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天星期天,是本港民主運動就立法會補選舉行初選的日子,請大家踴躍投票。要贏回因宣誓風波被褫奪的立法會議席,在單議席單票的選舉環境下,民主運動必須選派一位候選人,初選的機制因而是唯一的選擇。

支持民主運動的朋友,希望能一起做好初選工作,再全力動員支持初選獲勝的候選人,這是取勝的唯一之路。親中陣營一早安排好候選人,投下大量的資源做宣傳工作,取得早箸先鞭之利;加上補選投票率可能偏低,民主運動不能掉以輕心。

上月八日同版韓連山先生撰文攻擊初選,特此回應,因為他的抹黑,涉及初選的公信力,以及民主動力、其召集人及本人的名譽。三年前民主動力的選舉,本人支持年輕朋友趙家賢出任召集人;本人改任副召集人。一年前的選舉,本人退出執委會,目前只是一名普通成員。

韓先生的無理攻擊,首先是認為本人是公民黨成員並曾任其秘書長,而趙家賢是民主黨的資深成員,以及公共專業聯盟董事會成員,「在協調過程中自然會有所選擇」,「與傳統泛民派的某些政黨關係太密切自然有所偏袒」。

依據韓先生的邏輯,任何泛民政黨的成員都不能公平地為民主運動服務;而韓先生本人亦是一個基層民主派組織的負責人,他的專欄文章與活動,自然都只會偏袒該組織。韓連山進而含血噴人,無中生有攻擊初選「有『做馬』、為某一政黨『抬轎』之嫌」,這是對民主動力絕大的侮辱。這等言論,出自其口,難怪黎智英公開指斥他是民主運動的「鬼」。

民主動力的功能是一個平台,為民主派的組織提供一點服務;多年的努力,僥倖贏得一眾團體的信任。民主動力沒有紅蘿蔔亦沒有大棒,只能中立地、公平地為有關組織謀取共識。如果要「做馬」,那麼參與初選的候選人豈不是白癡?

事實上初選的每一項細節安排,都是基於有關各候選人幾經磨合所取得的共識;而討論的過程從去年三月到十二月初,亦因為磨合需時。民主動力沒有動機,亦沒有能力去要求一眾候選人接受任何安排,他們自會為本身的利益考慮。

初選的組織投票,是一些候選人提出的,亦有一些候選人有保留,故此比重只佔百分之十。參與的組織包括一貫參與民主動力組織區議會協調機制的組織,以及參與初選候選人本身的組織。每位候選人可以提名三個地區團體參與組織投票;他們亦可以向民主動力推薦參與組織,然後由民主動力選出五個參與投票。

這些安排都是基於一眾候選人的共識,在有關記者招待會上趙家賢亦詳細介紹。韓連山先生就此的抨擊實屬無理取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