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投資受害人王倩自縊身亡,亡靈尚未過頭七,P2P網貸平台再添冤魂。一名網貸受害男士割腕自殺,妻子抱著失血丈夫痛哭,現場慘不忍睹。外界擔憂在血本無歸、維權無望的情況下,再有P2P投資受害人走上絕路。

9月10日,大陸P2P難友又向大紀元發來一段血淋淋的難友的自殺視頻,據對方介紹這是裴訊聯璧平台一名受害人割腕自殺。也有該平台的難友表示,這是投資百萬(人民幣,下同)以上的受害人前去維權再被抓,想不開於是自殺。但也有難友表示,該受害人所屬的平台有多種說法,第一時間發出的視頻早被刪除。

視頻中,地上留有大灘血跡,該難友的妻子抱著床上的丈夫嚎啕大哭,甚是淒慘。

從視頻中站在受害人家門口的警察的聲音可以辨認出是上海的方言。

同平台的斐訊聯璧受害人黃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曾經也想過自殺。」

黃女士是單身母親,在聯璧金融裏投了近17萬,她說:「這幾乎是我的全部(積蓄),而且是去年車禍傷殘的賠償金。我今年48歲,要供兒子上大學。在聯璧受害平台上也算比較慘的。」

當時她在實體店裏買路由器,斐訊的業務員要求下載聯璧金融的App,她才被套上的。

2018年6月19日,沒有任何徵兆,聯璧金融App關閉了提現的通道,所有的錢全部無法提現了。6月20日後受害者逐漸發現異常後開始維權。

她強調:「上海國資委是斐訊的股東,聯璧金融獲得那麼多國家頒發的榮譽。不是看到斐訊的實力和政府支持,誰會把錢放在裏面?怎麼一出事誰都要撇清?這個事政府不管,我們也無語。真寒心啊!」

而松江金融服務辦主任倪新建原是斐訊的監事,19日突然被免職,21日警方快速立案。當聯璧金融平台投資人去報案的時候,松江的警察極力撇清斐訊和聯璧之間的關係,這些都令聯璧難友質疑官方介入搶奪百姓私有財產。

8月14日,也曾有數名聯璧金融難友在斐訊總部頂樓準備跳樓自殺。

而三天前票票貓網貸平台年輕美麗的王倩留下3歲的兒子、遺書自縊而死,震驚很多的金融難友和關注這個群體的人們。

幾天前另一名P2P難友、66歲的孫文建突然去世。據知情者介紹,他原來身體一直很健康的,他們在網貸平台投了9萬元,在平台爆雷後維權又遭到打壓,才突然去世的,是這場爆雷的災難導致他們家破人亡。

一直在P2P平台上關注受害者的皮特向大紀元表示,「一方面替他們感覺到難過,另一方面,也痛恨中共政府的不作為和維穩亂作為。自殺說明他們面臨的壓力太大,在國內失去話語權,處於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局面。」

他還擔心有更多的金融難友會步他們的後塵,「因為國內越來越惡劣的政治生態造成的。一方面是錢財損失,另一方面,政府的翻臉不認人和高壓維穩讓人絕望。而且國內生活壓力本來就大,人在高壓下還要遭受不公平待遇,心理防線崩潰是極有可能的。」

此前也有君融貸的難友向大紀元介紹,光他們一個平台就有四個人非正常死亡。

目前中共當局對P2P金融難友維權打壓的力度不斷加大,不但暴力驅趕,甚至現場噴辣椒水,強行抓人關押、刑拘,令這群原本的受害人變身成了官方的「敵人」,令好多金融難友身心俱疲,感受不到任何希望。

警察甚至還剝奪了金融難友三五成群吐苦水的權利,威脅說:「現在哪個地方都不能聚集、哪個路段都不能聚集,不能遊行,不能喊口號。」

據網貸之家截至8月底的數據顯示,P2P網貸行業累計停業及問題平台達到4,811家,佔總數達74%。外界估計,涉案金額最高可達萬億,受害者有上千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