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isheidi發電站位於雷克雅未克(Reykjavik)25公里外,是冰島的主要地熱發電廠,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地熱發電廠之一。電廠經理Edda Sif Aradottir介紹說, 「這是一個火山地區,我們利用火山的內部熱量發電,為城市的供熱系統、游泳池和淋浴提供熱水。」 Hellisheidi不僅是一個成功的綠色能源的供應工廠,也是一個進行科學突破的地方:捕集二氧化碳(CO2)並將其「永遠」變成石頭。 

「自工業革命以來,人類一直在燃燒化石燃料,而且我們已經達到了二氧化碳水平的臨界點,」阿拉多蒂爾博士(Dr Aradottir)說。 「這是可以用來扭轉這種情況的解決方案之一」。 

這個名為CarbFix的項目是由一個由雷克雅維克能源公司(Reykjavik Energy)、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冰島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領導的國際財團開創。 

去年11月,Hellisheidi創下了一個重要里程碑,它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個「負排放」系統,能夠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並將其儲存於地下。 」

CarbFix已變成永久性 解決方案

自2014年開始實驗以來,CarbFix已經從試點項目變成永久性解決方案並淨化了工廠三分之一的碳排放量。

「更重要的是,我們還在此測試是否可以將此方案應用到其它的地方,比如說:電廠,重工業或任何其它二氧化碳排放源」,Aradottir博士說。 

隨著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上升,科學家們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一直在測試「碳的捕集與封存」(CCS)的解決方案。CarbFix項目在CCS的解決方案中脫穎而出,因為它對碳的捕集不僅是永久性的 ,而且速度很快。

該過程是從捕集蒸汽中的廢棄二氧化碳開始,然後溶解在大量的水中,形成碳酸液。再將碳酸液體輸送到兩公里以外的一個幾何冰屋形結構內進行灌注。在那裏它被泵送至地表1000米(3200呎)以下。在以後的幾個月的時間裏,二氧化碳將經由化學反應固化成巖石,從而它將在今後的數百萬年中都不會逃逸到大氣中。

在這個看似神奇的壯舉中,當地地質起著關鍵作用。

冰島擁有令人嘆為觀止的風景 :溫泉、間歇泉和黑沙灘 ,主要由玄武巖構成,這是一種由熔岩冷卻形成的深灰色多孔岩石。而玄武岩是碳「最好的朋友」,因為它含有大量的鈣,鎂和鐵,可以與泵送的二氧化碳結合凝固成礦。

去年,CarbFix「消化」了10,000噸二氧化碳。然而,這只是很小的一部份 - 比2200輛美國汽車的年排放量還要少。相對於現代人每年排入大氣中的30-40千兆噸二氧化碳(千兆噸是十億噸)而言,這變得更加微不足道。

儘管規模相對較小,但專家預計CarbFix項目可能會很容易被複製,這歸功於世界各地的玄武巖無處不在。

玄武巖實際上是地球上最常見的巖石類型,它覆蓋了大部份海洋地板和大約10%的大陸,無論何處,只要有玄武巖和水,這種模式都可以起作用。」桑德拉說。 

只要有玄武巖和水 模式就起作用

「在CarbFix開始運行之前,科學界的共識是,礦化二氧化碳會花費數十年到數千年的時間」,冰島大學地球科學研究所的Sigurdur Gislason教授解釋說。「後來我們發現它已經在400天後就礦化了」。

反應速度快於預期的部份原因是將二氧化碳溶解於大量的水。然而,這也是該項目的一個致命弱點 ,它非常耗水。

每噸二氧化碳需要25噸以上的水,」Gislason教授說。 「在冰島,我們擁有大量的雨水,但如果你在印度的玄武巖地區這樣做…...他們的水是非常寶貴的。」 

「現在的瓶頸是立法, 除非二氧化碳排放者需要支付每噸二氧化碳排放20至70歐元的價格,氣候變化問題將不會得到解決。」 

一些評論家則警告說,像這樣的高科技修補會帶來更大的風險 ,即降低了研究人員和公眾對需要減少溫室氣體含量的迫切感。

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歐洲科學院科學諮詢委員會警告說,如果不減少排放,這些技術只有「有限的現實潛力」。

「CarbFix不是一個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絕招,我們必須減少排放和開發可再生能源,我們也必須做CCS。」Gislason教授說:「我們還必須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這對人們來說很難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