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寒地凍中,北京南部的農民工從簡陋的住房被粗暴驅逐後,四處尋找落腳的地方;在淚水和焦慮中,城市中產階級的父母們因為孩子被幼兒園虐待而氣得渾身發抖。他們都責怪和痛恨一個對象:當政的共產黨。

「北京歡迎你」

彭博新聞報道,周一(11月27日),52歲的食品供應商徐先生在臨時搭建的簡易平房裏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北京當局給了他三天的期限,必須搬離這裏。這時他想起了2008年奧運中共官方歌曲「北京歡迎你」。

「現在他們趕我們走」,2000年從東北吉林到北京謀生的徐先生說,「我恨誰?我恨共產黨!我就恨它。」

徐是成千上萬被中共粗暴趕出租住房的農民工之一,這是當局以安全為藉口,大規模清理所謂「低端人口」的行動,大量外來人員在寒風中流離失所。與此同時,讓北京市民痛心的另外一件事也在發酵:北京東部的中產階級居民的孩子們,受到了幼兒園的虐待甚至性騷擾。

彭博社報道,儘管當局嚴格限制公眾的任何異議態度,但是人們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質量直接影響到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

破碎的中國夢

彭博引述中國問題專家的說法說,中國的窮人和富人在一周之內都憤怒了。強迫遷離摧毀了數百萬農民工的「中國夢」,幼兒園的醜聞讓那些為了孩子美好未來而奮鬥的中產階級父母感到震驚。

過去中共也因為毒奶粉、陰霾和工業災害而招致罵聲。但是這次農民工被驅逐和兒童受虐,因為受影響的人數眾多、老百姓在社交媒體上溝通的能力增強,這些考驗或變成壓倒駱駝的稻草之一。

中共北京市政府星期一(27日)沒有回覆彭博社的傳真問詢關於政府如何計劃回應公眾的憤怒。

上周五,紅黃藍教育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的股價暴跌近40%。該公司及其加盟商在中國約300個城市開展業務,擁有約1,300個日托中心和500個幼兒園。

「我們不接受當局拋出的替罪羊」

北京警方上周六拘留了一名涉嫌虐待兒童的22歲女教師,並表示調查將繼續進行。紅黃藍教育團說,他們解僱了這名女教師和學校校長。同時學校也提升了安全性,派出了一支「精英」隊伍,確保教學正常運作。

「我們不能接受當局提供的替罪羊」,一位網民說,「我們需要徹底調查兒童教育系統中廣泛存在的問題。」

周一大陸媒報道,北京警方正在調查家長對附近另一所幼兒園的投訴,他們的孩子也被注射了不明藥品。

驅逐「低端人口」的背後

周一接受彭博社採訪的民工們對北京市政府11月20日的聲明表示懷疑。該聲明認為過度擁擠的出租房屋有潛在火災危險,因此這些農民工必須撤離。

路透社採訪的農民工認為,北京大興區大火導致19名農民工喪生,政府應該更多地關注北京800萬農民工的安全,而不是把他們趕走。

有人認為北京的真實目的是為了把人口限制在2,300萬,北京正將經濟轉向技術和金融等高附加值產業,並努力改善其生存環境,吸引頂尖人才並「集中清理低端人口」。

北京一條驅逐「低端人口」的標語橫額。(轉自茉莉花網站)
北京一條驅逐「低端人口」的標語橫額。(轉自茉莉花網站)

「騰籠換鳥」

北京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談緒祥的一個詞,形象地表述了北京驅逐外地人和對人民的態度。他說北京要「騰籠換鳥」,並表示北京將繼續逐步淘汰農貿市場,制定刺激高速增長的政策,發展高科技產業。

社交媒體網站充滿了農民家庭在絕望中打包、寒冷中無家可歸的照片。有人說,當局要他們15分鐘之內必須離開。

研究收入分配問題的北京師範大學經濟學教授李石說:「這不僅會導致(外地人)對北京的不滿,而且還會讓遭受不公正的待遇的人對整個社會充滿仇恨。」「這在很大程度上加劇了社會矛盾。」

徐先生正在收拾食物,從北京西南部的豐台搬走,「我感到無助。」另外一位31歲的劉先生說:「你能找到我今晚留宿的地方嗎?」