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會大學學生抗議校方豁免試評分機制欠透明事件,其中兩名學生劉子頎及陳樂行收到校方通知,在展開紀律聆訊前,即時暫時停學。抗議事件發生後,中共官媒《環球時報》接連評論事件,將事件定性為「去中國化」,又指是校園「港獨」歪風。陳樂行在廣州實習期間,收到暴力和死亡恐嚇,最終在老師保護下返回香港,停止實習。跟進事件的灣仔區議員楊雪盈昨日聯同陳樂行及三名浸大老師舉行緊急記者招待會回應事件,質疑浸大校長錢大康勒令兩名學生停學的決定,有來自中共的施壓,以文革手段對待學生。學生會今日將在校園遊行,要求校方撤銷暫時停學的決定。

陳樂行於星期二在廣州實習期間,收到恐嚇說要打他和殺死他,最終他在老師保護下返回香港,停止實習。他質疑校長忙於向學生發停課信,卻對學生的人身安全視若無睹,對此他感到很失望:「他(錢大康)完全沒有提供任何東西,如何去保障自己(陳樂行)和同學們的安全,令我覺得很危險。」

陳樂行感謝中醫院保護

陳樂行詳述近日「被恐嚇」的經過,稱中醫學院積極提供協助,但學校高層卻選擇施壓。他指恐嚇電話直接打到廣州中醫院,導致電話系統癱瘓。接線生被人用粗口謾罵。他解釋回港的原因之一是不想給中醫院添麻煩。

他又說,回港後即向楊雪盈求助,並向浸大校長錢大康求助,當時校方回覆稱校長已知悉。他詫異錢校長周三竟表示不知情。

陳樂行透露已收到來自校方紀律聆訊委員會的一封信,2月中校內進行聆訊,信中提出更詳細的指控,指他涉及三項「罪名」,包括阻礙學校的教學、學習、研究管理;有不恰當行為;以及攻擊、毀譽、性騷擾或其它方面騷擾校內職員或訪客。信件亦要求陳提交自辯,在聆訊前三日提交委員會。

浸大宗教及哲學系高級講師陳士齊表示欣賞陳樂行發起公投要求取消普通話作為畢業要求,當時有九成學生支持取消。他強調學生並非反對修讀普通話,而是浸大要求所有入讀學生「翻讀」普通話課程,再升級要求修讀普通話「音韻學」課程,作為畢業要求。大量學生因音韻學課程「肥佬」,其後跟校方協商,高層原本答應考慮把音韻學要求轉為合理溝通能力要求,學生也同意暫停公投。

學者批政治打壓學生

陳士齊又反駁《環時》對陳樂行「港獨、去中國化」的指控:「你單方面指控,這些是文革手段。陳樂行同學當天並沒有爆粗,也沒有阻礙任何老師出入。我可作證,大家也可以在網上看到。有老師走出來對他無理指控。」

陳士齊強調學生已公開道歉,錢大康沒有理由再勒令兩位學生停課,質疑是否受到中共施壓:「你是不是有政治動機?用政治打壓、文革式。你是不是因為《環球時報》,看了《環球時報》,還是《環球時報》有人接觸你,或者透過另外任何中共高層接觸你,或者中聯辦、西環高層接觸你,要求打壓陳樂行?槍打出頭鳥,因為他就是首先發動公投,再準備發動公投的人。這個本身變成政治打壓,是很無恥的政治打壓。」

他指錢大康在周三的記者會上表示不會對其他學生進行停課處分,但現在有學生已陸續接到通知,質疑錢出爾反爾:「又有上頭給你甚麼壓力,你要現在槍打出頭鳥,再擴大打擊面。如果是這樣,你即是將文革那套帶入香港,這是極之嚴重的政治事件,我個人很遺憾。」

陳士齊又透露,錢大康就任校長後,加強「去香港化,去本地化」,解聘不少本地學者而聘用操普通話的學者,更要求逐漸終止在校內授課時的粵語使用。

浸大校董兼浸大教職員工工會主席的黃偉國助理教授說,一些不知情的人因片面、斷章取義的消息,將事件的重點變成是「學生講粗口」。他又說,聽到有些傳聞:「不用你中聯辦、不用你教育局出手,我主動出手對付這兩個學生或其他學生。」他指,既然之前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表示屢與中聯辦接觸,自然中聯辦會與其它大專院校校長接觸。黃偉國透露,浸大的部份員工對錢大康上任兩年以來的政策感到不滿:「今天發生的事不意外,與他本身的領導風格做事方法一脈相承。」

多位立法會議員也在場表示關注事件,民主黨鄺俊宇質疑校方是未審先判,他又說很諷刺的現象是,學生要面對停學處分,但另一邊廂涉及僭建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卻沒事。浸大校友兼教師邵家臻認為,事件中各方越趨情緒化,呼籲要冷靜。他希望校長能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今次事件,不希望將校務拿到立法會討論。

由一群學者組成的學術自由學者聯盟昨日發表聲明,促請浸大校方暫緩對劉子頎及陳樂行「暫時停學」的決定,確保兩人的人身安全,及在「紀律處理程序」中得到公平對待。並要求校方尊重學生運動的自主及表達自由,不能藉停學或其它不合理手段作為打壓學生會及學生運動的藉口。

學生會將於今日(周五)舉行校內遊行,要求校方撤銷暫時停學的決定,預料約100人參加。◇

浸大民主牆。(蔡雯文/大紀元)
浸大民主牆。(蔡雯文/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