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和平、溫馨」,信哥稱這是向日葵的花語,盼每一位到訪者,都能感受到這份熱情。(陳仲明/大紀元)
「溫暖、和平、溫馨」,信哥稱這是向日葵的花語,盼每一位到訪者,都能感受到這份熱情。(陳仲明/大紀元)

自元朗新田的石湖圍下車,沿著蜿蜒的河道步入小磡村,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片種滿了向日葵花的農田。在陽光映照下,向日葵花欣欣向榮,顏色份外鮮明,美不勝收。就在不遠處的田邊樹蔭下,有一位慈祥的爺爺,他戴著農夫帽,手抱著初生的孫女,面帶笑容地與來到這片農田的客人們打招呼,邀請客人走進他的農舍歇息。一會後,他又走到田裏,熱心地向來訪的客人介紹這片悉心打理的向日葵花田,田裏頓時間歡欣一片。

這片農田熱鬧起來,大概已有一年多的光景。在假日早上時分,不少熟悉的客人都會到訪這片農田,他們每逢見到這位爺爺,都會稱呼他「信哥」,向他親切問好,信哥則報以燦爛的笑容。梁日信(信哥)是這片農田的主理人,長年以務農賣花為生,幾十年來一直堅守著這片農田,每天辛勤耕作,悉心打理農作物,全靠一份熱愛土地、盼能造福子孫後代的信念。

夏季的向日葵花海和春季的百合花海,都有不少遊人慕名而來。在六月份一個炎炎夏日的假日早上,有的遊客更專程從港島、九龍東一帶前來。對於客人的來訪,信哥露出陽光的笑臉:「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近期香港出現極端天氣,新界各處先後出現乾旱和水浸,這片美麗的花田也受到影響,部份向日葵花被水浸壞。不過,風雨過後,向日葵昂首微笑,一如園主信哥歷經風雨依然擁有一份堅持的毅力和信念。信哥相信這片土地如同他的血脈,願盡綿力造福子孫後代,盼將美好與市民共享。

「信芯園」免費花田緣起 ——愛孫歡笑暖心

「去年我種了很多太陽花,我亦都答應了很多訂單,但是遇到颱風水浸之後,這些花又不能搬出市面。我抱著我的孫女來(花田),她拿著花那麼開心!」望著小孫女純真的笑臉,他感到十分暖心,希望能將這份喜悅與人分享。起初,他請朋友拍照在Facebook發佈,與人分享,不少人讚美他的花田開得美,一個全新的想法浮上信哥的腦海——開放花田,歡迎市民前往參觀。去年夏季連場暴雨,農田位於低窪地帶,慘遭水浸,加上渠務署疏導不力,導致花期延誤,售賣成了問題。「那些花開得那麼漂亮,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信哥索性將農田開放,與眾人分享。在義工朋友的支持與幫助下,信哥從去年開始,將自己的農田開放供市民參觀、影相、打卡,並不收費。他不希望這件事因利益問題而變質:「如果收費,就會變質了,我不希望這樣,我始終希望大家一起愛惜這片土地。」他相信,只要順其自然,用心去做,一切都會往正向發展。

「溫暖、和平、溫馨」,信哥稱這是向日葵的花語,盼每一位到訪者,都能感受到這份熱情。

信哥相信土地如同他的血脈,願盡綿力造福子孫後代,盼將美好與市民分享。(陳仲明/大紀元)
信哥相信土地如同他的血脈,願盡綿力造福子孫後代,盼將美好與市民分享。(陳仲明/大紀元)

新田「信芯園」萬株向日葵在陽光映照下,欣欣向榮,顏色份外鮮明,美不勝收。(陳仲明/大紀元)
新田「信芯園」萬株向日葵在陽光映照下,欣欣向榮,顏色份外鮮明,美不勝收。(陳仲明/大紀元)

上周連日暴雨,新界北水浸,大片向日葵田未能倖免。(陳仲明/大紀元)
上周連日暴雨,新界北水浸,大片向日葵田未能倖免。(陳仲明/大紀元)

愛護土地如子孫

一輩子都以土地維生的信哥,視這片土地為自己的生命:「土地,是一個農夫的血管,如果沒有土地,農夫是不可以生存的!」

務農半世紀,未曾置業的信哥,一直在元朗新田租地種植維生,年過花甲的他依然要靠雙手勤勤懇懇地落田幹活、送花到花墟售賣、按時交租。每日凌晨3點起床,前往旺角花墟送花,8點多回到農場下田,夜晚8點休息就寢,日復一日。身為農夫,靠天吃飯,靠地維生。除了依靠雙手對抗極端天氣外,他更大的挑戰是土地政策——面對越來越多農地被轉為棕地之用的危機,身邊的農地越來越少,他亦面臨著收地逼遷的威脅。

