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黨國機器為了推動廿三條立法,以國家安全的藉口打擊結社自由,趁機利用本人數年前研究助理張達明所盜竊的電郵資料,大量杜撰虛假消息,以圖抹黑真普聯、民主動力等的形象。其所作所為,完全違背傳媒應有的職業道德。

它們的做法是利用盜竊所得的電郵,得到一些與真普聯和民主動力有聯絡的外國團體資料,就大量做假接受後者資助的消息。真普聯與民主動力已發佈嚴正的聲明,澄清絕無接受外國組織捐款的事件。

事實是真普聯和民主動力與西方國家的一些公民團體有來往及交換意見;後者亦有與建制的政黨和社團交流。這是公民社會正常的活動,為何民主運動與這些外國非政府組織接觸就是與外國勢力勾結,而民建聯與它們來往就沒有問題呢!

鑒於建制政黨在香港政壇的影響力,它們與西方國家政府與公民團體的接觸較民主運動多,起碼討論金融、貿易等問題,外國政府與非政府組織就認為沒有需要接觸泛民。與此同時,國內來人亦經常與民主運動負責人碰面進行「收料」工作。

最近建制媒體指控的活動,只不過是討論舉辦研討會和進行民意調查等合作項目。真普聯和民主動力沒有同意合作,並不是這些項目有問題,只不過當時是「佔中運動」期間,要避免敏感的合作項目。

研討會是公開的,對社會人士開放;民意調查是委託本港公立大學辦理,結果會向全港市民公佈。這些都是正當的活動;本港大專院校經常與外國機構合辦會議以及進行調查,甚至以取得眾多的合作項目為榮。

黨國機器這種抹黑計劃,目的是打擊民主運動的形象;具體針對民主動力這類組織,使其失去公信力,在民主運動各組織之間無法進行選舉協調的工作。而選舉協調對民主運動的選戰相當重要,畢竟建制陣營的資源遠為優勝。

在強調國家安全的同時,宣傳西方國家的影響力,自然是為了配合推動廿三條立法。但這種宣傳,同時提醒國際社會北京政府大力以種種手段企圖干預別國內政,澳洲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孔子學院是最佳反面教材之一。

建制的媒體,為了抹黑民主運動,基本上已經不是傳媒,只是黨國機器控制下的工具,命令它們攻擊誰就攻擊誰。結果是本身毫無公信力,亦沒有甚麼讀者群可言。不過就本港傳媒生態目前經濟相當困難的階段,能與黨國機器抗衡的民間媒體並不多。

近期看到不少文章提出本土和要求結束「一黨專政」的組織要轉為地下活動,實在令人傷心,因為這正顯示香港再也不是一個自由、法治的社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