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夫妻紮染技藝師張智晞(Josh) 和蕭芷澄(Siu)。(黃靜修/大紀元)
年輕夫妻紮染技藝師張智晞(Josh) 和蕭芷澄(Siu)。(黃靜修/大紀元)

紮染,古稱紮纈、絞纈和染纈,是一門承載了幾千年歷史的傳統染布工藝。不同的染料調配和溫度、浸染程度、紮綁的緊鬆度、以及創作人的姿勢動作都是決定作品呈現的關鍵變數,是一門隨意而自由的手工染色藝術。

年輕夫妻搭檔紮染技藝師張智晞(Josh) 和蕭芷澄(Siu),於四年前創立染藝工房「巨人染」,踏上紮染的藝術路。在生活和染料的涓涓細流下,他們從紮染中尋獲獨一無二的滿足感,體悟到染料流動結合的奧妙。

新西蘭邂逅 發掘傳統工藝無限變化 

香港出生的Siu和來自台灣的Josh,跨越半個地球,在一次新西蘭旅行中邂逅對方,結下良緣。浪漫的旅途結束後,二人開始謀劃未來的生活。在嘗試過開豆腐小吃店及其它不同的發展方向後,二人在四年前以情侶檔成立「巨人染」工作室,全職投入染藝事業。 

染纈工藝自先秦便有詩歌記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是一門歷史悠久的傳統工藝,偶被貼上「老土」、「過時」等標籤,但在Siu的眼中:「紮染是非常具有生命力、變化的工藝,就算是流傳了幾千年,仍有很多地方可以變化。」Siu和Josh認為可以通過紮染作品進行創作、分享與訴說。「我們覺得紮染是很活生生而非老舊的東西。」

流動的作品 不動的匠人精神 

紮染是一門精細講究的藝術,需要創作者掌握紮、縫、縛、綴、夾等各種變化技法。處理布料的手法,染料、布料或步驟上的毫釐之差都會造成成品呈現上的不同。

筆者趁採訪之便,向二人請教箇中奧秘。Josh也耐心地介紹整個紮染流程,指約有13道工序,三大處理過程。「首先為染材處理:潔淨布料,進行脫漿、退漿、曬乾;然後是染中處理,包括染色、定色,沖洗及定色等工序;最後是染後處理,將布料細心曬乾及燙平,再視乎創作主題,進行整個後續修正。」

Siu回憶在作品的創作過程中每每總有意外之喜,發掘到出乎意料的圖案。「紮染是關於水流、布料、顏色三者流動的一個結合。流動性是我們無法控制的,所以每一個作品未必可即時呈現我們想呈現的東西,有時候會做很多次。」聽罷二人的一番分享,不禁感慨精美奪目的成品背後,所蘊藏的堅持不懈、一絲不苟的匠人精神。

除了是創作 還是一種修行

Josh和Siu從事染藝以來出過不少佳作,究竟哪一件才是二人的「心頭好」?Josh坦言最喜歡的一幅作品是首次個展《逆光》中的作品——《Fall Into The Colour Zone》,只因他嘗試了整整13次,方才成功染出作品,所以格外難忘。 

Siu的最愛則是首展裏的曼陀羅花作品,「那是我第一次染成人形大的花型放射狀作品。」除了象徵著自己的突破,作品使Siu印象如此深刻也是因其出乎意料的變化。「不完全是我想象中的那樣,可能是我設計中的,但它有水流流動變化,所以是我預期之中和意料之外的東西。」

「紮染除了是創作,還是一種修行。」Siu感言創作當日的狀態對成品有直接影響,若當天疲倦或狀態不佳時,做出來的作品會較遜色。她又指紮染的創作過程十分漫長,會遇到形形色色,意想不到的困難,因此他們在創作之中要學會靜心、沉住氣。她又舉例Josh在創作《Fall Into The Colour Zone》時,經歷了12次的失敗,歷時半年以上。「如果我們沉不住氣,太急躁,其實是無法做到第13次,在第六、七次時可能就會放棄,其實這也是一個學習和修行的過程。」

