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網貸平台(P2P)因風險很高,在正常國家很難生存,但在中國大陸卻蓬勃發展,而且中共還讓眾多投資者相信這些平台具有「剛性兌付」實力。截至2019年1月底,大陸P2P網貸行業累計成交量為8.13萬億元人民幣。P2P「剛性兌付」的神話是怎麼形成,又緣何破滅?

P2P的剛性兌付是指項目產品到期後,P2P平台必須分配給投資者本金及收益。當投資產品發生逾期和兌付困難時,P2P平台需墊付投資者的本金和收益。

P2P通常是以高利息、高回報來吸引投資者的,但高回報就意味著高風險,而「剛性兌付」表示投資者的高收益投資是100%沒有風險的,天下有這麼好的事情嗎?

P2P平台風險高

在大陸金融行業有二十多年經驗的金融人士劉燕林對大紀元表示,P2P起源於英國,隨後發展到美國、德國等國家,但是至今都沒有發展起來,那是因為P2P存在金融缺陷。

P2P是在網絡上進行的類似銀行的操作,吸收存款,然後再貸款給籌資公司獲取高額利息。但是由於通過P2P貸款的公司通常是在銀行無法貸到款的高風險企業,因此投資P2P的風險很高。

劉燕林介紹說,對於像美國這樣的法規相對健全的國家,其銀行運行相對完善。一般正規金融機構有能力對客戶進行風險評估,包括企業信用狀況、還貸能力等。

但是P2P平台很難獲得這樣的數據,有些企業正是因為其信用不好,在正規的金融行業裏無法獲得貸款,只能到P2P去尋找機會。這些企業屬於高風險客戶,它很難有一個事前、事後、事中的風險管控能力。

他舉例說,一個剛到美國的人,沒有任何信用記錄,那麼你獲得貸款的數額就會少,成本也會比較大。如果你到美國很多年,有房有車有事業,那麼你的風險相對比較小,那麼你獲得貸款的額度就會比較大,利率也比較低,這就叫風險評估。

在金融體系透明、監管嚴格、法律獨立的美國,P2P很難作大。

但為甚麼存有缺陷的P2P卻可以在中國大陸發展壯大?劉燕林表示,中共政府是背後的推手。他說,2013年,大陸金融危機一觸即發,銀行出現大量呆帳、壞帳。中共這時需要一個「接盤俠」,轉嫁風險,而P2P是一個很好的工具。

據劉燕林的統計,從2007年到2012年的5年間,大陸的P2P平台只有160餘家。可是從2013年開始,P2P平台數量暴增,直到2018年,全國P2P平台數量激增至一萬餘家。納入統計範圍內的就有6,000多家。

剛性兌付是中共的經濟「造神」運動

據網貸之家的數據,截至2019年3月底,P2P網貸行業累計平台數量達到6,623家,累計停業及問題平台達到5,596家,佔比84.5%。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增加,而目前逾期金額最高可達萬億人民幣,受害者有上千萬人。

很多P2P投資者是因為相信政府的「剛性兌付」才投資。「牛板金」平台受害人居女士告訴大紀元她投資是因為對政府的信任,「杭州政府大力宣傳,各大媒體皆有報道,感覺P2P網貸很正規,再加上北京銀行給它作存管銀行,我們感覺它是非常可靠的。」

「抓錢貓」平台受害人李莉也表示,因為有杭州副市長站台,讓她覺得這個平台是可靠的,「我們參與(抓錢貓)確實是有國家引導的,抓錢貓當時也是獲得杭州市獨角獸企業的一個稱號(獨角獸公司是指那些估值達到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並且在一些相關的論壇上邊,副市長都站出來為它(企業)頒獎。」

而深圳「萬盈金融」平台的控股股東是國營企業——宜賓製藥,它擁有該平台80%的股份。

「萬盈金融」受害人朱小姐表示,大多投資者都是因為看到國企80%絕對控股而投資的。

《21世紀經濟》曾報道說,在「萬盈金融」平台上標示著「100%本息保障、大型國有企業控股的投資機構, 充份保障投資者本金及收益的安全。」

但是記者發現如今的「萬盈金融」網站,已經找不到這句話了。不過「大型國企宜賓製藥旗下互聯網金融平台」、「國資背景」處在明顯位置。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底,全國大概有256家國資背景平台,八成成立於2014年至2017年,目前正常營運的有207家,其中國資控股的83家,國資參股的124家。這些國資背景的平台爆雷後,投資者不僅拿不回利息,本金也拿不回,基本上是血本無歸。

很多P2P受害人都是衝著國企的「剛性兌付」而投資的,直到爆雷了才知道被騙。但是當地方政府發行債券,民眾仍是一搶而空,而大陸大多地方政府都已破產,為甚麼民眾還會趨之若鶩?

