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會大學學生不滿普通話豁免試評核制度,跑到語文中心跟老師和職員理論,雙方齟齬不合,發生衝突。參與其中的學生會會長劉子頎和學生陳樂行事後被停學,浸大校長錢大康稱「兩人言行令老師感侮辱和威脅,違反學生操守守則」。

這次繞過校內紀律委員會,未做任何調查便處分的情況,教育界譁然。事件繼續發酵,社會上不斷有人對學生落井下石,要求開除學生;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也來一腳,加入「批鬥」大學生,其中陳樂行遭到大陸網民起底及圍剿,有人留言要「弄死」他,亦聲言要將他解剖。正在廣州中醫院實習的陳樂行趕忙結束實習返港。

整件事發展至今,讓人看到的是荒誕的制度和濫權的大學校長,感到不安的是特區高等教育的繼續淪陷和中共全面掌控特區管治權的陸續實現。

首先,要看的是事件的起因。是浸大校方的荒誕要求引發的衝突,學生對普通話豁免試要求過高而向校方反映,得不到合理解釋,躁動根本就是自然反應,校方不去檢討制度便一口咬定是錯在學生,校長濫權「一言九鼎」說了算,學生被先判停學才做調查,荒唐得令人像在看電視低質素鬧劇。

其實,那個強制本地生普通話課合格才能畢業的制度也是帶有歧視成份的。當中荒謬的是,其一,把大學的畢業標準因人而異是說不通的。「母語非中文」的外國學生、香港國際學校的學生、被視為「國際生」的大陸學生為何都得到豁免?而本地生卻須考豁免試,合格後才可豁免修讀普通話課程?而這個豁免試卻被指難度極高,合格率僅得三成,又怎能不激起學生不滿呢?

其二,罪魁禍首在校方制訂和執行豁免試的做法荒謬絕倫,又混亂無比。學生向校長求助,對方無動於衷。更令人憤怒的是校長緊跟中共辦事方式,把學生的示威行動提升至「打擊港獨」層次,未做任何調查便處分,毫無先例,是殺雞儆猴?是打擊學生參與校政?陳樂行備受的抹黑和打壓,正正是凸顯整件事已被中共盯上,港人不得不有所警惕的情況。

特區大專教育,一連串事件,由李國章入主港大校委會、粗暴否決委任陳文敏開始,接著的港大馬斐深和中大沈祖堯相繼逃離「熱廚房」,到今天浸大的錢大康濫權懲罰學生事件,都令港人擔憂,香港的教育堡壘已一磚一瓦被逐漸拆毀,而最後淪為中共的洗腦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