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副總理劉鶴5月15日率隊赴美,與美方展開第二輪貿易談判。在此之前,特朗普突然釋放暫時放過制裁中興的信號,似乎給這次談判的前景帶來一些光明。

習近平在2013年5月,向訪華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介紹劉鶴時說:「這是劉鶴,他對我非常重要。」劉鶴在中共十九大後升任副總理,成為習近平經濟方面的操盤手。此次帶隊赴美,重擔在肩,劉鶴常被冠以「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和「習近平特使」的名銜,熟悉美國的王岐山,未來應該不會出現在中美談判桌前。因為,此次中美第二次貿易談判,很有可能將以中方的重大讓步結束,王岐山自然不會去趟這趟渾水。

特朗普對中興公司的高打輕放,自然遭到了外界對特朗普是否向中共妥協的質疑。質疑主要有幾點,一是擔心對中興的放行會繼續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二是質疑特朗普的直接干預會影響商務部的運作;三是擔心對中共退讓會造成不良後果等。

但是,從特朗普上任一年多來的所言所行,以及特朗普給美國和世界格局帶來的震動變化來看,特朗普在與中共博弈的重大戰略上,異常地明確和強硬,並且如今正在有序地推進。特朗普針對中共的一系列措施,正在維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和整體利益。所以,特朗普對中興的這一局部行動,外界無需擔憂。

特朗普從競選總統開始一直到現在為止,一直都沒有按照這幾十年來美國政客的常規來行動,他打破政治正確的禁忌,不按常理出牌,成果斐然。在很多時候,外界甚至根本不知道特朗普將會如何行動,這一點,讓中共幾乎無所適從,自亂陣腳。因此,特朗普堪稱「武林高手中的高手」,看似無招,卻往往一劍封喉。

特朗普對中興的表面讓步,很大可能,是已經獲得了中方做出重大讓步的信息。具體讓步的內容,現在媒體報道紛紛不一。但是,從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5月14日出席全國記者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時發表的演講中,已經基本可以確定大致內容:

「中共提供補貼給產業進行擴張,使其規模遠超過自身需求,然後這些產業輸出打亂了全球市場。」

「中共迫使希望進入中國的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以及竊取知識產權。」

「中共以低於正常水平的價格向海外市場傾銷產品,這是鋼鋁行業出現危機的重要原因。」

總而言之,美方很可能將會在貿易逆差、技術轉讓和竊取知識產權,以及中方開放市場等方面取得實質收穫。

羅斯還說,美中談判僵局的突破寄望於特習關係。這一點,除了特朗普與習近平之間的「化學反應」的友誼因素之外,特朗普在北韓核問題和伊朗核武器方面,需要習近平的配合和幫助。在此前剛剛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之後,伊朗外長就立刻訪華,同時,一輛裝滿物資的列車駛向了伊朗。這些跡象表明,北韓核問題、伊朗核問題、中興公司等,都已經成為了中美雙方談判博弈的籌碼。

中美第二輪談判的結果,對於美方來講,屬於謹慎樂觀,5天的談判,達成一定實質性結果的概率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