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8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批評世界貿易組織(WTO)。特朗普表示,WTO若不好好整頓,美國將會退出。

「如果他們(WTO)沒有進行改進,我將退出世貿組織。」特朗普周四在接受彭博新聞採訪時表示。

世界貿易組織成立於1994年,美國若退出,可能對全球經濟的影響遠遠超過美中之間日益升級的貿易戰,從而改變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世界貿易體制。

特朗普上個月表示,美國在世貿組織受到「非常糟糕」待遇已經多年,美國處於很大劣勢之地,位於日內瓦的WTO機構需要「改進他們的方式」。

WTO無法與中共非市場經濟打交道

美國貿易代表萊蒂澤(Robert Lighthizer)表示,允許中國(中共)在2001年加入WTO是一個錯誤。他長期以來一直呼籲美國對WTO採取更積極態度,認為WTO無法與中共治下的中國這樣一個非市場經濟體打交道。

萊蒂澤認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或許是應對中共不遵守WTO規則行事的最佳法案。「事實上,(美國)不參與(WTO)義務可能是迫使WTO體系轉變、促使中國(中共)真正遵守其WTO義務的文字和精神,並實現一種可持續互惠貿易關係的唯一途徑」,他說。

歐盟最高貿易官員馬爾姆斯特羅姆(Cecilia Malmstrom)周四表示,她和萊蒂澤將很快會面,討論如何推進貿易談判,以及7月特朗普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所達協議的其它部份,其中包括承諾共同改組世界貿易組織。

今年7月,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辦的20國集團財政部長峰會上,現任澳洲總理、時任財長莫里森呼籲改革全球貿易規則,以及對WTO「系統如何失敗」進行更廣泛審查。

他認為,現在的WTO「無法解決導致這些緊張局勢的問題」。

莫里森當時告訴《澳洲金融評論報》,世貿組織體系是「建立在不同時間」,當前美中貿易戰至少應該引發對這些規則的有效性和如何運作進行審查。

他表示,WTO在建立時,沒有想像中國將出現擁有龐大(中共)國有企業的局面,促發對爭端解決長期性的擔憂,即使控訴國最終獲勝,也可能拖延多年,並摧毀受影響行業和公司,在現行WTO規則下,也未能解決知識產權盜竊問題。

在5月的巴黎會議上,美歐日三國致力於加強WTO關於工業補貼和國有企業的規則,並在技術轉讓方面進行合作。

萊蒂澤:WTO爭端解決機制干涉美國主權

萊蒂澤還指責WTO爭端解決機制干涉美國主權,尤其是在處理反傾銷案件方面。

美國商務部2018年1月發佈232調查報告,發現進口鋼鐵和鋁製品威脅美國國家安全。2018年3月8日,總統特朗普依據《1962年貿易擴張法》第232條,對進口鋼、鋁材分別加徵25%及10%的國安關稅。鋼鋁稅分兩步,分別在3月23日以及6月1日生效。

商務部表示,中國是最大的鋼鐵生產國和出口國,也是造成全球鋼鐵產能過剩的最大來源,其產能過剩的數量超過美國的煉鋼總量。中國月均鋼鐵產量幾乎相當於美國的年產量。

5月31日,商務部部長羅斯(Wilbur Ross)表示,單對中國鋼品課徵反傾銷稅或反補貼稅等懲罰性關稅,不足以遏阻中國鋼品湧入美國。

但中共、歐盟、加拿大等國依據WTO《保障措施協定》採取報復措施,認為美國違反《1994年關稅及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 and Trade 1994,GATT 1994)第19條及WTO《保障措施協定》(Agreement on Safeguards),據此對美國商品加徵關稅,並向WTO控告美國。

美國副貿易代表兼駐WTO大使謝伊(Dennis Shea)5月8日在WTO總理事會議上表示,鋼鋁關稅不是保障措施,其系因全球鋼、鋁材產能過剩導致大量進口,損害美國國家安全而採行的國安措施,符合GATT 1994第21條安全例外(Security Exceptions)條款的規範。

萊蒂澤也表示,每個主權國家都擁有權力自行決定保護國家安全所需要的至關重要的措施,而美國的鋼鋁稅實施過程完全遵行WTO規則;但是中共及歐盟等WTO會員國的行為既未遵守規則,又沒有與美國協商,就逕行採取報復性關稅。

萊蒂澤表示,這些國家的報復措施及對美國的控告「不成立」,因為錯用了WTO《保障措施協定》,鋼鋁稅並不是該協定所規範的保障措施。

另一方面,任命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法官的提議遭到美國否決,增加了WTO在未來幾年可能停止運作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