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美貿易摩擦,外界已經聞到了火藥味。4月4日我們就提出疑問:坐在談判桌邊的中美雙方是打是談呢?就在當天稍晚一些時候,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中共將會後退,與美國「配合」達成協議,從而避免徵收高額關稅。他甚至表示,關稅有可能不會實施,特朗普希望以最少痛苦的方式解決這件事。

就在美國根據301調查結果做出的徵稅清單公佈後,中共又宣佈對價值50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來報復美國。《華盛頓郵報》分析,中共的目的是要讓美國的選民們阻止總統在貿易問題上更進一步,讓美國農民向白宮施壓。分析表示,中共對大豆、汽車和飛機等產品加徵關稅,可能會給特朗普帶來政治問題。

但是中共顯然也知道,它這麼做對自己也沒有好處。中共商務部就說,對美國大豆加徵關稅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作法。

大家知道,大豆是美國出口中國的主要產品,而美國農業州在2016年的大選中,普遍是投票支持特朗普的,也就是說農業州是特朗普的票倉。

中共針對大豆,攪動美國的農民向白宮施壓,這一招不能不說中共陰險惡毒。美國之音引述分析人士的話說,中共的作法就是「轉動刀子」,警告美國「我們願意扎得更狠,給你留下更大的痛」。

我們看到,昨天,美國的農業組織和美國商會、製造業協會已經有了動作,表示反對總統把關稅作為工具試圖改變中共的產業政策。其實這還不是最主要的,特朗普真正的阻力,是來自利益相關的各行業協會、跨國公司等,特別是一些智囊機構中的親共勢力。

經濟學家何清漣把這些智囊機構的親共勢力稱為「擁抱熊貓派」。何清漣指出,在美國的對話外交中,這是一支舉足輕重的力量,其中中美關係全國委員會是核心支柱。這些「擁抱熊貓派」對中美關係有很大的影響力,在關鍵時候,經常能扭轉中美關係的方向。

大家知道,這個中美關係全國委員會的成員,大都是在美國歷屆政府中任過要職的。他們在卸任公職後,不少人進入了各種智囊機構。基辛格很多人都知道,他就是這個委員會中的領軍人物。他所創辦的基辛格顧問公司裏面大佬雲集,像前駐華大使芮效儉、前國務卿伊格柏格等都在這家公司。

但是特朗普針對中共的政策,也同樣有很多人和媒體支持的。霍士新聞在報道中就是力挺特朗普總統,說「中共不是美國的朋友,特朗普打擊中共是對的」。報道中援引分析人士的話,敦促特朗普總統向美國民眾解釋,貿易戰是短期疼痛,但是長期看是有利的。布賴巴特新聞網站更是引用了庫德洛的話,說「總統為美國而戰,為更好的世界貿易而戰」。

昨天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在簡報會上表示,是中共製造了問題,不是特朗普總統。如果無法讓中共停止不公平的貿易行為,那美國就會推動原定計劃。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也表示,特朗普政府採取的行動,最終是希望中共改變它的貿易行為,更加朝向自由市場的方向。

相比較而言,中共當然更不願意貿易摩擦升級,因為對它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大家看到雙方已經接觸了,昨天代理國務卿沙利文就會見了駐美大使崔天凱。雙方談了大約一個小時,就經貿問題交換了意見。

那麼中美貿易摩擦是就此偃旗息鼓呢?還是仍然有變數呢?未來將如何發展呢?《香港經濟日報》引述恆大研究院的分析說,預期會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短期邊打邊談,就是升級—接觸試探—再升級—再接觸試探,然後雙方都做出妥協讓步。分析認為,這種結束貿易摩擦的模式可能性比較大。但是往長遠看,中長期的摩擦會經常有。

再有就是雙方誰都不讓步,也就是管控失當的情況下,雙方發生貿易戰。分析認為,如果真的發生了貿易戰,那可能會全面升級,甚至不排除後續擴大到金融戰、經濟戰、資源戰和地緣戰等等。

中國有句古話叫「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雖然中共陰招、毒招都用上了,但在經濟專家們的眼中,如果真的貿易戰開啟,中共會先扛不住,它必輸是無疑的。世界大企業聯合會高級經濟學家埃里克・倫德(Erik Lundh)曾指出,世界對中共的依賴度不高。美國有盟國的支持,協同對付中共,我們此前曾說過,法國總統馬克龍就向歐盟呼籲共同對付中共。而中共沒有盟國,僅靠著花錢買幾個窮國作為兄弟來充充門面,僅此而已。但是花錢買來的關係靠得住嗎?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