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韓眼花繚亂的外交行動中,中共似乎佔據上風——搶在特金會之前跟金正恩兩次會晤。但是專家表示‍,中共實際上對特金會感到緊張不安,擔心手中的棋子會飛掉。

《紐約時報》引述分析家的話說,中共不習慣於在北韓問題上處於旁觀者的位置。他們越來越感到不安的是:他們是否能夠把他們的冷戰盟友牢牢握在掌心中?中共擔憂,金正恩可能試圖通過擁抱美國來對抗中共的影響力。

分析家說,金正恩可能通過向特朗普承諾某種協議來達到他的目標。這個協議可能包括廢除北韓核武庫,以換取美國人幫助減少北韓對中共近乎完全的依賴。

「歷史顯示,北韓對中共不信任,懷有某種仇恨心態。」中國北韓問題歷史學者沈志華說。「(對中共而言)最壞的結果是,美國、南韓和北韓走到一起,中共被踢出局。」

分析家說,中共擔憂美國可能利用新加坡峰會促成一個統一的朝鮮半島,將北韓和南韓聯合到一起。對於中共而言,這將帶來一個令人不安的前景:即美國軍隊駐紮在中國大門口,消除了北韓作為緩衝帶的傳統角色。

北韓甚至可能反轉陣營,就像中共1972年所做的那樣。當時,美國總統尼克遜訪問北京,毛澤東拋棄了跟蘇聯的合作,轉而跟美國友好。

一些分析家詢問:美國是否可能讓北韓反轉陣營,從親中變成親美?

「尼克遜訪華與特金會,中共可能從中看到一些令人震驚的相似之處。」華府智庫Stimson中心分析家孫雲(音譯)表示,「如果中共可以這樣做,北韓為甚麼不能?」

專家們說,中共更希望的結果是:特朗普和金正恩簽署一個和平協定,正式結束韓戰,為美國從南韓撤出28500名軍人鋪平道路。這將讓整個朝鮮半島處於中共的影響下,侵蝕美國盟友對華盛頓的信心。

不論哪一種可能性,東北亞的戰略調整似乎都將來臨。北韓似乎意欲保持自己對中共的獨立性,而中共並不願意失去對北韓的影響力。

有跡象顯示,金正恩試圖擺脫中共的束縛。

在2011年掌權之後,金正恩的首個行動之一就是,下令殺死自己的姑父張成澤。張成澤被視為中共跟平壤的主要聯繫渠道。金正恩後來又下令殺死同父異母哥哥金正男。金正男也同中共關係友好。

在他統治的前六年裏,金正恩跟中共保持距離,甚至從未會晤過習近平。

但是西方專家說,北韓從親中變成親美的可能性不大。北韓擁抱美國是有限度的。華盛頓對於北韓這個共產主義獨裁政權仍然抱有巨大的敵意。一些國會議員和特朗普政府官員,包括特朗普的國安顧問博爾頓,都倡導改變北韓政權。

金正恩也沒有理由期待美國的經濟援助。在北韓二號人物金英哲訪問橢圓形辦公室之後,特朗普說他無意幫助北韓建設經濟。他說這是中共和韓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