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以宣誓不當為由,褫奪六位立法會議員的席位,民主運動當然希望在隨後的補選中贏回議席,以彰顯親中陣營的政治打壓不得民心。梁國雄與劉小麗的堅持上訴,讓六席補選皆成為單議席單票、簡單多數的選舉,避免了一起補選兩席的情況,解決了讓建制陣營趁機在新東與九西各搶佔一席的困境。

新東與九西在青年新政退選的形勢下,各有多人想代表民主陣營出選,協商勸退沒有可能,只有初選才能保證為民主運動奪回議席。目前可說是成功安排了初選,感謝各參與者能顧全大局,鼎力支持初選機制。

有民主陣營朋友目睹建制的候選人一早投下龐大資源,開展選舉工程,不禁心急,認為應儘早完成初選的討論,強制各有意參選者接受民主動力訂下的機制。這種心情,自可容易了解;但欲速則不達,要各方達成共識,的確需要時間。

民主動力明白,由於補選投票率較低,對建制有利。如果民主陣營有人退出初選,自行參戰,民主陣營有兩位或以上的候選人,差不多可以說是拱手把議席奉送建制。現時共有三位有意參選者退出初選,但他們均放棄參選,讓民主陣營能鬆一口氣。

能吸引本土派參與初選是維持民主運動團結的重要考慮。各組織即使不能達成共識,也要利用討論促進互信,避免破局。目前民主運動各組織正在密鑼緊鼓為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進行協調,維持互信團結非常重要。

要各參選人同意全部機制是相當困難的挑戰。初選確定有三項元素:民意調查、票站實體投票、民主運動團體投票。不同的參選人會認為自己在某一項機制中較佔優勢,自然要求該機制佔較大的比重;讀者很容易想像達成協議的困難。

大多數參選人均有經費上的考慮,結果票站實體投票放棄邀請香港大學組織,工作改由各民主運動團體承擔,藉此減輕參選人的財政負擔。再者,民主動力是一個小組織,只有一位半職的職員,召集人趙家賢的工作不易為。

民主運動團體投票自是一個有爭議性的議題,那些團體可以參與,那些團體不被邀請均可以成為破局的觸發點。

初選最大的貢獻是代表民主運動的候選人取得了認受性,所有民主陣營的團體均有義務為他助選,希望藉此能平衡建制陣營候選人擁有龐大資源的優勢。更重要的是,初選的共識能提升民主運動的互信與團結;在這政治打壓越來越嚴峻的時刻,初選能順利舉行,更顯得難能可貴。

如果這次初選的機制能為日後的初選起到一點參考示範的作用,那就更值得高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