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白宮談判代表表示,世界大國應與美國合作、跟中國達成貿易協議,因為中共不公平貿易行為在影響每個人。

「如果日本、歐盟、英國、法國希望在中國看到更多的確定性……他們應該幫助美國向中國(中共)施壓、幫助(雙方)達成協議。」前美國白宮談判代表克萊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8月27日告訴財經電視台CNBC說,「因為他們的公司也正在遭受這些同樣的、不公平的貿易行為。」

事實上,法國總統馬克龍在7國集團峰會上呼籲改革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時,也已提到他對中國(中共)的擔憂。

他表示,跟對華貿易協議相關的一個決定性因素是盟國須團結一致,與美國在貿易問題上合作符合歐盟、日本和其它國家的「自身利益」。

強迫技術轉讓是中美貿易談判的棘手問題之一,華盛頓一直指責北京知識產權盜竊,而中共當局則總是迴避這個話題。

「我認為,馬克龍總統今天說的非常有用——他基本上談到了WTO應如何改革以應對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同時保護知識產權……發出『我們也關注中國(中共問題)』的代碼(信號)。 」威廉姆斯8月26日說。

威廉姆斯3月卸任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NEC)副主任一職,他曾在七國集團和二十國集團等峰會上擔任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並參與過華盛頓和北京的貿易談判。威廉姆斯是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在對華貿易問題上的得力助手。

「我認為七國集團傳出的最重要的信息就是要團結一致。」他說,「我希望美國政府能夠用上這一點。」

在七國集團首腦會議上,法國代表七個國家發表了一項呼籲改革WTO的聲明,內容包括:更有效地保護知識產權、更快地解決爭端機制,以及消除不公平的商業行為。

馬克龍在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的聯合記者招待會上說,解決對華貿易關係「最有效的前進方向」是,確保貿易是「國際貿易規則的一部份」。

他說,中國有「大量投資」來自美國、歐洲、加拿大和日本。「問題是,有時處理尊重知識產權、產能過剩問題會使一些世界市場失去平衡,以及我們快速處理衝突以及不公平現狀的能力。」

中美在過去一周全面相互加徵關稅。中共上8月23日表示,將對價值75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關稅。隨後,美方表示,將提高從中國進口的所有5,500億美元進口商品的關稅稅率。

特朗普8月26日表示,中方非常想達成協議,美國官員已接到中方有意​​重返談判桌的電話。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沒有證實此事,

「應支持特朗普反對中共霸權」

另一位前白宮高級顧問日前也撰文說,西方各國領袖都應警惕中共利用西方民主機制,他們應支持特朗普反對中共霸權。約瑟夫·蘇利文(Joseph W. Sullivan)過去兩年一直擔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的特別顧問,於今年7月離職。

蘇利文表示,中美貿易爭端無法用經濟來評估,它正在測試一個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能否在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威權政府面前佔上風。

他說,如果美國最終輸了這場貿易戰,中共可以借美國的失敗來警告其他民主國家領導人,對外釋放信號——如果一個國家的領導人頑強地堅持對抗中共,北京就可以拿起其在美國身上錘煉過的屠刀。

那麼全世界民主國家的領導人都得提高警惕,因為他們將面對北京可能會在這些國家引發一場「民主」的不穩定運動,而他們現在就需要權衡這種風險與潛在的回報。

「中共可以藉任何理由、使用在中美貿易戰中所展示的戰略,來懲罰世界各地的民選領導人。」他寫道。

中共試圖從規則接受者變身規則破壞者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在大紀元撰文說,中共正試圖從過去20年扮演的國際經濟秩序的「規則接受者(rule taker)」變成「規則破壞者(rule breaker)」。

他認為,特朗普一再請中共回談判桌,似乎姿態很低、好話說盡,很容易給人他有求於北京的印象;其實,特朗普的這種姿態本身也是一種政治策略的運用。

「要讓國際社會,特別是歐洲那些總想搭美國的『便車』、又在中美之間兩頭通吃的國家看清這一變化,就需要讓中共拒絕遵守國際經濟規則的立場充份顯示出來。」程曉農寫道。

「中共完全拒絕承認它20年來一直違反加入WTO時所做的承諾,也拒絕承認多年來故意違反世界知識產權諸公約的活動,此刻連與美國代表面談都加以拒絕,只通過電話來回扯皮,恰恰顯示出到底中共的真實態度是甚麼。」他是指美中雙方在6月底的大阪G20峰會後、再次就新一輪貿易談判陷入膠著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