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取消「特金會」的新聞迅速刷屏,以至於當日在北韓核試驗場豐溪里上演的爆破秀基本上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據悉導致會談取消的直接原因有兩個,一是北韓沒有按既定安排派先遣隊到新加坡與美國團隊籌劃會議,二是北韓官方對美國副總統彭斯的詆毀言論,而根本原因應該是雙方在棄核問題上的根本分歧。

隨後,美國白宮公佈了特朗普給金正恩的信件,信中話裏藏音,先禮節性地感謝了金正恩的耐心和努力,隨即話鋒一轉,稱取消新加坡會談是因為「你在最近的聲明中所表現出的極度憤怒和公然敵意」。其後表示「雖然這對我們雙方都好,但卻有害於全世界」,暗示金正恩儘管可以保有核能力,但對世界卻不是福音。不過,美國並不畏懼北韓的核能力,特朗普傳遞的強烈信號就是:若北韓使用核武,美國並不排除對其動武,當然,希望不會動用核武。特朗普在宣佈取消特金會後即表示「美軍已做好準備」就是註腳。

向金正恩展示了美國強硬立場的特朗普,再次調轉語氣,感謝其將美國人質釋放,而其話外音就是這無疑是美國施壓的結果,也是美朝這段時間互動的最大成果。

對於金正恩未來想怎麼走,特朗普在信的最後一段給出了方向,即如果金正恩改變主意,仍要舉行峰會,可以再聯繫。直率的特朗普又不忘最後點了這麼一句:「這個世界,特別是北韓,已失去了一個創造持久和平、偉大的繁榮和富足的偉大的機會。錯失這一良機乃歷史上真正可悲的一刻。」

金正恩錯失這一良機是其不願放棄獨裁權力的本性使然,而其這樣的本性也使其並不想真正的棄核。筆者此前分析指出,金正恩此前在與南韓總統文在寅以及兩次與習近平的見面時都提到的「棄核」,應該說基本是姿態大於實質內容。北韓承諾的無核化,是傾向於分階段進行,並在進行的同時,獲得美國和國際社會解除制裁,乃至得到美國和它國的援助和補償。而美國強調的是「完全、可驗證、不可逆」的棄核。

筆者推測,也正是基於此,金正恩內心並不想真正赴「特金會」,因為屆時若無法滿足美國的要求,拒絕接受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核查,那麼「特金會」的舉行不僅毫無意義,而且極有可能惹惱美國和特朗普。到那時,金正恩迴轉的餘地就更小了。是以率先釋放取消特金會的信號,有意攪黃會談,並由美國主動宣佈放棄,不排除是平壤的小算盤。

小算盤達成的北韓,在25日的官方表態中,一如既往地將責任推給了美國,並假惺惺地表示:自己還是很願意和美國坐在一起解決問題的,而方式是「循序漸進,通過談判一個一個地解決」。北韓的一方面玩弄國際社會,拖延時間,一方面為自己贏得獲取更為成熟的核導技術的空間把戲表露無遺。

只是金正恩還是不免對自己的未來憂心忡忡,因為壓在頭上的經濟制裁和美國的軍事威脅並沒有消減。換言之,北韓也深知,不徹底棄核,美國和國際社會的經濟制裁就不會終止,甚至還可能加劇。但繼續核試驗,或對鄰國實施軍事報復,其小命將不久矣,因為美國一直都沒有排除軍事打擊的選項。

從北韓對美國的回應看,「特金會」流產後,金正恩若想存活下去,極有可能暫時擱置核開發,避免激怒美國,引發其軍事打擊。但在面對更為嚴厲的經濟制裁的情況下,北韓將會尋求中共更多的經濟援助,而這自然給中南海帶來很多棘手的問題。

一方面,北京雖然不願意看到北韓擁有核武器,但又不甘心被排除在北韓事務之外,因此兩次高規格見金正恩,並給予經濟援助,就是為了向世界證明:北韓事務少了中共不行。

習近平兩見金正恩具體內情如何,有些外界是無法知曉的,但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在北韓釋放重新考慮「特金會」後,明確點出這是金正恩在二見習近平後才發生的變化,暗示北京在中間扮演了不光彩角色。是金正恩原本就有此打算,只是向習近平通報,北京隱而不露,還是北京指點平壤,在會談前提高分貝爭取籌碼,筆者認為都有可能。不論是哪種可能,北京在特朗普那裏得到的是負分。

另一方面,在「特金會」正式取消後,北京如果滿足北韓的經援要求,極有可能違反聯合國的制裁協議,自身也遭到國際社會的譴責;而其若想阻撓美國在聯合國發起的進一步對北韓的制裁,同樣會引發美國的不滿。

要知道,在貿易爭端中好牌不少的特朗普政府,正在不斷祭出重手迫使中共信守承諾,北京已是招架無力。如果再在北韓問題上,北京讓特朗普發現貓膩,美國在貿易上就不會多少有些顧忌,或許被制裁的就不僅僅是中興一家了。對此,北京不得不慎重考慮,即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犧牲自己的利益去成全一個「白眼狼」北韓。走不好,北京和北韓都是滿盤皆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