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鶴率領的中方貿易代表團將於美國當地時間周四與美方進行貿易談判。在這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放狠話說中共要大幅度讓步,批美國一些媒體報道不實,否認美方會對中興讓步。美國的華裔專家解讀說,並不是像外界人們想像的,美國會放棄對中興的制裁,特朗普有背後的戰略意圖。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中美貿易代表團進行談判的前夕,於當地時間16日上午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發文批評美國個別媒體報道不實,否認美國在中興問題上讓步,並強調中共已經看到美國方面的要求,現在中方的要求美國還沒有看到,現在會議沒有開始。美國在過去讓步太多,反而是中共要大幅度讓步。

此前特朗普13日也在推特上說,他正在與習近平「合作」,設法讓中興通訊儘快恢復業務,也已經下令商務部去辦。商務部長羅斯也表態,將儘快檢視替代方案。

就特朗普前後對中興問題的態度引起外界的一些疑惑,哈佛大學政治經濟學博士楊建利向大紀元表示,特朗普在中興問題上的表態是有其戰略戰術的。「中興的問題不僅僅是貿易的問題,它是美國的安全問題。在美國安全問題上,國會和白宮特朗普總統在戰略上是一致的。特朗普在星期日(美國當地時間)發推說,考慮讓中興能夠經營,考慮到很多人的失業問題。他發這個推的原因是習近平親自給他打了電話。」

他進一步分析:「習近平之所以親自提出這個要求,那在同一個電話中也肯定告訴特朗普他在其它方面會做很大的讓步。習近平將中興的問題看作是核心的條件,如果特朗普在這個方面不讓步的話,恐怕第二輪的貿易談判都無法進行。」

楊建利認為,這個時候特朗普用了一個戰術的技巧,贏得談判的機會與北京政府在其它方面的讓步。當然美國的國會對中興問題反彈很厲害,特朗普不是不喜歡,特朗普需要這種反彈,說明特朗普受限制於美國的政治體制。白宮只是三權分立的其中一權,它要受到國會的限制。這時候他就可以給習近平看「我受到很多限制⋯⋯我的壓力非常大」。

楊建利還表示,「我相信,特朗普也已經講了,習近平做了這種承諾,肯定會做一定的事情,這些事情不像人們所想的那樣對中興的懲罰完全放棄了,不會的。可能會有時間上的限制,比如在嚴密的監控下先給你試幾個月、半年或一年等等,量上有所控制,有限地幫助中興能夠恢復營業,這可能是特朗普要做的。」

楊建利強調,特朗普的白宮在戰略上和國會是相當一致的,但在具體處理問題上,白宮比國會更加需要一些靈活的空間,所以特朗普在做這樣的表態時讓很多人捉摸不透他在幹甚麼。

「我在節目中說,對中共的關係上、戰術上,白宮將會越來越不透明化,但是在戰略上越來越透明化。這個戰術是特朗普贏得中共讓步的一個策略。他這樣講了,中共做了讓步,保全了習近平的面子,同時美國又得到了實惠。這是他的一個策略的考慮。」

談判前夕,3月才接替科恩(Gary Cohn)成為新任白宮首席經濟顧問的庫德洛(Larry Kudlow)15日(周二)於華盛頓表示,特朗普不想打貿易戰,相信這一切都會解決的,但需要時間。此前美方不少官員也表達了特朗普不是要打貿易戰,而是教中共遵守國際遊戲規則等等。

庫德洛認為中共這些年一直違反(世界貿易)規則。

在中美貿易摩擦上,中方有一些專家和民間都認為這將有利於大陸老百姓。因此社交媒體上不時出現大陸民眾感謝特朗普的話。

此次前往美國進行貿易談判的中方貿易代表團,是以習近平特使、中共副總理劉鶴為首的一行9人,包括央行行長易綱、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廖岷、外交部副部長鄭澤光、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羅文、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