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數日的美中貿易緊張關係似乎出現緩解。雙方經濟官員正在私下洽談,北京試圖避免美國對中國系列產品徵收關稅引發的貿易衝突。中共總理李克強重申對美企業進一步開放市場的承諾。多位專家分析美中貿易背後的實質問題。

據美媒26日消息,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和美國貿易代表萊蒂澤(Robert Lighthizer)上星期曾致信北京主管經濟的副總理劉鶴,要求中國降低美國汽車的進口關稅、增加購買美國的半導體產品、放寬美國企業進入中國金融業的限制,以幫助減少美中貿易的巨額逆差。美財長還考慮前往北京進行相關議題的談判。  

李克強26日在北京中國高層發展論壇年會上發表講話時說,北京努力避免與美國展開貿易戰。他表示,中方願與美國談判化解分歧,並承諾北京將進一步對美國企業開放市場。  

為反制中共侵犯美國知識產權,特朗普於上周四(22日)簽署備忘錄,要求行政部門採取三大反制措施:向600億美元中國商品提高25%的懲罰性關稅;向WTO控告中共的侵權行為;限制中企在美投資。

隨後中共的宣傳工具展開大規模的攻勢,高調指責美國不顧國際遊戲規則打響貿易戰,還引用所謂美國媒體和企業的名義反對特朗普的舉動,稱其得不到國內的支持;同時找不少御用專家談貿易戰,稱只會讓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對中國的經濟損害只是GDP的0.1%」等等。 

馮崇義:特朗普舉動具有很強的民意基礎  

就中共在中美貿易衝突上態度的變化,澳洲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向本報表示,其實中國現在經濟上很艱難,包括外貿都遇到很大困難,現在經濟下行,國內賺錢困難,很在乎外匯,而且外匯儲備也是直線下降。「所以貿易戰,中共其實是很在乎,但它會說影響很小很小。」  

他還認為,中共的宣傳手法一貫如此,假借他人的名義來污衊名聲稱特朗普得不到國內支持。「其實特朗普的這個政策有很強大的民意基礎,就是美國這些年來,經濟上的措施一直沒有得到改善,需要某些震懾舉動來保護他們的就業機會、來保護他們的製造業等等。」  

他分析說,中美貿易的量很大,比如基辛格的家屬,還有一些跟中國高層做生意的,包括一些搞風險投資的,他們可能會反對,因為他們跟中共權貴資本有緊密連繫,新的貿易分歧和衝突直接影響到他們的生意。

俞偉雄:從佔各自GDP比例看問題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則通過具體的數字分析,中共沒有本錢跟美國進行這場貿易戰。  

他向本報表示:「去年美國出口產品到中國大概是1千多億美金,中國出口到美國產品的總額為5千億美金,中間相差3,750億美金。以中國GDP來看去年是11兆,假設最壞的情況是中美雙方之間不再有貿易了,第一個影響是中國出口到美國的5千億美金就沒了,這等同中國GDP的4.5%。」  

他說,中國出口還不只是這5千億美金而已,背後還牽連到一大堆的關係產業。「比如沿海的這些出口大城市,因為出口商都有僱用勞工、工程師,這些人下班會去購物等等,所以會延伸到很多相關產業,有後續效應。」  

他強調:「主要是中國的出口產品佔的GDP本身,尤其是對美國的是很大的數字。美中貿易一旦開戰,對美國來說當然也會有損害,美中西部的農民靠這些黃豆、大豆、豬肉出口給中國。但以整個國家來算,對美國的影響比較小。因為美國的GDP是18兆美元,美國出口到中國的總額是1千億美金,佔GDP大概只有0.5%,所以貿易開戰的話,美國是小輸小傷,中國是大輸大傷。」

俞偉雄表示,中共說特朗普的做法是保護主義、違背自由貿易原則,其實中共才是進行保護主義的國家,才是一個一直在違反自由貿易公平原則的國家。  

「全世界明眼人都知道中國其實是唯一一個要求外資企業到中國投資,要進入中國市場必須做合資,還要把技術移轉出來的國家,這是一個非常不公平、歧視其它貿易國家的政策。這是對世界貿易組織(WTO)的一個侮辱。」  

就WTO二十年都沒有對中共做出一些制裁動作,他表示難以理解。  

WTO是一個國際貿易仲裁機構,目前擁有164個成員國。特朗普近日批評WTO說,「實際上對我們是災難」,「它非常不公平」。特朗普承認簽署的備忘錄是繞過WTO進行的,因此一些貿易官員認為是WTO在對付中共時不給力,被特朗普降格、邊緣化了。

鞏勝利:貿易戰有三個階段  

中國著名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在接受本報採訪表示,特朗普簽署的備忘錄的內容只是初步的舉動,現在就是在打嘴仗,而中國對美國做出100多項農產品的反擊,數量很小,才30億美金,這對美國是九牛一毛都沒有。  

他分析,因為它的農產品只佔了美國3億人口當中大概6%都不到,美國農業人口不到10%,「現在中共做出的反應對美國不會傷筋動骨。美國需要中國的日用商品,但是日用商品不值錢,美中真的貿易戰打起來,日用商品可以從東南亞地區、印度很快補充」。  

他強調,美國要的砝碼就是要中國減少逆差,不減少逆差特朗普是不會讓步的,這是雙方貿易戰的目標跟目的。  

貿易戰有三個階段,「最初、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對雙方的商品增加關稅。特朗普的貿易備忘錄目的很明確,一個我罰你600億美金,第二個減少1千億的貿易順差,減少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1,600億,這是3,720億的一半都不到,1/3多一點點,特朗普改變的是一個格局」。  

他進一步分析,如果沒辦法談判的話,貿易戰打下去的第二步「可能是兩個國家的『貿易規則之戰』。我規定你怎麼走,你規定我怎麼走,雙方就鬥起來,鬥到最後就是禁售」。  

他舉例,比如中國禁售美國的波音飛機,美國禁售中國的鐵礦、石油、芯片。芯片是中國的死結,因為中國現在沒法研製高中端的芯片。  

還有中國是全球的鋼鐵大王,包括美國、歐洲、日本、俄羅斯加在一起的鋼鐵生產都沒有中國多。因為中國的鐵礦是從國外進口的,比如從澳洲、墨西哥、巴西等,如果禁售的話,中國鋼鐵廠再多,沒有鐵礦也煉不出來。」  

他表示,如果特朗普真要打貿易戰的話,最後就是貨幣戰的決戰。「現在美元大概佔全球貨幣的61%、歐元33%,人民幣大概是1.48%。美元是全球流通量最大的貨幣。可想而知,全球61%的貨幣打現在1.48%的貨幣,這是大象和老鼠級別的貿易戰,就沒得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