Josh專心為參加工作坊朋友浸染布料。(黃靜修/大紀元)
Josh專心為參加工作坊朋友浸染布料。(黃靜修/大紀元)

融會各地技巧 創「巨人染」風格

Josh和Siu二人曾經到日本、中國雲南、台灣等地學習紮染技法和文化。在中國雲南見識傳統細緻的圖案、接觸縫的技巧;於日本紮染中體會日本人追求極致完美的特性,攪染的技巧;並在台灣認識到染藝實用的一面。 

Josh認為「巨人染」是一種風格,是在學習了不同的技巧,在創作及摸索中總結出來的偏現代的綜合染法,並不侷限在某一層面之上。「其實我們更想將它推廣到藝術性,所以有時候不一定是實用性的方面,不侷限在某一種圖案。」他們會因應不同展覽按照主題創作,在過程中結合並運用所有適用於作品的知識和技法。

借由染纈去結合不同的主題和現場氣氛,帶領觀者進入想要傳遞的時空之中是Josh的一大心願。「我們想挑戰用紮染這個媒介,去做出讓大家聞所未聞,出乎意料的作品與空間。」

享受美好時刻 拾回自信

Siu和Josh兩人近幾年輾轉於香港和台灣,籌辦各種展覽、工作坊及教學班。所有的奔波勞碌除了為維持生計,兼顧現實層面愛情的「麵包」外,呈現更豐富的作品,讓參與工作坊或教學班的朋友能享受一個美好的時刻,亦是Siu的期望。

「紮染是一個很友好的藝術形式,無論是幼稚園小朋友還是老人家都可以做出自己的作品。」Siu面帶微笑地分享老人院開辦教學班的經歷。一群年過耄耋之年的老人家猶如返老還童般,不斷跟他二人「撒嬌」:「師傅,我不會呀!師傅你幫幫我吧!」雖理解老人家上了年紀後各方面能力會有所不逮,對自己缺乏自信,但Siu依然鼓勵他們自己動手。結果如何?「當他們能完成一個作品時,他們會開懷大笑,他們想不到不用師傅幫忙,自己也可以做出一個如此美麗的作品。」

堅守初心 隨生活流動發展

從創作、設計、完成紮染所有工序、到為產品做模特兒影相、攝影師、後製、網上經營、擺市集、做導師等等都是Josh和Siu身兼多職,一力承包,認真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的典範。

被筆者問到工作室未來有何計劃時,Siu即轉身請示老公:「有甚麼打算呀老闆?」Josh笑覆:「沒,行一步算一步。」他們坦言當初選擇紮染也是緣份使然,並非特別選擇去做的,形容二人是隨著水流流動和生活的流動去行走。雖沒有重大計劃,但期待未來可進行更多創作。

面對工作室的租金、給家用等生活問題,Josh和Siu坦言壓力是有的,但能平衡開支營運並感恩工作室一路走來十分幸運,有許多未曾預想的機遇、不同的創作。市場上不少技藝師在工作室成熟後便擴張,廣納人才進攻大市場,Josh和Siu卻沒這種志向,他們希望維持原來的模式。

「越來越多人的話,責任會越來越重就無法像以往那般自由。還是希望它是以我們兩個為主,依照我們的負荷能力去選擇會做的東西。」或許對於Josh和Siu而言,最初工作室建立的樣子,已是他們所嚮往染藝伊甸園,無改建之要。◇

調配妥當的藍染染料。(黃靜修/大紀元)
調配妥當的藍染染料。(黃靜修/大紀元)
 參加工作坊的朋友收穫滿滿,稱心而歸。(黃靜修/大紀元)
參加工作坊的朋友收穫滿滿,稱心而歸。(黃靜修/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