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公佈對中國進口商品課徵懲罰性關稅清單後,部份傳媒解讀為中美貿易戰開打。對此,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經濟學家俞偉雄(William Yu)提出觀點,他認為:「中美貿易戰還沒開打,這只是特朗普政府要求中國(中共)兌現他們的(貿易)承諾,希望它改進的部份。」

俞偉雄認為,中美雙方仍處在「叫陣」的情況,特朗普政府是不得已採用關稅的方式,讓中共政府改變。他說:「美國政府的要求很簡單,只是要中國(中共)遵守世貿公平貿易的原則。」

多年來中共竊取智慧財產權,進行科技技術轉移、貿易壁壘、投資限制、高關稅,這些政策不僅對美國不公平,也違反了世界經濟自由發展的格局。

貿易戰若開打 中共受影響更大

俞偉雄分析,中美貿易戰開打,影響將不只是侷限於特定的產業,因為現在很多產業都是跨國公司,如蘋果(Apple)、通用汽車(GM)等公司都在中國設有生產部門,自然會產生相關影響。而在洛杉磯地區,則對進出口行業的貿易影響比較大,但其它產業受波及的程度並不會太多。

此外,華爾街的金融市場也會受挫,美國將面臨短期的物品價格上場,出現通貨膨脹的現象。但從長期、大範圍來看,俞偉雄認爲中美貿易戰開打也會改變整個經濟產業鏈的結構。

俞偉雄說:「整個生產鏈發生變化,對美國進口來說,會逐漸回歸正常,物價甚至更低。」他分析,目前美國不少產業在中國製造,但貿易戰開打後,會造成整個生產轉移,工廠會由中國移到勞資相對低廉的東南亞或者是回歸美國。他說:「其實這種情況現在已經逐漸發生了。」

上周,中美兩國貿易衝突升級,美國計劃將針對數百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雖然造成上周美股三大股指下跌,但周日,特朗普發推文勾勒中美貿易願景,緩和了市場人士的焦慮,全球股市周一普遍上揚,美國三大股指開盤不久均上漲逾1%。截至周一(4月9日)上午10點30分左右,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290點,漲幅為1.22%,標準普爾500指數上漲30點(1.14%),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109點(1.58%)。

俞偉雄認為,中美兩國貿易,對中國影響比較大,他說:「因為中國(中共)沒有這個本錢打貿易戰,若是中國(中共)為了面子而不接受美國的談判條件,那麼只能是要了面子,輸了裏子」。

亞洲市場受波及

中美貿易戰開打對亞洲經濟市場將會產生比較大的影響,如日本、南韓、香港、台灣等地都會受波及。

以台灣為例。俞偉雄認為,台灣政府需在中美貿易之間選擇一方,不大可能「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想從中美貿易戰得利的機會不大,台灣也不可能當牆頭草兩邊擺,最後甚麼便宜也佔不到。

俞偉雄說:「我個人觀點,台灣必須選擇美國,因為美國是目前世界最強的經濟體,也是正義的代表,代表西方自由社會的經濟體系;中國經濟有侷限性,他們是部落邏輯,搗蛋的角色。」

俞偉雄分析台灣目前與中國的貿易有兩種情況。出口業可繼續做,這些產品以中國消費者為主,不會產生太大影響;另一種,以中國為生產基地,製造產品轉銷美國,將不再可行。

中國製造模式將變化

俞偉雄分析,以中國為生產基地製造的模式將會出現變化,因為此舉造成美國很大的貿易赤字,特朗普會繼續施壓,如果中共要繼續這樣經營,他說:「那是太天真了」。

俞偉雄認為,近十幾年來台灣因與中國大陸貿易合作,造成了經濟停滯不前,勞工所得無法提高。他說:「因為中國勞工源源不絕,台灣人的薪資被拖垮。」儘管中國市場對台灣有語言、地理位置的便利,但整個生產面裹足不前,因為中共使用「吸星大法」,將技術、資本一併吸光。

俞偉雄表示,過去台灣與美國貿易關係密切時,因美國人薪資高、購買力強,全面帶動了台灣經濟發展,台灣勞工的薪資也逐漸提高。更重要的原因是美國貿易是公平貿易,讓台灣產業有發展空間。他說:「不要因為台灣與中國距離很近,語言相近而放棄了美國市場。」

台灣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鼓勵台商與東南亞和大洋洲諸國進行貿易,將廠房移至東南亞、乃至印度、澳洲各國。但俞偉雄認為:「要做美國市場,那就來到美國設廠」,克服語言或資金等問題,與美國進行貿易。

事實上,也已經有台商這麼做了,專門組裝蘋果手機iPhone和其它電子產品的富士康公司2017年宣佈,未來4年將在威斯康辛州投資100億美元設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