眼見身邊街坊漸漸離去,農舍漸漸變少:「這些貓狗都是我收養回來,現在(農舍)搬剩不是很多間,你看那邊擺金屬的地方,(過去)都有五六家人,現在走了,剩下全部不到十間。」

即使如此,信哥堅信,這片他熱愛的土地應屬於700萬香港市民,不應淪為棕地受到污染。他相信自己的堅守有價值,希望盡自己的綿力為後代爭取權益。他並不介意政府收購土地,但希望收購的土地能夠造福子孫後代,而不是給一小撮人壟斷。看到現在的年輕人,在住房問題上掙扎,信哥總覺得政府應該有所作為,市民也應該為此發聲。

「現在香港我們的子孫後代,住太空艙,棺材房,不要說買房了,租都未必租得起。」信哥感嘆道。現實如此,但仍要珍惜可以發聲的機會:「希望更多香港市民認識,土地資源來源不是沒有地,是給某一小撮人壟斷了。希望有更多人知道這個情況,有更多人向政府出聲,建起公屋。」

為期五個月的「土地大辯論」已經開展,信哥開放的花田就是一場無聲的「辯論」,用實際行動來證明這片土地的珍貴。

「土地就好像自己的親生子女,就好像這個小寶寶,是我的子孫,我們好好地愛護他,能夠做一日得一日,盡力而為!」信哥的那份堅持令人感動不已。

再次開放向日葵園 信心源自市民支持

若說去年的向日葵田開放是「塞翁失馬」,今年的向日葵田則有著全然不同的意義。在這裏,信哥收穫的不僅僅是花,更是一顆顆真誠的心。不但有義工盡心盡力幫忙,不少遠道而來的遊客對花田的支持,令信哥的信心大增。

去年花田開放時,社工曾舉辦教育活動,邀請基層兒童前往花田,有一個孩子剛來的時候就問:「阿Sir,幾點鐘走啊?」但是活動完畢後他又問:「阿Sir,有沒有機會再去啊?」提及孩子們的轉變,信哥表示非常滿足:「我們雖然經濟利益不是那麼大,但是我覺得教育意義大於一切!」

由於去年「信芯園」的向日葵田及今年年初的百合花田得到市民熱烈嚮應,不少遊客遠道而來撐信哥,令他十分感動。今年暑假,信哥決定再次免費開放向日葵田給市民參觀。

聽聞花田開放的消息,不少市民專程從南區、將軍澳、北角前往,甚至有攝影愛好者凌晨四點趕到拍攝日出,信哥的農田再次熱鬧了起來。

「大家好像相敬如賓一樣,大家都是朋友來的,遠道而來,很有心,他們都是來撐我的。」見到遊人在花田中燦爛的笑臉,帶上一家大小前往參觀,信哥感到十分滿足,並認為自己的花田不遜於日本北海道的花田。他鼓勵市民乘假期帶上長輩、小朋友前往,將歡樂與家人共享。

信哥盼望多些市民進來,「讓我們變得更加好,多些市民愛惜香港的大自然,知道土地資源怎麼去運用,好好地運用它,不要胡亂發展。」 

聽聞花田開放的消息,不少市民專程前往拍攝、觀賞。(陳仲明/大紀元)
聽聞花田開放的消息,不少市民專程前往拍攝、觀賞。(陳仲明/大紀元)

居住南區的陳先生帶女朋友前往,雖然舟車勞頓,但眼見美麗花田,亦感到十分值得。(陳仲明/大紀元)
居住南區的陳先生帶女朋友前往,雖然舟車勞頓,但眼見美麗花田,亦感到十分值得。(陳仲明/大紀元)

來自將軍澳的王先生,專程帶小朋友前往欣賞花田。(陳仲明/大紀元)
來自將軍澳的王先生,專程帶小朋友前往欣賞花田。(陳仲明/大紀元)

「信芯園」向日葵園 開放資訊

開放時間:

即日起至八月中旬,早上8時至下午6時

交通提示:

  • 由於村內通道狹窄、村內不設車位,請避免駕駛私家車前往
  • 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 紅色小巴17號、綠色小巴78號、九巴76K,在石湖圍巴士站下車,下車後,看到「小磡村」村牌方向,過橋後靠左,到達紅色屋,然後沿河一直向村方向前進即可抵達。
    • 綠色小巴76號,在小磡村下車(請優先讓小磡村村民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