部投入,導致她至今無法告訴家人,因為家人老的老、病的病,根本無法承擔如此打擊,苦水只有往自己肚裏咽。

「我為甚麼用手機投的呢,因為在銀行查不到,是我自己存僥倖心理。覺得這錢不要緊的,沒人會知道的,結果我現在自食其果。」她說。

為了生活,她開始透支信用卡彌補家用,現在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她最後說:「我知道肯定是瞞不住,過一天算一天,我自己騙自己,希望錢一點點地能還給我們,讓我生活能應付下去,我就感謝上天了。」

江西殘疾男一生積蓄付東流

家住江西高安市灰埠鎮的李先生,自幼患有小兒麻痺症,妻子是眼部殘疾者,兩人與李先生的姐姐在北京開餐飲數年,去年因北京清理外來人口被迫回老家。

去年8月,他閒來無事用手機看西瓜影片,看到P2P平台廣告,開始試著投資,至今累計投資32萬餘元,其中包括母親、丈母娘的養老錢及姐姐的錢,共計17萬餘元,剩餘的則全部是自己的積蓄。

他與上海的劉女士一樣,無法將崩盤的事告訴家人。

「我本來等著要用那錢,打算10月全部退出來的,結果全沒了。兩個孩子還要上學,我老娘還有高血壓,還在住院,養老錢都搭進去了。」他說。

事情發生後,讓他變成維權上訪人,杭州、北京不停地上訪,「我們個人覺得這完全是政府的責任,所以我們一次次地去北京,管它有沒有用,不去躲在家裏更沒用,我們還是堅持維權。」

P2P受害山東癌患無錢治病

山東荷澤市高先生是鄉鎮政府小公務員,自去年3月開始投資多家P2P平台,最初都是小額投入,10月將家裏一套房子出售54萬元(本打算給孩子買房交首付),但隨之他被檢查出患有鼻咽惡性淋巴瘤,因此賣房款一部份用於治病,一部份被用來投資。

「房子賣了54萬元,拿了一部份治病,然後分散著投的,看病的時候也提出來用,能靈活地運用。」他共計投資40餘萬元。
不料,7月6日,平台老闆跑路消息讓他陷入困境。

他自去年10月開始,一直在山東中醫院與腫瘤醫院進行治療,西醫、中醫、化療等各種方法併用,以維持病情不惡化。

「治療方案裏有化療藥物,不在醫保目錄裏,自費一支就是3,750元,現在我個人已經花了十多萬元,還在治療和定期複查中,一段時間還去北京抓中藥。」他說。

但是平台崩盤後,他不得不為自己的醫療費考慮,修改治療方案,儘量減少費用支出。

他最後說:「生活還要走下去,沒這部份錢就生活比較困難,我治病就難一些,治病一個月少不了幾千塊錢,五年之內我不想放棄治療,畢竟我還年輕,50歲左右。」

江西徐州沛縣王先生,今年43歲,2002年到廣東惠州市打工,在一保溫材料廠工作,從工人做起,憑著能力一直做到廠長,也算小有成就。

廣東男百萬積蓄血本無歸

2014年開始,他投資「永利寶」與「火理財」平台,自己積蓄140餘萬元,以及妹妹30萬元、小舅子45萬元全部投入其中,現在是血本無歸。

「小孩上學錢,買房子錢,給父母養老的錢全在裏面。也知道投這個有風險,但是沒想到老闆一下子就跑了。」他氣憤地說。

他認為,P2P平台的運行肯定是有國家在後面支持與操作,因此所有投資者才會放心大膽信任它,並且將錢大量投入。

「希望國家來給我們一個說法,把我們的資金追討回來,我們真的很苦,天天在流淚,不知怎麼辦,先給我們回個百分之二、三十,讓我們先生活,小孩在讀書,學費甚麼都沒有了。」

他們的遭遇只是成百上千萬受害者中的冰山一角,但是受害者們表示,他們將自己的經歷曝光出來,是為了讓政府看到百姓的疾苦,並給大家一個警示,不要再步其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