有評論認為,中共建政以後,消滅了私有財產,建立所謂的公有制,政府控制了所有國家資源,老百姓只能等待「組織分配」,從統一「糧票」、「肉票」到「大鍋飯」、「鐵飯碗」,在暴力與洗腦的雙重作用下,大陸人相信政府是不會破產的,相信政府的「剛性兌付」,因為中共壟斷了整個國家資源。

中共蓄意營造「剛性兌付」的形象,實質是讓中國民眾在經濟上產生對政府的依賴感,生出「必須依賴中共才能生活甚至生存」的錯覺和信仰。

「剛性兌付」與「打破剛性兌付」全是騙局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記者表示,P2P剛性兌付在中國實際上就是個騙局。他介紹說,在美國,如果你投資股市、匯市、期貨等市場,按照法律,籌資人必須明確告知風險是甚麼,如風險在哪裏?有沒有擔保?有多少機率會出問題?出問題以後該怎麼辦?當然風險大回報也會大,有投資者可能願意承擔風險,以期獲得高額回報。但是如果在了解風險的情況下仍堅持投資的人,就要承擔可能的投資損失。

「如果籌資人不把這個風險告訴老百姓,那就是投資欺詐。投資欺詐的懲罰很大。這是正常國家的正常運作。」

他說:「中共可惡就可惡在它通過控制的媒體宣傳,好像絕對不會有問題,有政府在後面支撐,你要相信黨、相信國家,你不會有問題。實際上它沒有透露風險在哪裏?有沒有償付問題,這就是在欺騙。」

謝田表示,中國信息不公開,再加上沒有公正的媒體披露真相,「如果有公正的媒體來告知風險,它這個騙局就做不下去。」

他認為,中國最大的問題就是媒體被中共控制,如果在西方國家,P2P平台、銀行或者其它金融機構有欺詐問題,哪怕一個人出了一點點小問題,媒體一報道,全美國、全世界都會知道,所以這個欺騙不可能維持下去。而中共控制下的媒體,發生了問題不僅不會披露,反而會掩蓋、美化。

謝田說,P2P平台能籌集那麼多錢,而且可以持續騙人,就是各級政府在後面支持。「這個政府控制了企業、銀行,暗中控制了P2P平台,又控制了媒體和法院,沒有人監督,也沒有人去告訴真正的風險,出現了問題沒人給你伸冤上訴,沒有人給你弘揚正義,所以中國老百姓就像砧板上的肉一樣任人宰割。」

他表示,中共剛性兌付的騙局,造成上千萬的金融難民。現在它看到P2P大面積的爆雷,它也害怕了,它知道這些錢已經被P2P老闆和一些政府官員,或者他們收買的媒體、警方捲款,全部貪掉了,這個錢已經空了。隨著倒閉的平台越來越多,中共害怕知道真相的人們會開始擠兌,引發全國的金融危機,因此中共現在又說要「打破剛性兌付」,而這是又一騙局。

謝田解釋說,它現在出台政策要整頓P2P,說要打破剛性兌付,「現在就是用這個所謂打破剛性兌付的政策迫使他們(平台)有擔保,來給人們一種虛假的安全、穩定的印象,讓人不去擠兌,不去兌付,就是騙局誰都不戳破,繼續維持下去。」

他說:「至於維持到甚麼時候,我想中共自己也不知道。也許到一定程度,中共會繼續印鈔票,來把債務衝掉,儘管這會導致中國通貨膨脹加劇。」

貪婪讓中共走向滅亡

在中國除了信息不透明外,大陸民眾也沒有多少可以投資的渠道。

謝田表示,中國的股市也是中共圈錢的機器。「股市的內線交易在美國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一旦發現內線交易你馬上就完蛋。但在中國內線交易是明著來,美國人看中國的股市完全像叢林一樣。」

他介紹說,中國的房市也一樣。「房市巨大的泡沫,不知道甚麼時候破。股市掉的厲害,房市又買不起,通貨膨脹這麼厲害,錢存銀行,一天不如一天,錢一直在減少,所以你只要給他一點利息高一點的東西,他就會投資。」

人民幣貶值是肯定的,因為中共印了太多的錢,他建議,有辦法把錢換成美金保值,或者想辦法把錢轉去安全的地方。「不過現在中共把這條路也堵上了。如今一個人一次只能換5千美元。」

他認為,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人希望非常渺茫,如果不改朝換代的話,不改變制度的話,老百姓很難翻身。

對於P2P接連爆雷,「剛性兌付」的神話破滅,謝田表示,這實際上是中共自己砸自己的牌子。「中共的貪婪導致它的愚蠢,愚蠢導致它把自己的信譽,唯一剩的信譽全部砸掉了。讓老百姓充份認識到,它就是一個吸血的怪胎,吸附在人們身上,註定了騙你、害你、搾你,一直到把你搾乾。」

他說:「現在看老百姓基本上已經快搾乾了。老百姓慢慢認識到後就會拋棄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